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大起大落,牛散章建也错失了机会,巨额财富与其失之交臂。

章建重仓的海利生物(603718.SH),经营业绩不太理想。海利生物主要从事兽用疫苗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主要分为家畜与家禽疫苗两大种类共31个产品。2015年,公司登陆A股市场。

从经营业绩方面看,2014年至2016年,上市前后三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95亿元、0.8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4.79%、5.75%、10.34%。2017年,净利润回升至1.14亿元,2018年至2020年,又是连续三年下滑,分别为0.21亿元、0.12亿元、0.09亿元。

不仅如此,2019年、2020年,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22亿元、0.15亿元。

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被知名牛散章建看中。从2018年6月开始,章建及其一致行动人就是开始通过二级市场买入海利生物。

2018年10月16日,海利生物公告,章建等人增持公司322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达到举牌线。这是章建首度举牌。

半个月后,也就是当年11月1日,章建再度举牌,持股比达10.37%。

2019年1月8日晚间,海利生物公告称,章建及其一致行动人方文艳、方德基、方章乐,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增持公司股份9898.73万股,占总股本的15.37%,本次增持3220.02万股,占总股本的5%,构成第三次举牌。

据披露,章建与方文艳为夫妻关系,方文艳与方德基为父女关系,方章乐为章建与方文艳儿子,四人构成一致行动人。

章建等人入股价格,最低为11元/股,最高为15.56元/股。

随后,章建等又进行了少量增持,到2019年一季度末,章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海利生物16.99%股权,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之位。

有意思的是,去年6月至8月,海利生物上演了一轮暴涨行情,股价从17元/股左右上涨至54.03元/股,最大涨幅达接3倍。

涨价大幅上涨,章建并未趁机高位减持套现,坚定持有。到目前,章建及其一致行动人仍然持有16.99%股权。K线图显示,从去年8月开始,海利生物的股价不断回落,到今年11月16日早间收盘,股价为14.44元/股,较去年高点时已经跌去了73.27%。

据长江商报奔腾新闻记者估算,章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入股成本超过10亿元。三年多过去了,章建等目前的持股市值不到16亿元,考虑到3年的资金成本,目前浮盈约为3亿元。其如果在去年高点时减持套现,可以获利超30亿元,以此看来,少赚30亿元。

市场人士分析称,虽然为知名牛散,在入股海利生物方面,章建寻求的可能不仅仅是浮盈,或许还有别的所图。

今年前三季度,海利生物实现净利润0.37亿元、扣非净利润0.19亿元,双双同比增速超过或接3倍。然而,三季度,公司扣非净利润只有82.29万元,同比降幅高达83.57%。

(长江商报奔腾新闻记者沈右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