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这是2022年国家公务员笔试(下称国考)的日子。若不考虑弃考的情况下,将有超200万的考生会在这一天奔赴考场。

些年,“公考热”一直居高不下。在今年,参加考试的人数更是创下了新高,通过资格审核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68:1。

其中,最火爆的岗位——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邮政管理局的一级主任科员,只招录1人却有超2万人过审。另外,千里挑一的岗位也不再少数。

可以说,今年国考竞争程度可见一斑,也算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归根到底,如今严峻的就业情况吸引超200万人报考。

不过,如此形势之下,作为公考培训的龙头企业,中公教育今年第三季度亏损8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达15.5亿元。

拥挤的职业教育赛道

2021年,教育双减政策重磅落地,对于教培机构无疑是致命打击。与此同时,行业迎来了一股裁员大寒潮。

这一边是冰天雪地,而另一边却是温暖如春。中公教育所处的职业教育赛道却迎来政策利好。

今年10月,《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出台,其中提到,到2025年,职业教育类型特色更加鲜明,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基本建成,全面推进技能型社会建设。

落实到个人而言,无论是大学毕业生,还是工作很多年的白领,就业和职业能力的提升是他们两大核心诉求。而中公教育也正是抓住这一点。

根据中公教育官网,其主营业务横跨招录考试培训、学历提升和职业培训等三大板块,提供超过100个品类的综合职业就业培训服务。

换言之,中公教育针对各种职业资格考试及公务员招录等,向学员输出考试经验,从中获利。

然而,中公教育并非毫无对手,华图教育与其分庭抗礼。在公考培训方面,粉笔教育靠着线上发家,与前两者占据三巨头位置。

另外,受到双减政策影响后,教培机构们开始纷纷转型,且出奇一致地“看上了”职业教育。

今年7月,好未来“轻舟”品牌亮相,旗下整合轻舟考研帮、轻舟靠满分、轻舟留学三大子品牌,宣布进军成人职业教育领域。

同样在7月,高途APP上线,业务主要覆盖言语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

9月,新东方宣布,将现有的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职业教育等四大业务板块进行课程及产品升级,未来将推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教育培训项目。

10月,立昂教育在官微上表示,将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并称已在中高职院校贯通学历培养,并在制造、计算机、艺术设计、医学护理等领域培养技术人才。

一时间,教培行业内刮起转型职业教育“内卷”之风。中公教育虽然是行业中的“前辈”,但赛道变得拥挤也是不争的事实。

前三季度亏损8.9亿

今年,国考火热程度有目共睹。而一直以来,公考培训都是中公教育的招牌业务。

不过,在“超200万人报名国考”登上热搜且久居不下之时,中公教育公布的第三季度业绩却是意外“爆冷”。

2021年第三季度,中公教育实现营业收入14.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8.79%,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63.01亿元,同比下降15.29%。

对应,中公教育在第三季度亏损7.9亿元,同比下降154.08%,前三季度亏损8.9亿元,而上年同期却盈利13.2亿元。

众所周知,中公教育以线下为主。截至2021年6月末,其在全国的直营网点超1800个。若说受到疫情影响,中公教育开展线下课程受阻,可两期业绩相差如此之多不免令人疑惑。

柒财经注意到,中公教育于10月14日发布前三季度预告时,对亏损进行解释。

一方面,因多省联考提前导致高峰收款期减少及教师板块、综合板块、医疗板块招考变动和考试推迟等影响,同时受到行业外部、内部环境较大变化影响,中公教育出现阶段亏损。

另一方面,中公教育继续优化产品、市场及人员策略,加强线上与线上融合力度,强化重点项目的布局与发力,优化成本结构,完善激励机制,实现更有效地对应策略、竞争及疫情的稳健高效运营模式。

不过,这样的解释,深交所并不满意,并对中公教育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前述不利因素(多省联考提前,教师、综合等板块招考变动等)对收入影响、业绩较少具体原因等问题。

图片

在中公教育的回复中,其明确列举了各产品序列收入及培训人次呈现下滑具体情况。其中,今年第三季度,公务员考试序列产品参与培训人次21.71万次,而上年同期为60.5万次,获得收入8.27万元,同比下降70.18%。

且中公教育还提到,2020年省考联考笔试时间延迟,导致同期第三季度确认的收入较高。而2021年省考人数下滑、考试提前,导致这年第三季度公务员序列培训收入较低。此外,编制内教师招录人数在今年有所减少,且报名条件提高,而事业单位的参培人数同样有所下降,均对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更直白一点来说,今年前三季度,中公教育吃到公务员考试等红利,并有以往那么般多。而对于很多报名的学员来说,中公教育协议班退款难、退费慢,成为他们投诉的重点。

协议班退费困难

为了吸引考生,中公教育等诸多职业教育培训机构都推出了协议班模式,号称“不过包退”。

中公教育在前述回复函中提到,2021年第三季度,协议班合计产生收入9.9亿元,而从普通班获得收入为4.4亿元,对应参与人次分别为35.29万人、25.23万人。

相比,2021年第二季度,协议班、普通班产生的收入分别为21.9亿元、5.99亿元。看见,协议班在收入方面,贡献力度更大。

不过,对于协议班而言,其带来退费难、退费慢等问题。

今年4月,北漂多年的小宇(化名)在中公教育上购买了2021年军队文职考试考点精讲直播课程(笔面协议班),享受优惠后,一共花费了1.8万元左右。

经过一个月的学,小宇于5月23日参加考试。到了7月,军队文职考试成绩公布。由于遗憾没有入围,小宇找到中公教育申请办理退款(1.62万元)。

“可当时对方称,我的分数已经过了笔试分数线,需要等到第二次调剂报名结束后,才能办理退款”,小宇称,“可到了11月份,我再问,对方仍是说官方还没有出调剂名单。”

且按照与中公教育所签署的协议,小宇能够申请退费,且提交相关资料后,还要等30到45个工作日方能收到退款。

换言之,从小宇报班开始备考开始到如今,已经过去半年时间,退款仍未有着落。

而中公教育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其投资活动现金流入93.5亿元,而投资活动现金流出高达98.4亿元。且截至9月末,账面上货资金达19.7亿元,较上年末减少4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