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没有掌握多少核心技术、缺乏高端产品、几乎没有自主品牌的企业,被列为“专精特新”企业,并以此冲击A股市场,计划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这家公司就是地处安徽太湖的安徽宏宇五洲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宏宇五洲)。

宏宇五洲专注于一次使用无菌输注类医疗器械行业,这是一个生产技术相对成熟、市场参与者众多、处于充分竞争状态的领域。在行业内,公司没有技术优势,其研发费率行业垫底,有且仅有一项发明专利。

招股书显示,宏宇五洲主要为国际品牌客户贴牌生产,公司超过90%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一旦全球产业链转移,公司存在被替代风险。事实也是如此,公司在产能不足时,通过外购途径集成供应,完成订单交付。

宏宇五洲存在不少蹊跷之处。在供应商方面,不仅仅是实际控制人弟弟控制的公司充当供应商,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公司员工创办的公司,也为其供货。

如此种种,宏宇五洲的成长存疑。

研发投入占比2.05%行业垫底

在医疗器械行业,以研发设计、生产加工为主的企业,如果没有掌握足够的核心技术,势必难以走远。

正在闯关创业板的宏宇五洲,在技术方面存在明显短板。

宏宇五洲称,公司一次输注类医疗器械产品的生产并非原材料的简单组装拼接,而是依据自行研发的产品设计方案,将自主设计并制造的零部件及相关外购零配件进行有序装配,形成功能完整、独特的医疗器械产品。公司通过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等方式,在一次使用无菌输注类医疗器械的研发及生产方面,逐渐掌握了多项核心技术及技术诀窍。

不过,从宏宇五洲披露的信息看,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有且仅有一项发明专利,其他专利主要是实用新型、外观设计等。其获得的医疗器械注册证书数量为11项。

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中,三鑫医疗发明专利3项、医疗器械注册证书79项。康德莱、威高股份拥有的发明专利分别为51项、76项,医疗器械注册证书分别为106项、507项(可比公司未披露国外专利数量或者类型,故仅包含国内发明专利数量)。宏宇五洲在行业内的技术实力明显偏低。

在研发投入方面,今年上半年,三鑫医疗、康德莱、威高股份分别为1863.75万元、5608.05万元、1.43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27%、4.62%、2.80%。同期,宏宇五洲研发投入为445.50万元,占营业收入的2.05%,行业垫底。

蹊跷的是,在同一份招股书中,宏宇五洲披露的研发费用为,2018年至今年上半年(简称报告期),其分别为908.92万元、992.36万元、1001.97万元、487.72万元,占母公司营业收入的3.18%、3.17%、3.26%、3.08%。

一般而言,研发费用要低于研发投入,今年上半年,宏宇五洲披露的研发费用竟然比研发投入还要高出42.22万元。

此外,为了充分证明公司符合高新技术企业保准,宏宇五洲将研发费用与母公司营业收入进行对比,才勉强达到高新技术企业3%的下限。

即便如此,公司也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标准。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技术及研发人员87人,占员工总数的9.12%,未达到10%。

从员工受教育程度看,公司初中及以下学历员工达655人,占比达68.66%。

就是这样的一家企业,似乎距离高新技术还有一定距离,公司尚需加大研发投入,进行技术攻关。

诡异的关联交易

宏宇五洲的关联交易也受到市场广泛质疑。

招股书显示,宏宇五洲实际控制人之一黄凡,还控制有安徽绿动能源有限公司(简称绿动能源)等公司,方晖就是绿动能源销售部副总经理,同时也是太湖诚殷的实际控制人,太湖诚殷是宏宇五洲供应商。

报告期,宏宇五洲向太湖诚殷采购的包辅材等金额分别为332.66万元、453.46万元、440.65万元、186.50万元。太湖诚殷2018年至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10.19万元、14.38万元、31.55万元。

根据披露的信息,方晖均年薪约20万元-30万元。2018年2月13日,方晖向黄凡借款360万元,用于购买太湖诚殷的印刷机等生产设备。

报告期内,黄凡个人银行账户显示收到方晖款项分别为314.60万元、10.63万元、0万元,主要为方晖代收绿动能源货款后转入黄凡账户。黄凡转给方晖的款项分别为368.50万元、9.9万元、0万元,主要为方晖从黄凡处领取的工资及借款。

从上述信息看,方晖的年薪与其从黄凡处领取的工资不相符。

宏宇五洲为何要向方晖控制的太湖诚殷采购瓦楞纸箱产品?

在回复问询时,宏宇五洲称,太湖当地生产企业较多,对纸箱等包装物的需求大。方晖了解到当地能大规模生产用于出口使用的瓦楞纸箱的供应商较少,为满足当地如宏宇五洲、集友股份、绿动能源等企业对瓦楞纸箱的需求,创办了太湖诚殷。

奇怪的是,在前一轮问询回复中,宏宇五洲又称向太湖诚殷主要采购的瓦楞纸箱产品,市场竞争较为充分,双方参照市场价格协商定价。

既然竞争充分为何又是供应商较少?太湖诚殷成立于2018年,成立当年,就为宏宇五洲大量供货,也让人意外。

此外,黄凡亲属曾控制有一家多彩印刷公司,主要从事包装纸箱的加工业务,后来将其出售,理由是利润低、耗费精力大。

种种疑虑未解。宏宇五洲的关联远不止这些。

张洪瑜也是宏宇五洲的实际控制人,其兄弟张洪杰控制的公司贝普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贝普科技)也是宏宇五洲的供应商。

报告期,宏宇五洲向贝普科技采购的产品为采血针、注射针等分别为671.01万元、586.64万元、182.72万元、219.25万元。

对此,宏宇五洲称,公司采血针产量规模相对较小或未生产部分类型的采血针,因而向贝普科技采购。贝普科技经营多年,产品品质较优,能够满足公司客户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对贝普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飞行检查通报》,贝普科技曾被监管部门检查发现存在原料库存放的聚丙烯料等原料无状态标识等问题。

此外,宏宇五洲与贝普科技存在供应商相同问题。2018年至2020年,相同的供应商分别为26家、25家、29家,宏宇五洲向这些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578.20万元、3550.77万元、3048.44万元。

自主品牌收入占比不到1%

充分竞争领域,靠贴牌销售,宏宇五洲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宏宇五洲产品主要为三类,即注射器类、输液输血器类、医用穿刺针类。从2011年成立开始,公司市场定位为国际市场。

公司称,其主要客户均为国外市场医疗器械品牌商,目前已与亚洲、欧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名客户建立了广泛、持续的合作关系。

基于此,外销收入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宏宇五洲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76%、98.95%、99.43%、95.34%。

从经营业绩看,报告期,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6亿元、4.87亿元、4.71亿元、2.22亿元,同比变动21.02%、11.72%、-3.23%、2.56%,增速逐步放缓。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34亿元、0.53亿元、0.57亿元、0.28亿元,同比变动56.17%、56.56%、7.27%、4.60%,同比增速也明显放缓。

值得一提的是,享有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政策,以及出口退税政策,宏宇五洲的经营业绩并未表现出亮丽姿态。

根据招股书,宏宇五洲的生产、销售模式为,根据国际品牌订单,进行设计生产,再到国际市场贴牌销售。因此,公司缺乏自主品牌。

毫无疑问,缺乏自主品牌,宏宇五洲的国际品牌供应商的地位随时可能被取代。而宏宇五洲能够成为国际品牌客户供应商,一方面,公司生产的是中低端医用耗材,另一方面,公司享有低成本的劳动力优势,因为其产品价格具有竞争优势。

备受关注的是,宏宇五洲员工中,截至今年9月底,社保全险种缴纳比例为79.95%,住房公积金缴纳比例79%。公司称,部分员工放弃缴纳。

未来,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国际产业链转移,宏宇五洲存在被取代风险。

其实,从宏宇五洲集成供应占比超20%来看,公司也有随时被取代风险。据披露,在自身产能不足时,公司通过外采完成订单交付。

招股书披露,宏宇五洲也有少量自主品牌产品,只是在国内市场销售。报告期,其自主品牌销售收入分别为96.52万元、472.99万元、129.42万元、95.22万元,占比为0.22%、0.97%、0.27%、0.43%,均不到1%。

宏宇五洲亦坦承自身弊端,缺乏高端产品,产品结构单一,针对其他品类产品尚未形成自身研发生产体系,对于配套产品的供应仍需向供应商采购,具有一定的不确定

综上所述,宏宇五洲的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