对电子的监管终于来了。

3月22日,工信部公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实施条例》),本次《实施条例》的修改,将在附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等新型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的有关规定执行。”

一石激起千层浪。电子第一股雾芯科技(RLX.N)一日跌去47.84%,市值蒸发144.58亿美元,折合人民940亿元;同为电子巨头的思摩尔国际(06969.HK)跌幅也达到27.22%,市值蒸发1066亿港元,折合人民892.8亿元。A股电子概念股亿纬锂能(300014.SZ),市值亦缩水248亿元。三家公司雾芯科技、思摩尔国际及亿纬锂能市值合计缩水2000亿元。

“其实之前有预期,电子作为一个比较新的事物,监管措施势必会陆续出台。”3月23日上午,诺安基金基金经理曲泉儒向AI财经社表示,“从零售端来看,未来行业也会进一步引入市场化的机制。”

电子概念股集体大跌

3月22日下午,来自工信部的消息,为加强对电子等新型草制品的监管,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这也是继2019年互联网禁售电子政策后又一重磅消息。

受新政影响,首当其冲是在3月22日晚间开盘的美股上市公司——电子品牌悦刻(RELX)的母公司——雾芯科技,盘前一度跌去超40%。

3月23日A股和港股开盘后,相关上市公司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最为典型的是亿纬锂能。3月23日,亿纬锂能在盘中大跌20%,一度逼跌停,最终收跌15.85%,报收69.63元/股,市值1240亿元,较上一交易日缩水248亿元。公开资料显示,亿纬锂能持有思摩尔国际32.44%的股份,而思摩尔是电子品牌悦刻的代工方。

当天亿纬锂能在互动台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是行业内具有领先地位的锂电池制造商,为国内外知名企业供应电子雾化器电池,不涉及电子的制造和销售。

此外,国内唯一高纯度尼古丁的供应商金城医药(300233.SZ)收跌12.4%,集友股份(603429.SH)大跌9.37%。

截至当日收盘,Wind电子指数跌3.45%,盘中一度跌4.44%。指数包含的13只个股中,仅3只标的收红,10只标的均下跌。

港股方面,3月23日早盘港股电子板块低开低走,其中思摩尔国际盘中直线下跌,跌幅40%,截至全天收盘,跌幅虽有所收窄,但仍跌27.22%,报收48港元/股,上市公司市值从昨日4000亿港元缩至2851亿港元。

中信证券也指出,如果出现严格专卖管理的极端情况,思摩尔未来3年业绩预期将下修25%-30%。

电子香精生产企业中国波顿(03318.HK)盘中大跌40%,截至收盘股价跌至4.9港元/股,跌23.08%。

相对比的是,传统草股则逆势上涨。截至收盘,从事生产、销售及进出口中国草专卖品业务的中香港(06055.HK)上涨6.68%,报18.520港元/股,市值128亿港元。

电子迎来强监管

电子,又称“电子尼古丁传送系统”,其以“戒”为卖点,通过加热含有尼古丁丙二醇、植物甘油和其他化学成分的油,转化成气溶胶后供使用者吸入,宣称可以避开燃烧产生的焦油,从而达到既产生快感又减少身体伤害的目的。

自从2000年左右进入中国以来,电子一直在“夹缝中”生存,虽然因为监管原因无法高调,但这不妨碍电子市场的崛起和行业龙头的诞生。80后的汪莹通过悦刻实现身家660亿元,思摩尔国际也敲钟港交所。2019年中国疾控中心调研结果显示,我国有1035万15岁及以上的年轻人使用电子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电子的安全一直存疑,监管也处于模糊地带。随着《实施条例》的下发,电子终于迎来监管。

此次《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到,鉴于电子等新型草制品与传统卷在核心成分、产品功能、消费方式等方面具有同质,对电子等新型草制品应当参照《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的有关规定执行。

这等同于赋予电子一个新的身份,对其的监管也随之更上一层楼。

光大证券分析,对传统卷的监管通常综合考虑利税、经济发展、消费水及戒环境,对于销售体量有较为严格的把控。聚焦到电子,当前电子只征收增值税,未来或将通过一定形式(从量或从价)征收草税,考虑到对青少年的防护,国家或将对电子从口味、宣发、含量等角度进行一定引导管控。

或以许可证形式开展经营

“电子的各个环节或将接受国家监管,并以许可证的形式开展经营。”对于《征求意见稿》,一位卖方分析人士表示。

2019年,国金证券研究所便研究称,未来电子存在整体被纳入草专卖体系的可能。根据目前的草政策,从事草专卖品的生产、批发、零售业务,以及经营草专卖品进出口业务和经营外国草制品购销业务的,必须依照《草专卖法》和本条例的规定,申请领取草专卖许可证。

这意味着,如果纳入“专卖”,所有门店都需要申请成功后“持牌”经营。2020年前三季度,悦刻的线下渠道收入同比翻番至22.01亿元;授权分销商110个,专卖店超过5000家,零售店10万多家。如果都转成专卖,分销商的力量将被明显削弱。

“对悦刻、柚子等终端品牌商,乐观来看,招商开店仍可继续,但需取得经营许可(预期难度较小),不可做店面广告、微商等;从量或从价税会压缩部分产业链利润空间,业绩进行一定下调,但仍能自然增长。另一种情况是,中通过尼古丁专营专卖控制行业原料供给,进而控制电子行业的增速,品牌商增速被框定在较低区间。 ”浙商证券分析,本次政策并无监管细则出台,但明确了电子的监管主体是中,后续中可能出台一系列配套措施促进产业健康发展。

也有分析称,考虑到电子设备的复杂,若允许私人品牌申请资质,或将有对口味、含量及税收等规定的进一步细则出台,产业链上下游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升。

卷卷智库也认为,本轮监管政策的出台,其大背景是电子产业在资本推动下的快速发展。

“无意取缔所有私营电子企业,未来的电子市场,仍然留给了私营电子企业发展的空间。但过往那种低门槛、自由经营的时代将彻底结束。电子产业进入许可经营时代。”其分析。

文|AI财经社 陈畅 张咏琴 亓宁

编辑|郭璐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