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小好掉头?大象也能翩翩起舞?答案或许并不重要,因为一轮属于大企业主导商业世界的时代,或将从此终结。

,美国通用电气、日本东芝等全球企业巨头,相继再次开启了新一轮业务拆分计划,谋求“由大变小”的转型。而早在几年前,包括德国西门子、美国霍尼韦尔、荷兰飞利浦等多家全球企业巨头,都曾启动过一轮相应的业务拆分计划,将台化的大集团公司拆成各自业务为主导的独立子公司。而索尼则于去年决定更名,并推动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意在为旗下娱乐、电子、金融保险等各个业务的自主发展“松绑”。

当然在这一轮全球企业巨头主要业务拆分,谋求各自独立运营甚至独立上市的背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未发生变更。家电圈则注意到,这一轮的拆分本质上还是大企业通过“做小”从而谋求在核心业务的综合竞争力,本质上还是希望进一步通过细分化专心、专业化深耕,打开新的强大之路。同时,还能解决大公司“业务繁杂、人事复杂、组织臃肿、抗风险能力弱”等一系列病根。

通用电气东芝,开启新一轮的业务拆分

小公司总想做大,但如今大企业却想“变小”。公开报道显示:来自美国的通用电气,和日本的东芝,几乎在同一时间对外宣布开启公司拆分计划,令人意外的是,两家公司都要“一分为三”。其中,通用电气要通过拆分三家独立的公司,分别瞄准航空、医疗和能源三大领域,而且谋求分别独立上市;而东芝集团则计划拆分为三家公司,分别聚焦基础设施、组件和半导体存储器,同样希望可以独立上市。

与通用电气目标明确,不拆不行相比,东芝则留有活口,一方面表明拆分计划要在2年内完成,另一方面又强调这只是战略选项之一,还没有完全确定。

企业做大就拆分,并非通用电气、东芝等少数企业的个案。家电圈获悉,早在多年前德国西门子集团就启动了拆分计划,将家电业务全部售出,随后又抛出了油气电力、数字工业和智慧基础设施三大业务公司独立运营计划。之后,西门子能源、西门子医疗均独立上市,而西门子集团主营如今只有数字工业、智慧基础设施和交通业务,未来还存在进一步拆分的空间。

同样工业巨头霍尼韦尔三年前也开启“一拆三”动作,交通系统业务和家居安防业务分别独立;分拆出来的美国联合技术公司聚焦航空领域,其电梯和暖通空调业务则剥离为Otis和Carrier两家独立公司。飞利浦集团的分拆年来一直在进程中,此前在拆分消费电子、照明、半导体等业务,今年又出售家电业务,如今的主业则是医疗健康业务。

可以看到,这些全球企业巨头对于分拆给出的原因,虽然各不相同,但却大致有几个原因:一是,应对全球持续多变的经济环境冲击,建立更为快速而多元的应对机制;二是,解决企业发展过程中组织庞大和人员臃肿,赋予各个业务和组织更强的战斗力;三是,深化核心主业在相应领域的竞争力,谋求单一业务的做大做强。

国家电的下一步,先大后强再分

相对年来一批全球化企业巨头的“由大变小”经营路径,如今中国家电产业的众多企业们,还处在一轮“由小变大”、“从少做多”,以及“由弱变强”的积累和突破阶段。

无论是海尔、美的、海信、TCL,还是格力、长虹、创维、方太、九阳等本土家电企业的代表,最几年来都处在一轮“由少变多、由大变强”的发展新阶段。具体可以看到,呈现三种经营扩张路径。

一是,以海尔、美的、海信、长虹为代表的家电企业,如今早已不满足于在家电全品类、多品牌上的布局,纷纷开启了一轮破圈转型。有的向工业互联网、有的向智慧交通,有的向健康医疗,还有的向新能源汽车电机、空调等工业部件,甚至物联网的芯片、5G模块等领域。最终在家用、商用两条主赛道上“同时布局、同时做大”。

二是,以方太、九阳为代表的家电企业,如今还是聚焦于家庭空间下,以厨房为舞台,进行相应的家电品类扩容,从过去的灶消,或生活小家电等品类,进一步向净水、空净、清洁电器,甚至是食材存储等领域,不断构建新的品类体系,实现多业务线条的扩张,最终探索一条做大规模的路径。

三是,以格力、康佳为代表的家电企业,如今则是出位与破圈并举。一方面在家电主赛道上,进一步扩大经营的品类,实现多品牌、全品类的家电业务经营新格局;另一方面则是跳出家电,在新能源、医疗、芯片、产业园运营等多业务的四面八方出击,试图找到一条规模化增长之路。

最有意思的是,当前在不少中国本土的家电巨头身上,同类业务的整合与不同业务的分拆竟然同时“上演”。一方面,大量综合家电巨头,以套系化和智能家居为突破口,推动旗下相关家电品类的研发、营销、推广、服务等全面协同整合;另一方面,则是非家电业务开始分拆,比如海尔工业互联网业务卡奥斯、美的照明业务美智光电,海信的医学影像业务彩超设备公司,都在探索拆分下的独立上市之路。

可以看到的是,一些全球化企业巨头的发展和成长之路,为中国家电企业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借鉴和参考。但是,对于更多的中国企业来说,还需要探索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