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被基金追捧的“油茅”金龙鱼(300999.SZ)经营业绩“爆雷”了。

10月29日晚间,金龙鱼披露的2021年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九个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27.2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27.32亿元。然而,其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36.81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4.09亿元,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更是减少了21.04亿元。

三季度的业绩表现得更为明显。其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只有2.45亿元,同比大降92.80%。无论扣非净利润还是下降幅度,均创了纪录。

对于盈利能力大幅降低,金龙鱼解释称,原材料涨价、市场竞争加剧、低毛利率的餐饮渠道产品销量提升等多种因素叠加,导致净利润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早在今年3月,金龙鱼披露2020年度报告时,针对当年业绩未达预期、股价腰斩,市场的声音仍然认为估值偏高。

实际上,年初以来,二级市场上的金龙鱼股价跌跌不休,已经从高点145.62元/股跌至10月29日的60.88元/股,累计下跌58.19%。目前,公司市值为3300亿元,较巅峰时缩水了约4600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基金等机构纷纷大撤退。截至今年9月底,已有超2000家基金逃离。不过,私募大佬林园依旧深爱金龙鱼,仍在加仓。

零售渠道遭冲击净利骤降

不是谁都可以叫“XX茅”,金龙鱼就不可以,要叫也只能是“伪茅”。针对金龙鱼的表现,市场上开始将其剔除“茅系列”。

确实,金龙鱼的经营业绩表现确实有些糟糕,与市场预期中的“茅”系相差甚远。

三季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金龙鱼实现营业收入1627.25亿元,去年同期为1399.93亿元,同比增加227.32亿元,增幅为16.24%。于公司自身而言,这一增速并不低,甚至较2017年至2020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还有加快增长迹象。

然而,糟糕的是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36.8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0.90亿元减少14.09亿元,同比下降27.68%。扣非净利润为41.57亿元,上年同期为62.61亿元,同比减少21.04亿元,下降幅度为33.61%。

从单季业绩看,今年一二三季度,金龙鱼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0.82亿元、521.48亿元、594.95亿元,同比增长27.97%、10.82%、12.21%。整体而言,三个季度还算均衡,波动幅度并不大,其中三季度环比还有所增长。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5.70亿元、14亿元、7.11亿元,逐季在减少,同比变动幅度为29.12%、-21.85%、-65.86%。对应的扣非净利润为19.19亿元、19.93亿元、2.45亿元。

数据显示,三季度呈现断崖式下滑,净利润约为二季度的一半,扣非净利润只有二季度的12.29%,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高达92.80%,下降幅度之大令人震惊。

其实,金龙鱼2020年的经营业绩就未达到市场预期。这一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60.01亿元,同比增长10.96%。

此前,多家机构一致的预测是,2020年净利润增长率的中位值为31.41%,净利润在71亿元左右。

只是,让人颇为意外的是,今年以来,金龙鱼的经营业绩不仅仅是未达预期,而是大幅出人意料之外,其中三季度的经营业绩基本上“爆雷”了。

与净利润大幅下降基本相匹配,金龙鱼的经营现金流也在大幅减少。前三季度,其经营现金流净额为46.04亿元,上年同期为99.94亿元,同比减少53.90亿元,下降幅度为53.93%。

针对前三季度尤其是三季度业绩出现大幅下滑,金龙鱼解释,有三个方面因素。其一,原材料成本上涨幅度较大,生产经营成本面临较大压力。虽然公司上调了部分产品售价,但并未完全抵消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影响,利润受到挤压。其二,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好转,市场竞争加剧,公司零售渠道产品受到冲击,同时随着餐饮市场快速恢复,公司产品结构中毛利率较低的餐饮渠道产品销量占比提升。其三,公司大豆采购量和压榨量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虽然大豆压榨利润逐步恢复,但去年同期利润水较高,因此压榨利润低于去年同期。

公司称,经营现金流同比大幅减少,主要是因为公司业务规模扩张及原材料价格上涨,采购额增加。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金龙鱼原本较低的毛利率、净利率进一步下降。今年前三季度,其销售毛利率、净利率分别为8.75%、2.47%,上年同期为12.10%、4.47%,同比分别下降3.35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

粮油市占率居首毛利率偏低

金龙鱼经营业绩骤降,一方面是如公司所言,成本上涨,另一方面,也与公司渠道掌控力度不够有关。

金龙鱼主要从事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粮油、大米、面粉、饲料及油脂科技,其中核心产品为粮油、大米、面粉。几年,公司粮油市场占有率在38%左右,遥遥领先同行。其粮油收入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在45%左右。公司大米和面粉的市占率也分别稳居行业第一。另外,其饲料主要是粮油加工的副产品,受益生猪养殖企业扩产,饲料需求急剧增加,公司饲料业务经营稳定。

然而,从金龙鱼的销售模式看,公司采取经销与直销相结合方式,农贸市场、粮油批发店、福利团购等通道以经销为主,餐饮渠道下中小餐饮、快餐连锁等也以经销为主,对于一些小型或区域的食品工业企业,则通过经销模式开展生意。

金龙鱼称,经过多年市场耕耘,公司在国内构建了强大的营销网络,点面结合,致力于为消费者和相关企业提供全方位服务。

有专家分析称,金龙鱼毛利率偏低,预计与渠道下沉不到位有关。公司粮油市场覆盖率还有较大增长空间,公司对经销商较为依赖,直销比例偏低。因此,公司产品的定价权并不在自己手中,而是在经销商手中,产品的利润被经销商赚走了。在其看来,金龙鱼需要摆脱渠道束缚,将定价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在存量市场中,会提升盈利能力。

这一说法,可以解释金龙鱼价格传导为何较慢的原因。公司称,上调了部分产品售价,但并未完全抵消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影响,利润受到挤压。这从侧面反映公司缺乏产品定价权,在庞大的经销商队伍中,不能决定产品销售价格,那么,产品的利润,有较大一部分被经销商分走了。

因此,金龙鱼尽管大但并不强,核心产品市占率较高,但毛利率不高,盈利能力不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曾经,金龙鱼备受基金等机构追捧,如今,几乎已经被机构抛弃。

截至今年9月底,机构投资者只有12家,而在2020年底,机构投资者高达2062家。年初以来,共计有超过2000家机构投资者逃离。

Wind数据显示,2020年底,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旗下有101家基金持股,南方基金管理公司旗下有105家基金持股,鹏华基金、汇添富、华夏等基金公司旗下均有数十家基金新股。而到了三季度末,只有国泰基金管理公司、天弘基金、易方达等11家基金公司持股。九个月,已有超过2000家基金逃离。

不过,依然有人坚持看好金龙鱼的发展前景,私募大佬林园管理的三只基金接连加仓金龙鱼,目前,其合计持股数量占金龙鱼总股本的0.90%。

基金大撤退,股价跌跌不休。今年1月,金龙鱼股价最高一度达到145.62元/股,随后不断下行。今年10月26日,其股价为60.88元/股,较年初高点时下跌了累计下跌58.19%。公司市值为3300.66亿元,较年初高点时减少4600亿元。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