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月本是民航的传统旺季,但大部分国内航空公司的业绩却表现不佳,更有不少航司连亏了两年。

11月1日,国内上市航司陆续发布了三季报业绩,包括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海航、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在内的6家航司,在2021年前三季度合计净亏损超过293亿元,日均合计亏损超过9000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72.65%。

在已公布财报的上市航空公司中,只有一家实现了盈利:国内最大的低成本航空春秋航空(601021.SH)。财报显示其第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49亿元,同比下降42.72%。报告显示,扭亏为盈主要系公司受疫情影响整体减弱,年初至报告期公司业务量增加,收入上升,成为国内上市航空公司中唯一宣布季度盈利的航司。

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春秋在疫情的寒冬里仍能保持盈利,仅仅是因为大家“省钱”吗?

春秋航空2004年成立于上海,起步定位就是“廉价航空”(又称低成本航空),其坚持低成本运作,强在成本控制,如只使用空客A320系列机型,零部件材料可通用;取消了头等舱,通过改装增加15%左右座位,虽然降低了乘客的舒适度,但也降低了维修和人员培训费用;为节省油耗,通过精细化计算规定飞行高度和速度,甚至厕所里冲厕的水量也经过计算设置。

因此与其他国内航司相比,2021年第一季度,春秋航空以0.265的数据成功实现了座公里成本最低,而同时期成本最高的国航数据为0.54。

除了成本控制外,春秋航空盈利的关键点还与领导层的决断力分不开。此前春秋航空国际市场主要集中于日韩市场,国际市场受限后。2020年5月,春秋航空决定将运力专注于国内市场,增加短途航班,共新开通60余条国内航线及26个新航点。运营数据显示,春秋航空国内旅客量自6月起便超过去年同期水,并保持高速增长态势,2020年8月以来每月国内运力(ASK)增长均超过50%。

此外,疫情大流行后全球旅行限制措施相继出台,使航空市场客源结构相应发生了一些改变。出境游和公务出行这类刚需客源锐减,而周边游和短途游这类休闲旅行的客源增多。本就对商务旅客依赖度低,以短途国内航线、窄体机、单一舱位为主的廉价航班,更适合于疫情期间紧缩的航空客运市场。8月份疫情较为严重,春秋航空总载运人次降至150万人,环比下滑30.57%,同比减少27.10%;客座率跌至78.62%,环比下滑12.16%。至9月,疫情防控稳定后,春秋航空立即呈现出快速恢复之势:总载运人次达到189万人,环比回升25.57%;客座率提升至84.68%,环比增加6.06%,与6月份经营表现基本持

(长江商报奔腾新闻编辑王丹妮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