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 繁忙的深圳盐田港作业码头。今年前三季度,深圳盐田港集装箱吞吐量995.36万标箱,同比增长4.47%。王美燕摄(中经视觉)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数据显示,1月至9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3440.8亿元,同比增长44.7%,比2019年同期增长41.2%,两年平均增长18.8%。

“今年三季度,工业生产延续恢复态势,利润保持良好增势,企业效益状况不断向好,盈利水平、资产负债率及资金周转状况同比持续改善。”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朱虹表示。

高技术制造业引领作用显著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认为,除了价格上涨因素外,高新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的良好表现,都为前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较快增长作出了积极贡献。此外,政府减税降费和企业自身开源节流、强化管理,也对利润增长作出了贡献。

从三季度当季来看,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4.3%,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两年平均增长15.1%,增速比二季度略有回落,总体保持良好增势。其中,9月份利润同比增长16.3%,增速较上月加快6.2个百分点。超七成行业盈利规模超过疫情前水平。三季度,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有29个行业利润较2019年同期增长,占70.7%,大多数行业总体效益状况好于疫情前。其中,有18个行业利润两年平均增速达到或超过10%。

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增长较快。三季度,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33.6%,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19.3个百分点,引领作用显著。其中,医药制造业受国内外疫苗需求量较大、企业产销两旺等因素拉动,三季度利润同比增长66.8%,延续年初以来的高速增长态势;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受企业收入平稳增长、投资收益由降转增等因素拉动,利润同比增长33.4%,增速比二季度加快14.6个百分点;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25.4%,保持较快增长。

“三季度,采矿业利润同比增长2.04倍,原材料制造业增长42.5%,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态势,对工业企业盈利改善提供重要支撑。”朱虹表示,采矿业、原材料制造业盈利规模明显扩大。其中,受产品价格持续上涨等因素拉动,三季度煤炭行业利润同比增长2.72倍,增速较二季度大幅加快;油气开采、有色、石油加工、化工、钢铁行业利润分别增长2.97倍、77.6%、70.8%、69.3%、42.6%,均实现快速增长。

消费品制造业利润稳定恢复。三季度,随着市场需求持续恢复,消费品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9.7%,两年平均增长12.0%,呈现稳定恢复态势。其中,化纤行业利润同比增长2.15倍,呈现高速增长;家具制造、文教工美行业利润分别增长10.6%、8.3%,增长较为平稳。

企业运营状况明显好转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认为,9月工业企业利润维持较快增长,主要受几方面因素推动。一是需求持续扩张。从上游能源、工业基础原材料,到医药、机电等需求仍较为旺盛;二是涨价因素。能源及工业原材料价格高位运行,上游部门利润快速增长对工业利润拉动明显;三是工业部门综合成本有所下降。

三季度,企业运营状况明显改善。随着减税降费、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等政策措施持续显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费用同比减少0.39元,下降明显。企业营业收入利润率为6.70%,同比提高0.13个百分点。盈利状况改善带动企业资产负债率继续走低,9月末,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3%,同比降低0.5个百分点,较上月末降低0.1个百分点。

资金周转加快,运营效率提升。9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产成品存货同比分别增长11.5%、13.7%,增速较上月末分别回落0.6个、0.5个百分点,流动资金占用情况改善。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同比缩短3.8天,较上月末缩短0.4天。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同比缩短1.5天,较上月末缩短0.3天。企业资金使用效率提高,经营状况进一步改善。

刘兴国认为,前三季度的经营数据表明,工业企业自身经营情况在市场整体复苏向好的推动下明显好转,资产和资金周转双双加快,成本费用水平均有所下降,资产负债率略有回落。这些积极变化,无疑也是助力前三季度利润较快增长的重要动力所在,将有助于稳定企业发展信心,也有助于拉动新增投资平稳增长,从而夯实后续增长基础。

工业利润分化有望改善

刘兴国认为,前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较快增长,最主要的贡献来自于市场复苏所推动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从行业利润增长角度可以看到,这一影响十分明显。比如,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9.30倍,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增长2.67倍,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长1.72倍。

“也就是说,工业企业利润较快增长,实际上主要来自产业链上游环节,下游环节的盈利表现并不好。”刘兴国认为,这种上下游盈利表现明显两极分化的现象,肯定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持续的,不利于国内经济大循环的畅通。要确保国内经济大循环畅通,应当让不同产业、上下游不同环节的企业,都能在正常情况下获得合理的盈利回报。产业之间、上下游环节之间的盈利水平可以有一定差异,但绝不应过于悬殊。从产业生态的角度说,要想实现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应该让全产业链所有环节的企业,以及为产业发展提供服务的产业外其他企业,都能看到持续发展和合理盈利的希望。

工业企业利润快速增长的势头,是否可持续?周茂华认为,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同比趋缓,依然有望继续维持较高增速。受去年基数抬升影响,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出现技术性回落,但全球需求继续复苏与大宗商品价格涨价因素将继续支持工业企业利润维持较快增速。同时,随着国内保供稳价综合措施的效果逐渐显现,工业利润分化情况有望出现改善,有助于缓解部分中下游企业成本和经营压力。

从长期来看,刘兴国认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趋势不可能一直无限制持续,所以上游环节的暴利、躺赢也不可持续。剔除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前期工业企业利润的较快增长,实际上是在2020年受疫情冲击盈利大幅下滑基础上的恢复性增长,一旦工业企业的整体盈利恢复到常态化水平后,盈利增速也将逐渐回归到常态化水平。

“回归到常态化后,要想继续保持利润较快增长,必须借助创新突破来实现,通过创新来创造更多新价值。当然,管理也可以在利润增长上发挥重要作用,但如果没有创新的支持,管理所能挖掘的盈利增长潜力有限。”刘兴国说。

朱虹表示,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保持良好增势,但大宗商品价格高位运行、供应链产业链不够畅通等因素影响企业盈利持续恢复,同时上下游行业间盈利不平衡问题较为突出,工业企业效益恢复的基础仍需进一步巩固。下一步,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抓好常态化疫情防控,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做好经济跨周期调节,稳定大宗商品价格,持续扩大内需、促进转型升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确保工业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记者 熊 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