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两市“股王”腾信股份(300392.SZ)被自家高管“炮轰”财报真实

10月26日晚间,腾信股份如期披露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7亿元,同比减少68.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下同)为-4047.58万元,同比减少2014.53%。

然而,腾信股份的业绩报告第三次遭到公司高管投出弃权票或反对票。当日,腾信股份披露,公司董事吴智烽、党国峻、张少华对三季报提出异议。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提出异议的三名董事虽然任职时间不长,但今年以来针对腾信股份的年报、半年报以及此次的三季报均提出了异议,并指出公司内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无法保证相关业务的真实等。

上述情况也反映出了腾信股份的内部治理混乱以及财务真实存疑。而从其基本面来看,这家在2014年上市,股价一度超过贵州茅台的昔日第一大高价股经营情况并不乐观。

自2014年上市后,腾信股份仅有三个年度扣除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为盈利状态。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上市至今公司扣非后净利润累计已亏损3.84亿元。

此外,腾信股份控股股东、实控人徐炜曾在2018年就开始筹划出让控制权但多年来未有下文。截至今年9月末,徐炜所持的32.37%公司股份,基本全部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

公司董事连续三次对财报提出异议

腾信股份的业绩报告再次被自家高管提出异议。

10月26日晚间,腾信股份披露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7亿元,同比减少68.04%;净利润-4047.58万元,同比减少2014.53%。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570.72万元、37.85万元,同比减少98.09%、96.66%。

然而,当日腾信股份召开董事会对三季报进行审议的过程中,公司董事吴智烽、党国峻、张少华对该议案投出了弃权票,对公司的三季报表示出了异议。

其中,董事吴智烽认为,针对公司在违规担保问题方面存在的内控制度缺陷,截至本次董事会召开日,未收到任何相关的整改报告,无法判断公司是否依然存在违规担保的情形或其他内控制度缺陷的问题,基于此,无法对公司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发表意见。

而另两名董事党国峻、张少华则指出:“公司三季度报告显示营业收入同比下降98.09%至570.7万元,预付账款同比上升289.3%至5.45亿元,缺乏合理。我们积极进行核实并查阅相关合同,但无法判断大额预付账款是否具备商业实质。”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腾信股份高管连续三次对公司业绩报告提出异议,且集中在今年。

今年4月末,腾信股份披露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彼时公司董事吴智烽就分别对年报和一季报投出反对和弃权票,理由就包括公司在关联方交易制度方面可能存在重大缺陷,在会计资料档案管理保存方面存在重大缺陷,内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无法保证相关业务的真实等。

8月末,腾信股份披露2021年半年报,公司董事张少华、党国峻对此份议案投出反对票,董事吴智烽则投出弃权票,直指腾信股份正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并且因违规办理存单质押担保事项于2021年6月15日被北京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表示多次向公司询问核实,未能获得充分合理的信息判断公司是否仍存在违规担保问题。

同时,三名董事还指出无法判断公司货资金是否受限及公司是否存在资金占用情况,以及部分会计科目的真实

值得一提的是,对三季报持异议的三名董事在公司任期并不长。其中,连续三次对公司业绩报告提出异议的董事吴智烽于2020年3月份开始担任腾信股份董事,另一董事张少华同时也是腾信股份的财务负责人,任期起始日与吴智烽相同,党国峻则在今年1月份被选举为公司非独立董事。

曾经的百元高价股目前股价不足7元

被自家高管“炮轰”内控严重缺陷以及业务不真实的腾信股份,经营状况实际上并不乐观。

资料显示,腾信股份是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营销服务的公司之一,2014年9月顶着“互联网营销第一股”的光环登陆创业板。

上市后不久,腾信股份股价一路飙升,仅两个月时间就由发行价26.1元/股上涨至158.51元/股,一度超过贵州茅台,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

不仅仅是上述三名高管反映的管理层面的问题,仅从腾信股份的基本面来看,公司年来盈利能力不佳,在上市第三个年头,公司业绩就开始出现亏损。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腾信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39亿元、14.52亿元、13.49亿元、16.24亿元,净利润0.9亿元、1.47亿元、-2.66亿元、-1.37亿元。

2018年,依靠出售资产公司虽然扭亏为盈,但好景不长,其实际盈利能力已经不复从前。2018年至2020年,腾信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32元、14.81亿元、8.91亿元,净利润0.16亿元、0.34亿元、-1.05亿元。

若从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来看,2014年至2020年的七年间,腾信股份就有四年扣非净利润亏损。若算上今年前三季度,上市以来公司扣非净利润累计亏损3.84亿元。

而在去年年报中,腾信股份虽未识别与财务报告、非财务报告有关的内部控制缺陷,但此时董事吴智烽就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的议案投反对票,监管部门也对这一情况进行问询,公司表示将在今年9月底之前完成整改。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腾信股份的内控严重缺陷问题似乎仍未能得到解决,且高管内部分歧还在加大。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8年6月,腾信股份就曾筹划易主。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徐炜拟联合第二大股东特思尔转让上市公司股份,让渡控制权。但此后,特思尔顺利完成股份转让,徐炜则因所持股份尚未解禁且均在减持比例限制,易主事项也就不了了之。

截至今年9月末,徐炜直接持有腾信股份1.2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37%,有限售条件的股份数量为8848万股,其所持公司股份基本上已经处于100%质押和冻结的状态。

截至10月27日收盘,腾信股份股价跌至6.39元/股,四个月跌逾三成,总市值仅24.54亿元。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蔡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