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电器接盘了盾安环境。11月16日晚间,盾安环境、格力电器双双发布公告称,格力电器拟以30亿元控股盾安环境。11月17日,盾安环境以涨停收盘,并创下9.44元/股的年内新高。如盾安环境控制权顺利转让,曾拥有两家上市台的诸暨教父姚新义将告别A股。据了解,除了盾安环境,姚新义还曾是江南化工的实控人,受2018年的债务危机影响,姚新义不得不“断臂求生”,陆续将两家上市台出让。

“盾安系”掌门人将告别A股

继让出江南化工控制权之后,姚新义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也面临易主,这也意味着曾手握两家上市台的“盾安系”掌门人姚新义将告别A股。值得一提的是,受易主消息影响,11月17日,盾安环境以涨停收盘,报9.44元/股,涨幅为10.02%,该价格同时创下了盾安环境今年以来的股价新高。

11月16日晚间,盾安环境、格力电器双双发布公告称,格力电器拟受让浙江盾安精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盾安精工”)所持盾安环境27036万股股份(占盾安环境总股本的29.48%),转让价款约21.9亿元;同时,格力电器拟以现金方式认购盾安环境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的13941.48万股股票,认购价款约8.1亿元。

上述股份转让完成交割后,盾安环境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盾安环境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格力电器,由于格力电器无实际控制人,故盾安环境的实际控制人将由姚新义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这也意味着,姚新义将又失一家上市台。

据了解,姚新义为知名浙商,于1987年一手创建了盾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盾安集团”),并于2004年推动旗下公司盾安环境上市。在盾安环境上市后不久,姚新义又陆续涉及民爆业务,2009年起筹划重组事项,并于2011年实现了旗下民爆资产借壳江南化工上市,把江南化工的控制权收入囊中,至此,姚新义已手握两家上市公司实控权。

2020年,江南化工率先实现易主。2020年8月,江南化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盾安集团拟向北方特种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能集团”)转让其合计持有的公司15%股份,同时,盾安集团将所持江南化工14.99%股权所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特能集团。特能集团成为江南化工的控股股东,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成为江南化工的实际控制人。

针对相关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盾安环境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关于股权转让事项的情况,公告中已经表述得很详细了,关于盾安集团的情况,上市公司这边并不是很了解。目前上市公司处于稳运行阶段”。

债务危机下不断“瘦身”

姚新义为何先后将所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实控权转让出去?还要从2018年讲起。

2018年5月2日,盾安环境、江南化工双双发布停牌公告,称于2018年5月1日收到控股股东盾安集团函告,盾安集团存在重大不确定事项,且该事项对本公司有重大影响。在后续的公告中,两家公司披露称,由于受宏观金融环境影响,盾安集团债券未能如期发行,造成一定的短期流动问题。由于盾安集团有多期债券即将到期,仍存在一定的违约风险。据媒体报道,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

受盾安集团“爆雷”的影响,盾安环境的业绩也被拖累。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盾安环境实现营业收入约94.01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为-21.67亿元,同比下降2448.09%。2019年,盾安环境业绩短暂回暖,当年实现归属净利润约1.31亿元,随后2020年又陷入亏损,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盾安环境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为-9.997亿元,同比下降861.3%。

不过,2021年后,盾安环境业绩开始改善,2021年前三季度,盾安环境实现营业收入约73.74亿元,同比增长41.6%;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为3.42亿元,同比增长281.37%。

在债务危机下,“盾安系”不断进行瘦身,不仅出售各类资产,甚至将上市公司控股权拱手让人。在此次发行预案中,盾安环境表示,本次发行有利于化解公司流动风险,缓解现金流压力,为上市公司持续稳定的经营发展注入强心剂,有效降低盾安集团流动危机对于盾安环境后续影响。

某投行人士汪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江南化工还是盾安环境,有像格力电器、央企子公司这样的“白衣骑士”接盘对其的发展都是好事一桩。而对于姚新义来说,虽然丧失了上市公司实控权,但有利于缓解资金流动压力,早日从此次危机中脱身。

值得一提的是,盾安环境此次筹划控制权转让事项停牌前,公司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也引起了市场质疑是否存在交易内幕信息泄露的情况。

(北京商报记者董亮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