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002304.SZ,以下简称“洋河股份”)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称,其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9.42亿元,同比上升16.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13亿元,同比上升0.3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4.74亿元,同比提升1332.75%。

其中,洋河股份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3.99亿元,同比提升16.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51亿元,同比下降13.1%。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年中起,洋河股份营收增速放缓,2019年呈现下滑趋势,同期,五粮液营收同比增长25.2%,泸州老窖营收同比增长21.15%,洋河营收同比下滑4.28%。

资本市场方面,洋河股份的总市值也一度被泸州老窖和山西汾酒反超,2020年跌出国内白酒市场市值前三。

分析指出,在年茅台掀起的“酱酒热”下,包括洋河在内的浓香型白酒市场正慢慢萎缩。随着资本涌入酱酒赛道,如五粮液、劲酒、今世缘等非酱香酒类也以数十、上百亿的高额投资进入酱酒市场,同时,国台和郎酒积极推进企业上市,酱香型白酒热度高涨,目前被茅台收购的酒、四川的郎酒销售额都在2020年破了百亿。此外,在汾酒带领下,清香型白酒的品牌价值增长高达28%,成为四大香型中增长最高的,存量竞争下,这也进一步冲击着浓香白酒。

据悉,与其他酒企不同,洋河属于重度分销模式,也就是公司负责市场开发、品牌推广等支出,经销商只负责物流和回款,低毛利低风险运作。起初,洋河的分销模式成就其成为“最会卖酒”的白酒企业,但企业对渠道实现强力掌控也就意味着经销商收益较低,在激烈竞争下,趋利让许多经销商倾向其他品牌,这也导致库存积压、渠道窜货、利润变薄等问题日益突出。当渠道商变身为配送服务商,利润空间大大折扣,竞争对手如今世缘,抓紧时机用超过洋河1-2倍的利润空间不断抢占团购终端市场。

深度分销最终成了洋河的痛,早期洋河通过人海战术不断下沉到县级市场及乡镇市场,建立了全国化的营销网络,但随着市场不断被切割、细分,终端网点不断增加,渠道维护成本越来越高,经销商实力也层次不齐,最后导致洋河品牌价格混乱、渠道利润变弱、库存积压后经销商低价抛售进一步削减了利润。

低利润率叠加高库存,让经销商苦不堪言,厂商矛盾不断增加。2019年,洋河被迫进行渠道控货,公司营收增速最终于在下半年由正转负,但此后局面并未因此而发生大的改变。为提振业绩,洋河在2020年宣布提价,其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洋河股份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74.82亿元,同比增长1.35%;营业收入约为211.01亿元,同比下降8.76%。2020年洋河成为头部酒企中净利润增速最缓且唯一营收下滑的公司。(郑皓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