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用在中远海控(601919.SH)身上并不恰当。因为,中远海控是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

今年前三季度,被誉为全球“海王”的中远海控暴赚。其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达到675.90亿元,同比增长16.50倍。这一利润水,几乎是同期贵州茅台的2倍,约为宁德时代的10倍、恒瑞医药的16倍。

海外消费需求激增、港口拥堵、集装箱供不应求、集运价格高位运行,是中远海控净利润大幅飙增的主要原因。出现这一现象,是海运周期影响,而全球爆发的疫情加剧、延长了这一周期。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虽然中远海控还在大赚,但二级市场上的股价已经持续下跌,四个月,其市值蒸发了2800亿元。市值大举蒸发,可能是市场担忧周期黑天鹅的到来。

过去10年,中远海控在艰难中求生,曾经在三个年度亏损200亿元。

实际上,上市以来,中远海控股权融资累计达518亿元,而现金分红只有57.21亿元,分红率仅为6.48%。这也说明,公司曾遭周期之困。

净利增16.5倍股价跌40%

苦熬10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幸运之神”,中远海控好好地上台表演了一场。

今年10月29日晚间,中远海控披露的三季报,让A股小伙伴们羡慕不已。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14.7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77.09亿元增加1137.70亿元,增幅高达96.65%,接翻倍。其实现的净利润为675.90亿元,去年同期为38.60亿元,同比增逾630亿元,增幅高达1650.97%。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674.2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5.83亿元增长1781.54%

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同比增幅高达16.50倍、17.81倍,堪称惊人。

来看看A股4534家公司前三季度盈利状况。净利润排名前10名中,8家是金融,中远海控排名第八,仅次于中国石油。

A股市场上,明星公司贵州茅台、宁德时代、比亚迪、恒瑞医药等均备受关注。前三季度,中远海控实现的扣非净利润约为茅台的2倍、宁德时代的10倍、比亚迪的76倍、恒瑞医药的16倍。

从单个季度看,今年一二三季度,中远海控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8.43亿元、744.22亿元、922.14亿元,同比增长79.58%、96.14%、111.23%,表现为逐季加速增长。同期净利润为154.52亿元、246.16亿元、304.92亿元,同比增长5200.62%、2459.65%、1019.81%。扣非净利润为154.08亿元、216.13亿元、304.0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237.74%、2580.06%、1025.49%。均为超10倍以上速度增长。受上年同期基数影响,增速呈现放缓趋势,但盈利能力逐季增强。

对于前三季度业绩高速增长,中远海控解释,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逐步复苏,在需求增长、疫情反复、供给有限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全球物流供应链持续受到港口拥堵、集装箱短缺、内陆运输迟滞等复杂局面的挑战和冲击,集装箱运输供求关系持续紧张。公司克服全球疫情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通过增运力、保供箱、提服务等措施全力保障全球运输服务,集装箱航运业务完成货运量约2,044.71万标准箱,实现量价齐升的大好局面。

分析人士称,导致集装箱运输供求关系持续紧张的主要原因是,欧美国内因生产停滞、消费需求增长,与集运供给低弹的阶段错配。

值得一提的是,中远海控盈利能力大增,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运力大幅增长。2016年,世界排名第六的中国远洋和排名第七的中海集运,合并组建中远海控,后又收购了东方海外国际约75%的股权,这些动作使得其运力一举跃居世界前三。

然而,如此大好形势,在二级市场上,股价却在期表现为跌跌不休。

去年5月,中远海控的股价探底至3.14元/股,随后一路飞升,到今年7月7日,股价达33.40元/股,涨幅接10倍。但是,从7月8日开始,股价踏入熊途,到11月5日,收盘价为15.81元/股。以前复权价计算,四个月,股价累计下跌接40%。

与之对应的市值表现得更为明显。今年7月7日,中远海控市值最高达5347.67亿元,11月5日为2531.78亿元,蒸发了2815.89亿元。

股价为何与基本面背道而驰?

难以规避的周期黑天鹅

繁荣、衰退、萧条、复苏,这是经济发展的周期规律,航运市场与经济发展休戚相关,命运与共。

中远海控的前身是中国远洋,成立于2005年,成立之时,正值国际航运的景气度高涨,中国远洋也以漂亮的业绩,撬开A股市场大门,于2007年6月26日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上市当年,中国远洋实现938.80亿元、净利润190.85亿元,双双创历史新高。

也是在这一年,公司斥资346亿元收购了母公司中远集团旗下的干散货运输业务。

然而,席卷全球的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国际航运从高山跌入谷底。全球航运市场的衰退、萧条,让中国远洋难以支撑。2009年、2011年、2012年,公司分别亏损75.41亿元、104.49亿元、95.59亿元,2016年,其再度亏损99.06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1年至2016年,中远海控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持续亏损,合计亏损约400亿元,公司依靠非经常损益勉强保住上市地位。

从2016年开始,全球航运市场大洗牌,中国远洋重组,变更为中远海控,剥离干散货运输业务,聚焦集运业务,运力大幅提升。随着全球航运业务集中度提升,行业竞争格局基本稳定,中远海控的盈利能力有所回升,逐步摆脱了靠补贴为生的困境。

2017年至2019年,中远海控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9.50亿元、1.90亿元、15.85亿元,虽然有明显波动,但不改整体增长趋势。

2020年,公司实现净利润99.27亿元、扣非净利润95.9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6.76%、505.10%。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0年一年的净利润,基本上抵得上200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之和。而今年前三季度实现的净利润,远远超过上市后至2020年的净利润之和。

如此巨大反差,就是航运业务周期影响。目前来看,全球航运业务的周期波动,是难以规避的黑天鹅。目前,中远海控长期一年多的高景气周期,是全球肆虐的疫情延长了这一周期。

在低景气周期,航运企业日子过得极其艰难,从中远海控的股权融资与分红就可管窥。

2007年、2008年,高景气周期,中远海控相继派发现金红利18.39亿元、29.63亿元,2009年陷入亏损而中断分红。2010年,公司盈利67.61亿元,分红9.19亿元,此后,公司长达10年未分红。

,中远海控相关负责人公开表示,2021年将具备分红条件。

上市以来,中远海控通过股权融资合计达518亿元。此前累计派发的红利是累计股权融资的11.04%。

市场的预期是,随着全球疫情得到逐步控制,航运市场的阶段错配缓解,航运或将进入低景气周期。而这,或许就是中远海控股价回落的重要原因。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沈右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