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盲目扩张埋下“苦果”,创始人张勇开始为错误决策“买单”。

11月5日,海底捞(06862.HK)发布公告称,将于2021年12月31日前逐步关停300家左右经营未达预期门店。公司还称,此次关停门店不裁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1年上半年,海底捞翻台率下降到3.0次/天,仅年颠峰时期的六成。

今年6月份,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在投资者交流会上坦言:“2020年6月份,我判断疫情在9月份就结束,进一步作出扩店的计划,现在看确实是盲信。”

二级市场上,海底捞股价10个月来下跌超75%,市值蒸发超3500亿港元。

三线及以下城市翻台率下降最大

11月5日,海底捞发布公告称,将于2021年12月31日前逐步关停300家左右经营未达预期门店,其中部分门店将暂时休整、择机重开,休整周期最长不超过两年。

海底捞称,此次关停门店不裁员,将妥善安置涉及门店的员工及管理层。

截至2021年6月30日,海底捞全球门店数为1597家,相比2020年年末的1298家增长了23%净增299家,相比2019年末的768家增长了108%净增829家。

新开299家门店,相当于两天开3家店面,海底捞的扩张速度可以用“神奇”来形容。而此次计划关闭300家,也与2021年上半年新开门店数量相当。

海底捞在公告中还表示,持续关注经营业绩不佳的门店,包括海外门店,并相应采取改善措施,包括重建并强化本集团部份职能部门,并恢复大区管理体系;适时收缩集团的业务扩张计划。

海底捞介绍,关停门店是公司2019年制定的快速扩张策略所导致的,具体有门店选址失误,让各级管理人员无法理解且疲于奔命的组织结构变革、优秀店经理数量不足、过度相信连住利益的KPI指标,以及企业文化建设的不足。

海底捞强调,若海底捞门店的均翻台率低于4次/天,原则上不会规模化开设新的海底捞门店。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6年至2019年,海底捞翻台率分别为4.5次/天、5.0次/天、5.0次/天、4.8次/天。即便是2020年,海底捞的翻台率也有3.5次/天。

然而,2021年上半年,海底捞翻台率下降到3.0次/天,仅年颠峰时期的六成。其中,一线城市翻台率为3.0次/天、二线城市翻台率为3.1次/天、三线及以下城市翻台率下降最大,从3.6次/天降至2.9次/天。

同时,2021年上半年,海底捞的单店均日销售额为8.48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8.72万元有所下滑

并且,海底捞餐厅的顾客人均消费,从2020年上半年的112.8元减少到107.3元,而2020年全年为110.1元,2019年全年为105.2元。

那么即将关停的店铺将会呈现怎样的区域特征?海底捞执行董事、首席战略官周兆呈表示,此次海底捞关停门店并不是按照城市区域的分布,不同线级城市都可能会有。

“我们会有三个考量维度:一是外部商圈及客流量,是否能支撑门店经营;二是周边门店的密度是否过高;三是单店的财务数据,是否处于爬坡期,短期内盈利情况是否有改善的可能。”

开展“啄木鸟”计划

在宣布关店计划的同时,海底捞还做出了新的人事安排。

11月5日,海底捞在公告中宣布开展“啄木鸟”计划,由公司执行董事兼副首席执行官杨利娟全权负责,持续关注经营业绩不佳门店,重建并强化部分职能部门,恢复大区管理体系,强化内部管理和考核机制,收缩业务扩张,期望进一步改善公司经营状况。

海底捞公布2021年报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00.94亿元,同比增长105.9%;实现净利润9650.8万元,同比上升110%。

在公布半年业绩的同时,海底捞公告称,自即日起,舒萍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及审计委员会成员,施永宏辞任公司执行董事。

2020年年报显示,舒萍为海底捞创始人之一,也是张勇的妻子。

资料显示,舒萍于2015年成为公司董事,并于2018年调任非执行董事,主要负责监督集团的管理与战略发展。

而施永宏是海底捞的“二把手”,也是创始人之一。

施永宏在2015年成为公司董事,并于2018年调任执行董事,主要负责参与并监督集团的管理以及战略发展。

除了在集团任职外,施永宏还是海底捞旗下火锅料供应商颐海国际的执行董事及董事长,并在海底捞旗下多个成员公司担任董事职位。

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份,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已就开店情况进行了反思。

张勇在海底捞投资者交流会上坦言:“2020年6月份,我判断疫情在9月份就结束,进一步作出扩店的计划,现在看确实是盲信。当我意识到问题的时候已经是今年1月份,等我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是3月份了。”

但张勇也表示,目前的情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生意不好的时候,会锻炼出一批店长,因为我们不主张去找好位置,把流量费给员工而不是房东”。

张勇曾还公开称,海底捞业绩下降最重要的原因是内部管理问题,“内部管理问题始终存在,无论上市前还是上市后,我一直在公共场合强调海底捞管理弱的方面”。

半年报中,海底捞也表示,公司经营结果未达到管理层预期反映了公司内部管理、运营需要努力调整及改善。

二级市场上,海底捞股价在2月中旬达到每股85.78港元后急速下挫,截至11月5日每股股价为21.05港元,下跌超75%,市值蒸发超3500亿港元。

(长江商报记者刘方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