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中药生产企业香雪制药(300147.SZ)真的很缺钱。

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香雪制药账面上的货资金只有1.65亿元,而有息负债高达31.51亿元,资产负债率飙升至61.67%。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香雪制药存在巨大的偿债压力源于过度扩张。10年前,公司总资产19.21亿元,如今达116.36亿元。

根据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尚有9个在建项目需要继续投资建设,部分项目已经延续了6年之久。

不仅公司缺钱,大股东也缺钱。去年以来,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频频减持套现,所持香雪制药股份被高比例质押。二级市场上,香雪制药股价一年累跌约50%,大股东存在仓风险。

香雪制药主要从事中药生产销售,其主要产品化橘红系列以理气化(祛)痰、润肺止咳而闻名。

年来,香雪制药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不断下滑。继2017年至2019年连亏三年后,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再度陷入亏损。

超30亿债务仅有1.65亿现金

香雪制药深陷流动危机

根据三季报,今年三季度末,香雪制药的账面上现金只有1.65亿元,去年同期为10.57亿元,今年初为6.05亿元,二季度末为2.15亿元。

资金接连大幅减少,主要用于还债。

今年初,香雪制药的短期借款为28.8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34亿元、长期借款7.26亿元、应付债券2.21亿元。到了三季度末,短期借款减少至20.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增加至2.02亿元,长期借款减少至6.33亿元。

整体而言,三季度末,公司的有息负债合计为31.51亿元,年初为39.62亿元,减少了8.10亿元。与之对应的货资金,从6.05亿元减少至1.65亿元,减少了4.40亿元。

这期间的差额,主要是其他应收款的减少,主要是大股东归还了欠款。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到了三季度末,即便有息负债减少了8.10亿元,但公司仍然存在巨大偿债压力。

仅以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债务而言,截至今年9月底为22.87亿元,而公司货资金只有1.65亿元,资金缺口高达至少20亿元。

今年10月15日,香雪制药发布出售资产公告,公告显示,香雪制药与知识城集团签署了关于子公司兆阳生物的股权转让协议书,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兆阳生物分立后的100%股权以1994.94万元转让给知识城集团。

对此,香雪制药称,公司根据业务发展规划和实际经营需要转让兆阳生物的股权,整合优化了资产结构及资源配置,提高了资产流动及使用效率,降低了经营及管理成本,为公司带来了正向的流动资金和合作收益,有利于改善公司现金流。

实际上,去年以来,为了降本及回流资金,香雪制药频频处置资产。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梳理,去年10月,香雪制药将持有的STP705项目68.18%的权益以5784万元的对价转让给圣诺生物。今年1月,又以223万元的价格将持有的纳泰生物4.17%股权转让给圣诺生物。今年7月,以0元价格转让未实缴的5000万元花城创投基金购买权益。

除了香雪制药缺钱,大股东昆仑投资及实际控制人陈淑梅也缺钱。

香雪制药9月14日发布的《简式权益变动书》显示,今年2月25日至9月14日期间,昆仑投资与实控人陈淑梅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累计减持14次,累计套现2.41亿元。

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昆仑投资所持香雪制药的股权质押率高达95.94%。

前三季主营业务再转亏

不仅仅是偿债压力大,香雪制药的盈利能力也堪忧。

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香雪制药实现营业收入22.36亿元,同比下降10.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17亿元,同比下降88.58%。这0.17亿元的净利润,主要来自非经常损益。

前三季度,公司的非经常损益为0.32亿元,其中就有出售子公司分立后的兆阳生物100%股权,对净利润的影响约为1177万元。

这意味着,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亏损的。事实也是如此。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0.15亿元,同比下降110.81%,再度出现亏损。

从季度经营业绩看,今年一二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91亿元、7.45亿元、7.01亿元,同比变动-0.87%、-26.90%、3.38%。对应的净利润为0.25亿元、0.26亿元、-0.3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69.51%、57.45%、595.06%。扣非净利润为0.27亿元、-0.05亿元、-0.3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0.32%、109.77%、2439.57%,二季度盈转亏,三季度亏损程度加深。

香雪制药于2010年12月15日登陆深交所创业板,2011年至2014年的4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双增。到2014年,净利润为1.97亿元、扣非净利润为1.83亿元,均较2011年翻了一倍多。

良好的经营形势从2015年开始变脸,虽然营业收入还在持续增长,但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不断下滑。历经连续4年大幅下滑,2018年的净利润只有0.56亿元,扣非净利润下滑幅度更大,2017年更是亏损1.52亿元,亏损延续至2019年。

2020年,受疫情影响,香雪制药的主要产品被全国多个地方列为防疫产品。这一年,公司经营业绩逆袭,营业收入超过30亿元,创历史新高,扣非净利润为1.46亿元,同比增逾6倍。

这样的业绩只是昙花一现。今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再度转亏。

整体而言,2015年以来,营业收入不断增长,扣非净利润持续下滑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市之后,香雪制药高速扩张。除了自身投资建设外,公司频频外延式收购。化州中药厂、沪谯药业、新亿群药业、湖北天济、兆阳生物、恒颐医疗等10多家被其收入囊中。

投资建设与并购同步推进,香雪制药的资产规模迅速扩大。今年三季度末,公司总资产达116.36亿元,较2011年底19.21亿元增加97.15亿元。

毫无疑问,高速扩张导致香雪制药现金流紧张,或许整合不利,使得其主营业务不断亏损。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香雪制药部分投建项目推进缓慢。

今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在建项目多达9个,累计投入高达35.15亿元。其中,五华生物医药产业园工程一、二期累计投入3.13亿元,项目进度为70%。生物岛项目地块一累计投入3.44亿元,项目进度为90%。生物岛项目地块二累计投入21.25亿元,项目进度为80%。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2016年年度报告发现,生物岛项目是一个购买而来的资产,2016年底,其已投入15.61亿元,时过五年,仍然在建设中。

有分析人士称,香雪制药扩张速度太快,摊子铺得太大,自身整合能力不佳,导致盈利能力较弱,以致引发流动压力。下一步的经营、债务偿还及资产腾挪,将对公司管理层、大股东形成严峻挑战。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