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概念依旧是A股市场上火热的概念,A股公司大富科技(300134.SZ)也一头扎了进去。

11月14日,在与机构电话交流时,大富科技抛出“元宇宙的完美缔造者”重磅说法,舆论一片哗然。

二级市场上,在大富科技于11月15日披露《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后,16日,二级市场上的股价强势涨停。

仅仅一个涨停,深交所的关注函就来了,要求大富科技说明上述说法的事实依据,是否存在夸大描述、误导投资者情形。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6年以来,大富科技频频追逐热点概念进行产业转型,虚拟现实、石墨烯等,但多未达到预期。

频繁追热点的现状是,2016年至2020年的五年,大富科技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再亏1.44亿元。

自称“元宇宙的完美缔造者”被质疑

元宇宙概念火爆,大富科技的重磅消息刷新了市场对A股元宇宙概念股的认知,但也引发市场对其炒作股价的质疑。

今年以来,A股市场上,以中青宝为龙头的元宇宙概念股遭到资金轰炸式炒作,股价上涨明显。以中青宝为例,今年9月上旬以来,历经三轮上涨,股价从最低8.02元/股上涨至最高42.63元/股,最大涨幅达431.55%。

中青宝的股价暴涨,与其即将推出元宇宙游戏有关,引发了各路游资的疯狂追捧。但是,市场质疑,中青宝等究竟是有“真本事”还是炒作。监管部门对中青宝、清水源等股价涨幅异常的公司进行重点监控。

11月15日,大富科技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颠覆了市场对中青宝作为元宇宙概念龙头的认知。公告显示,11月14日,大富科技通过电话会议与26家机构就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大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富网络”)Paracraft虚拟建模、专业生成内容和用户生成内容进行交流,在交流中多次提及元宇宙。

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大富网络致力于孵化各类元宇宙生态企业群,通过教育给中国下一代的科技和工业创新赋能,并通过各自原创生成的内容和内容之间的分析交易实现盈利。公司在与机构交流时称,与目前国际主流元宇宙产品相比,大富网络自主研发的行世界(Paracraft),与Microsoft、Facebook、Roblox的游戏产品同为元宇宙的概念产品。大富网络的产品外观及功能基本可以全覆盖市场上的其他同类型产品,产品入手难度极低。大富网络始终致力于“元宇宙+教育+业创作+科技能力”的融合,是元宇宙的完美缔造者。目前,Paracraft已进入全国8个省份,覆盖300所公立学校。

16日,二级市场上,受上述消息影响,大富科技股价强势涨停,涨幅为20%。

大富科技的说法也引发市场质疑,大富科技探索元宇宙的这么深入吗?

11月16日晚间,仅仅一个涨停,深交所就向大富科技发出关注函,要求大富科技结合大富网络主营业务与主要产品的发展历程等,详细说明大富网络“深耕教育、工业领域的元宇宙模式”,是“元宇宙的完美缔造者”等说法的事实依据与合理,是否具备统计数据与市场调研情况等客观证据支持,并结合元宇宙所处的发展阶段详细说明公司的相关描述是否符合行业发展现状,是否符合行业从业人员的基本认知,是否存在夸大描述与误导投资者的情形。此外,还要求说明“产品外观及功能基本可以全覆盖市场上的其他同类型产品”这一说法的事实依据,是否存在夸大描述与误导投资者的情形。

依赖处置资产等保壳

自称涉足元宇宙较深的大富科技,是否真的有本事难以判断,有待进一步检验。可以肯定的是,上市已有10年的大富科技处于艰难保壳困境。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大富科技登陆深市创业板,当年,公司经营业绩表现不俗,实现营业收入8.6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2.5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7.25%、79.69%,扣非净利润为2.28亿元,同比增长68.67%。但这样的强劲增长势头只是昙花一现。

上市第二年,大富科技净利润下滑至1.87亿元、扣非净利润1.4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5.36%、38.11%。2012年,上市第三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2.47亿元,陷入亏损。2013年、2014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大幅回升,2014年净利润为5.36亿元,但扣非净利润只有2.70亿元。2015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96亿元、0.28亿元,下降幅度为82.07%、89.80%。

从2016年开始,主营业务盈利能力颇为惨淡。2016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25亿元、-5.12亿元、0.25亿元、-3.55亿元、0.35亿元,2017年、2019年大幅亏损;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06亿元、-5.22亿元、-3.12亿元、-4.46亿元、-1.38亿元,连续五年亏损,合计亏损14.24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7.40亿元,同比增长5.52%,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0.77亿元、1.44亿元,同比下降372.39%、215.61%,仍然为亏损。

今年上半年,公司主要产品射频产品毛利率大幅下降,仅为1.03%。

大富科技为何沦落至主营业务持续亏损的境地?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1年至2018年,在7年之内,大富科技豪掷约40亿元进行收购,进行产业转型,而这些并购多为追逐市场上的热点概念,正是因为这些并购,让公司集齐了4G概念、物联网、石墨烯、特斯拉、智能穿戴、虚拟现实、无人驾驶、高分子材料、OLED等众多热门概念。这些并购,一度拉升了股价,抬高了营业收入,但并未提升盈利能力。

相反,由于这些并购推动的产业转型并不成功,大富科技频频发生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导致经营业绩承压。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述产业转型项目,不少存在虎头蛇尾的情形。2016年,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投项目之一柔OLED显示模组产业化项目因行业发展不及预期已终止。石墨烯概念相关参股公司乌兰察布市大盛石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未能实现业绩承诺,业绩补偿义务人截至今年6月底仍未履行补偿义务。

频繁涉足市场热点概念,试图进行产业转型,但相关业务后续发展情况不佳,市场因此质疑,大富科技存在借助市场热点概念炒作公司股价。

K线图显示,二级市场上的大富科技,股价曾大起大落。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