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北地区最大的黄金公司西部黄金(601069.SH)重续前缘。

11月8日晚间,西部黄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拟向大股东等收购资产,同时募集配套资金。鉴于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公司股票停牌,预计不超过10个交易日。

西部黄金本次拟重组的三家标的公司,其中两家为大股东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有色)旗下资产。不仅如此,这两家公司曾是西部黄金2017年拟收购的对象。

由于西部黄金尚未披露三家标的公司资产及经营状况等,暂不知晓其是否存在瑕疵。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西部黄金重启关联并购,与其经营业绩不佳有关。

2015年上市以来,西部黄金经营业绩波动频繁,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0.19亿元。

今年以来,通过协议转让及二级市场减持,新疆有色不断降低持股比例,套现9亿元。

关联收购推双主业运营

西部黄金正在筹划外延式并购,跳出黄金主业,积极拓展新的产业。

根据西部黄金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购买阿克陶科邦锰业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邦锰业”)、阿克陶百源丰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源丰”)及新疆蒙新天霸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新天霸”)股权,最终方案尚待进一步商讨确定。

同时,公司拟向符合条件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最终配套融资成功与否不影响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行为的实施。

本次交易对方包括新疆有色与杨生荣,新疆有色是西部黄金控股股东。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西部黄金本次重组属于重启。

回溯公告,四年前的2017年7月18日,西部黄金曾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收购百源丰、科邦锰业各51%股权,交易总价为11.31亿元,其中,现金支付3.40亿元。当时,交易对方只有一个,就是杨生荣。

根据当时披露的信息,百源丰、科邦锰业均存在较为密集的股权变动,至2017年重组之时,杨生荣为两家标的公司实际控制人,持有百源丰、科邦锰业各96.50%股权。

西部黄金称,收购百源丰、科邦锰业,是公司外延式拓展产业布局的重要举措,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新增锰矿石及电解金属锰的生产和销售业务,以打造“黄金+锰矿”双主业。

当时,标的资产合计预估值增值率高达762.67%。

这次重组以失败告终。2018年1月11日,西部黄金宣布终止重组,原因主要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关于矿业权出让收益评估工作尚未完成,标的公司重要资产权属证照等尚在办理当中,评估重组进度晚于预期。此外,重组标的之一科邦锰业受环保因素影响,需要对生产设备升级改造,预计耗时较长,对标的资产的盈利能力等存在较大不确定

尽管重组失败,但西部黄金并未放弃。当时,公司表示,待标的资产各项条件成熟后,公司将审慎决策是否再次启动资产收购程序。

果不其然,四年之后,西部黄金再启收购事项。不同的是,标的公司股权已经变更,杨生荣不再是这两家标的公司实际控制人。

根据wind,2019年8月,西部黄金的控股股东新疆有色已经成为百源丰、科邦锰业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对两家标的公司的持股比均为65%股权,而杨生荣持股比降至35%。因此,西部黄金的本次重组收购,属于一次关联交易。

本次重组的另外一家公司蒙新天霸,系杨生荣全资持股。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经过多次股权变动,今年10月27日,杨生荣才从杨生斌手中收购部分股权,从而全资控股。

毫无疑问,如果本次重组顺利完成,西部黄金将完成黄金+锰矿的双主业产业布局,但能否给西部黄金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存在不确定

前三季扣非净利亏0.4亿

推进重大资产重组的背后,是西部黄金的经营业绩面临较大的压力。

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西部黄金实现营业收入34.62亿元,同比下降7.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19亿元、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0.4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59.79%、161.85%。

其中,一二季度分别亏损0.23亿元、0.27亿元,三季度营业收入下降23.36%,扣非净利润虽然扭亏为盈0.18亿元,但同比降幅超过30%。今年全年,以目前的经营状况看,西部黄金能否实现盈利存在不确定

或许,西部黄金急需借助本次重组,改善全年经营业绩。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西部黄金的经营业绩波动频繁,且盈利能力整体在开倒车。

wind数据显示,2011年,西部黄金实现营业收入11.24亿元,净利润为3.09亿元、扣非净利润2.90亿元,2012年,净利润增加至3.15亿元。2013年至2015年,历经连续三年下滑,净利润缩水至0.61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49亿元。2016年,经营业绩突然大幅增长,净利润反弹至1.27亿元、扣非净利润达1.44亿元,但紧接着的连续两年大幅下滑,业绩跌至谷底。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0.02亿元,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10亿元、0.03亿元,创历史新低。

2019年,西部黄金一改此前的疲软之态,业绩强劲增长,营业收入达38.63亿元,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41亿元、0.41亿元,同比均大幅增长。2020年,营业收入达55.55亿元,创历史新高,净利润0.77亿元、扣非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8.68%、173.32%。

尽管如此,公司的盈利能力仍远不如10年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西部黄金连续两年向好,一方面是黄金市场向好,金价上涨明显,另一方面,安全形势保持持续好转和稳定。公司亦在财报中表示,2019年,公司一举扭转了前两年安全事故不断的严峻局面。

不过,今年以来,西部黄金的经营形势不容乐观。据介绍,西部黄金子公司主要矿山停产时间较长,导致今年前三季度矿产金产销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且三季度末有部分库存产品未销售,上述原因导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发生亏损。

此外,今年3月,西部黄金全资子公司哈图公司发生安全事故,哈图公司因此停产,直到5月23日,才被同意恢复生产。

二级市场上,西部黄金的股价走势也不是很好看。去年8月6日,其股价达到18.31元/股,今年11月8日,股价为12.01元/股,累计跌幅为34.41%。

值得一提的是,大股东新疆有色不断减持。

今年3月,新疆有色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西部黄金总股本的10%,吐鲁番金源矿冶有限责任公司出资约8.28亿元受让,并在二季度完成股权交割。而在今年一季度、三季度,新疆有色进行了少量减持,期末持股比例降至56.50%。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