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经济数据本周将陆续公布。专家分析,四季度到明年初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宏观政策方面要做好跨周期调节,并继续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精准支持力度,做好政策协调,确保明年经济平稳开局。

不确定因素仍存

专家认为,疫情散发、物价结构性上涨等多方面问题仍需高度警惕,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中的不确定因素也仍然较多,都将对我国下阶段经济运行产生影响。

“三季度经济增速有所下滑,更重要的是两年平均增速从5.5%下降到4.9%,表明经济持续复苏态势受到一些因素冲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称。

对于下阶段影响经济运行的主要因素,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认为,全球疫情对我国经济尤其是服务业的影响仍然具有不确定性;国际能源价格大幅上涨,能源供给出现短缺;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可能向消费端传递。

刘元春分析,从投资来看,存在地方政府项目库存不足、定向资金使用效率低下的问题,原材料价格上涨也影响了建筑业等行业的利润。从消费来看,疫情导致服务类消费减少;但供给端扰动带来消费端的变化同样不可忽略。比如,汽车消费出现回落,主要与“芯片荒”有关。

此外,国际环境和政策转向对我国经济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强调,全球经济复苏中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仍然较多,美联储确定开始削减购债规模,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可能有所加大。

加强跨周期调节

在经济增长压力有所加大的情况下,专家认为,宏观调控要做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近期监管部门多次强调做好宏观政策的逆周期调节,政策要更为精准发力。

刘元春认为,进一步加大宏观政策的力度,重视疫情带来的影响和未来的不确定性,通过政策给予企业更大的弹性和韧性。看清市场主体的收益和预期变化,采取一系列政策举措进行对冲。

货币调控方面,刘元春表示,总量宽松与结构性政策组合要更加精细化,在就业结构转换和能源替代过程中应起到更好作用。要坚持在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和特殊行业的扶持政策上应适时采取定向降准的方式。

“下半年以来,PPI数据持续冲高,是约束货币调控空间的主要因素,随着岁末年初PPI同比增速筑顶回落,数量型工具的空间有望打开。”光大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高瑞东预计,明年初,人民银行更多以加大公开市场操作的方式平抑流动性波动。2022年1月降准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此外,今年央行多次“吹风”的碳减排支持工具也受到市场关注,预计成为跨周期调节的工具之一。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即将推出的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最好能实现常态化,在每个季度投放,并且逐渐加大投放量。

专项债发行有望前置

除此之外,稳增长的主要拉动力仍是投资。专家认为,明年专项债发行有望前置,财政支出节奏也有望加快,将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基建投资。

高瑞东认为,明年专项债发行有望前置。一方面,发行前置有助于配合重大项目建设需求。另一方面,发行前置也可以对冲明年上半年地产投资回落的压力,发挥好专项债稳投资作用。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郭磊说,由于进入冬季后,北方基本进入停工季,明年年初可能提升财政支出节奏,与今年的财政后置形成衔接。

房地产投资方面,郭磊认为,可以对长租房投资进行一定政策鼓励,来接续回落的房地产投资,并带动建筑业等行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