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10年到15年的时间,让山西汾酒重归行业第一。”

60岁的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给资本市场画了一个很大的“饼”,“茅五洋”肯定不会答应。

2021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600809.SH)营业收入为172.57亿元,同比增长66.2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79亿元,同比增长95.13%。这一增速将“茅五洋”和泸州老窖甩在了后面。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山西汾酒前三季度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仅0.07%,公司销售费用为研发费用的219倍。

而且,在前五大酒企中,山西汾酒的销售费用仅次五粮液,但净利润率则垫底。

立志挤进前三画“大饼”

李秋喜2005年任汾酒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委员、总经理。2017年2月,升任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在掌舵汾酒集团前,李秋喜自称10余年间对市场做了系统研究,“品质、文化、历史没有问题,汾酒仅仅是管理问题,要迅速改造。”

就在李秋喜掌舵汾酒集团的当月,签下了山西国企改革中首个目标考核“军令状”。

“军令状”内容包括2017年、2018年、2019年收入(酒类)增长目标为30%、30%和20%,三年利润(酒类)增长目标为25%、25%、25%;三年内完成汾酒集团整体上市。

如果完成考核目标,董事长按规定取得报酬。对超额完成目标25%以上的,给予汾酒集团董事长特别奖励。完不成目标则解聘董事长。

此前,2015年和2016年,山西汾酒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5.43%和6.69%,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6.34%和16.24%。

签下了这份“不成功,便走人”的军令状,李秋喜回忆说:“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是基于汾酒必须发展的前提,才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我实现不了这个目标,我希望更早让更有能力的人去做这项工作。”

从经营数据上看,李秋喜掌舵4年内,的确发生了巨大变化。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山西汾酒营业收入分别为63.61亿元、94.44亿元和118.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7.06%、47.48%和25.79%,一举进入“百亿俱乐部”。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9.52亿元、15.07亿元和19.3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7.39%、58.24%和28.63%,两项指标均完成了考核任务。

2020年,山西汾酒实现营收139.9亿元,同比增长17.63%;净利润30.79亿元,同比增长56.39%。

李秋喜还坚信汾酒将重回“汾老大”的地位,这个“追赶并超越”可能需要“两个五年计划、三个五年计划”,但绝对不能求快。

这也表示,李秋喜想用10年到15年的时间,让山西汾酒重归行业第一。

在2021年经销商大会上,汾酒集团提出:“十四五”晋身行业第一阵营和“三分天下有其一”。山西汾酒将2021年定调为营销深入调整期,2022年至2023年是汾酒改革的转型发展期,2024年至2025年是汾酒营销加速发展期。

由于汾酒集团已基本整体上市,若要跻身前三,初步推算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山西汾酒2025年营收要超300亿元。

显然,已60岁的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给资本市场画了一个很大的“饼”。

销售费为研发费219倍

从业绩的增长来看,山西汾酒的赶超之势强劲。

2021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营业收入为172.57亿元,同比增长66.2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79亿元,同比增长95.13%。

从增速上看,山西汾酒营收增速位列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的第四位,净利润增速位列第五位,排在其前面的酒企酒鬼酒、舍得酒业、水井坊和青青稞酒均不在一个等量级上。

与“茅五洋”和泸州老窖相比,山西汾酒增速更胜一筹。

贵州茅台前三季度营收746.42亿元,同比增长11.05%;净利润372.66亿元,同比增长10.17%。

五粮液前三季度营收497.21亿元,同比增长17.01%;净利润173.27亿元,同比增长19.13%。

洋河股份前三季度营收219.42亿元,同比增长16.01%;净利润72.13亿元,同比增长0.37%。

泸州老窖前三季度营收141.1亿元,同比增长21.65%;净利润62.76亿元,同比增长30.32%。

然而,山西汾酒在营收超过泸州老窖30多亿元的同时,净利润却少了14亿元。

山西汾酒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总成本为105.84亿元,同比增加53.38%。

其中,山西汾酒销售费用27.85亿元,同比增加48.54%,占总营收16.14%;管理费用7.66亿元,同比增加14.18%。

三季报中,山西汾酒表示,公司深化“1357+10”市场布局,加大长江以南市场拓展力度,推动江、浙、沪、皖、粤等市场稳步突破;坚持“抓青花、强腰部、稳玻汾”的产品策略,进一步优化产品架构,持续推进青花汾酒圈层拓展和市场推广工作。

而且,前三季度,山西汾酒研发费用仅1272.87万元,同比下滑3.97%。

由此来看,山西汾酒前三季度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仅0.07%,公司销售费用为研发费用的219倍。

对比来看,“茅五洋”和泸州老窖销售费用分别为19.23亿元、53.99亿元、22.03亿元和19.37亿元,分别占营收的2.58%、10.86%、10.04%和13.73%。山西汾酒的销售费用仅次五粮液。

同期,“茅五洋”和泸州老窖的研发费用分别为4210.49万元、1.22亿元、1.71亿元和6888.44万元。

不仅如此,山西汾酒的净利润率达28.27%,在前五大酒企中垫底。

今年前三季,山西汾酒经销商共有2726户,增加了530户,其中省外新增87家,省外新增443家。

需要关注的是,前三季度,贵州茅台货资金507.02亿元,应收款项融资0元;五粮液货资金731.56亿元,应收款项融资10.51亿元;江苏洋河货资金166.43亿元,应收账款融资为0元;山西汾酒货资金107.07亿元,应收款项融资43.59亿元。

截至2019年末,山西汾酒应收款项融资为27.85亿元,到了2020年末是则达到了42.8亿元。

“应收款项融资是指企业用应收款项向银行或保理机构进行融资。”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这说明山西汾酒资金链运转要求较高,对提高资金周转率有帮助,“这有助于提高业绩增速,但也增加了回款的风险”。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