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投入25亿元研发,坚持“自主可控、自主研发”的发展路线,但聚光科技(300203.SZ)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有获得优势。

今年前三季度,聚光科技实现营业收入20.87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超过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61亿元,这是公司首次出现前三季度亏损。

公司解释,市场竞争加剧,研发投入增加,期间费率上升等,这些因素叠加,导致净利润下滑幅度较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9年以来,聚光科技的经营业绩跌落至低谷。2018年,其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达到5.46亿元,而2019年陷入亏损,2020年勉强盈利,今年前三季度再度亏损。

在去年出售重要子公司后,今年,公司又在推进出售房产事项。借此,公司的净利润数据可能会好看一些,但并不能持续。

备受关注的是,11月14日,聚光科技收到监管函。原因是,2014年以来,聚光科技的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违规减持套现。

筹划出售房产扭亏

经营业绩大幅下滑的聚光科技,试图借助非经常损益扭亏。

今年以来,聚光科技经营业绩惨淡。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87亿元,同比下降11.35%,净利润为-0.61亿元,去年同期为0.42亿元,同比出现盈转亏,下滑幅度为245.05%。扣非净利润为-1.48亿元,同比也为盈转亏,同比下降30039.38%。

从单个季度看,今年一二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24亿元、8.45亿元、7.18亿元,同比变动16.44%、-13.24%、-22.82%,一季度受上年同期基数较低影响同比实现了增长,二三季度则接连下降。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0.83亿元、0.72亿元、-0.51亿元,同比变动幅度分别为-132.04%、46.15%、-276.99%。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87亿元、-0.03亿元、-0.58亿元,同比下降109.35%、112.41%、500.60%。

二季度净利润0.72亿元,环比一季度扭亏为盈,主要是投资收益影响。三个季度的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显示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非常弱。

在今年半年报中,聚光科技解释其营业收入下滑原因时称,系子公司安谱实验出表导致。净利润大幅下滑,主要是随着市场竞争加剧、经营策略的调整和强化业务风险控制、加大研发投入等原因,公司毛利率下降、期间费用率上升。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综合毛利率44.07%,较去年同期的44.17%下降0.10个百分点。期间费用方面,销售费用4.91亿元,同比增长9.84%。管理费用1.89亿元,同比略有减少,财务费用0.73亿元,同比略有增长。

增幅最大的是研发费用,今年前三季度为4.1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90亿元增加1.21亿元,增幅为41.72%。

从前三季度的盈利状况看,如果四季度不能有效扭转经营劣势,公司全年经营亏损难免。

或许为了避免全年亏损,今年8月27日,聚光科技发布公告称,拟将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房产作价8270.75万元出售,购买方为浙江大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预计,本次交易完成后,将获得处置收益约4912万元(含税)。

在三季报中,聚光科技称,出售房产事项正在办理过程中。

这不是聚光科技在业绩大幅下滑时第一次出售资产。2020年,公司出售安谱实验,产生投资收益4.02亿元,助力当年净利润达到4.89亿元。

大股东违规减持收监管函

聚光科技经营业绩滑落至谷底,与频繁外延式并购后遗症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聚光科技成立于2002年,2011年4月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之前至上市后的2012年,公司净利润持续增长,2020年的净利润达到1.77亿元,扣非净利润1.35亿元。到了2013年,这样的好势头不见了,当年净利润1.59亿元、扣非净利润0.9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0.27%、30.01%。

业绩下滑,聚光科技试图借助外延式并购提振业绩。

Wind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聚光科技相继发起收购东深电子、吉天仪器、鑫佰利、安谱实验、三峡环保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

系列并购后,表面上,聚光科技的经营业绩数据好看了不少。2014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93亿元、2.47亿元、4.02亿元、4.49亿元、6.01亿元,短短几年,净利润翻了好几倍。

然而,激增的经营业绩暗藏有风险,那就是随着标的业绩爽约,商誉减值随之而来。2016年至2020年,公司商誉减值分别为0.29亿元、0.39亿元、0.21亿元、1.40亿元、0.43亿元,连续五年均计提了商誉减值损失,合计达2.72亿元。

2019年,聚光科技商誉减值损失大幅增加,导致扣非净利润出现亏损,亏损金额为0.21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7年以来,聚光科技年年获得不菲的政府补助,有效冲抵了部分商誉减值损失,才使得净利润数据不是那么难看。具体为,2017年至2020年,公司获取的政府补助分别为0.59亿元、1.61亿元、1.64亿元、1.56亿元,四年合计为5.40亿元。今年上半年,其政府补助也达到0.63亿元。

不断计提商誉减值,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聚光科技账面上的商誉还有4.62亿元。

聚光科技在财报中称,自成立以来,公司始终坚持“自主可控、自主研发”的发展路线,持续加大研发投入。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研发累计投入约25亿元,已在质谱、色谱、光谱、化学、生物及前处理技术等方面开发出70余项技术台,形成了一定的竞争力。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聚光科技的经营业绩并未体现出通过自主研发形成的核心竞争力。

备受关注的是,11月14日,聚光科技收到了监管函。原因是,2014年7月2日至2021年10月26日期间,控股股东浙江睿洋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睿洋科技”)及其一致行动人浙江普渡科技有限公司,因主动减持和被动稀释,合计持有聚光科技股份比例由38.94%减少至33.60%,累计变动5.34%。其中,睿洋科技于10月26日以大宗交易减持1%。股权变动比例达到5%时,未履行信披义务,更没有停止减持,违反相关规定。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