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银行业三季度报告相继出炉,总体而言业绩大体呈现向好的趋势。像被冠以“零售之王”称谓的招商银行,在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514.1亿元,同比增长13.54%;实现归母净利润936.15亿元,同比增长22.21%。

当然也有“东趋西步”的银行在列。日前,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01551.HK,以下简称“广州农商行”)也披露了前三季度的业绩,实现净利润26.37亿元。而在今年上半年,该行就已实现了36.6亿元的净利润。所以相当于广州农商行在第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0.23亿元。

据《每日财报》了解,该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和拨备覆盖率指标几年持续下滑,即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有所降低,且抵御风险的能力下滑。而另一方面,前不久银保监会才核准了李亚光就任该行副行长一职,同时其新董事长蔡建也才刚上任不久。面对前任高层留下来的烂摊子,新任董事又将如何应对这10个亿亏损的业绩表现呢?

与行业趋势背道而驰

广州农商行由1952年成立的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于2009年12月改制而来,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广州第一家上市的银行机构,也是广东第一家上市的地方银行机构。

据广州农商行披露的前三季度业绩,实现净利润约26.37亿元,资产总值约9817.06亿元,负债总值为9140.98亿元。据广州农商行半年报,2021年上半年,该行实现净利润36.60亿元。由此推算,广州农商行第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达10.23亿元。

截至9月30日,广州农商行集团口径下净利润较上年同期略有增加,较2021年6月30日经审核后的净利润略有下降,下降主要原因为:一是集团大幅计提拨备,提升风险防御水;二是于第三季度加大不良债权处置力度,同步消耗了部分财务资源。

但《每日财报》发现,在已公布三季度报告的上市银行中,大部分银行的净利润都大幅增长。以城商行中的杭州银行为例,在2021年三季度其实现营收223.77亿元,同比增长19.97%;实现净利润70.36%,同比增长26.16%。

就连与广州农商行资产规模相差甚远的常熟农商行,在2021年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也实现了双增。且在今年三季度,常熟农商行实现营收56.33亿元,同比今年中期的36.81亿元增长53.03%;实现净利润16.6亿元,同比今年中期的9.98亿元增长约66.33%。

所以不论是与城商行中的杭州银行相比,还是与同为农商行的常熟农商行相比,广州农商行在今年三季度的业绩表现都令人有所失望。毕竟,现在宏观经济的整体形势有所好转,大多数银行的经营业绩也都迎来转机。

表现消极亦随回A不顺

其实,广州农商行一反常态的表现,也是有迹可循的。因为从2020年起,该行的营收和净利润就出现大幅下滑。据悉,2020年广州农商行实现营收212.18亿元,同比2019年的236.57亿元下降10.31%;实现净利润52.77亿元,同比2019年的79.11亿元下降33.3%。

此外,截至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金额为103.1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23.92%;不良贷款率为1.81%,较2019年年末增长0.0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54.85%,较2019年末下降53.24个百分点即将逼150%的监管红线。

回顾广州农商行几年的资产质量指标,也不难看出其资产质量一直处于下滑的趋势。2018-2019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7%、1.73%、1.80%;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76.64%、208.09%、154.85%,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而拨备覆盖率亦持续下滑

而在资本质量下滑的同时,广州农商行的资本总量也十分紧缺。《每日财报》发现,几年广州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持续下滑。据悉,截至2019年末,广州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96%、11.65%、14.23%。但截至2021年9月末,该行的上述3项指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分别降至8.04%、9.63%和11.77%。

事实上,广州农商行也曾计划通过回归A股上市融资以缓解资本匮乏的问题,在2019年3月15日,该行就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发行股数不超过15.97亿股。但意外就在2020年年末,广州农商行突然撤回A发行申请材料。

彼时,广州农商行表示,鉴于战略规划调整,经审慎考虑,并经与该行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审慎研究,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

高管落马后继续补充资本

事出反常必有因,为回归A股准备多时的广州农商行,其此前相关计划却可谓存在较多漏洞。如在2020年4月,因存在部分金融资本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和个别违约债券会计核算前后不一致等问题而被出具警示函。

此外,广州农商行的多位高管还被调查、起诉。2019年8月,该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2020年4月,该行原党委委员、行长助理吴海峰涉嫌受贿罪、行贿罪被提起公诉;2020年7月,该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

高管的相继落马,无疑对该行未来战略的实施和业务的发展带来较大的风险,所以这时上市确实不是好时机。当该行董事长职位空缺1年半后,于2021年3月银保监局核准蔡建出任广州农商行董事长一职。前不久,又核准了李亚光出任该行副行长的任职资格,且李亚光和蔡建此前都在广州银行任职。

《每日财报》关注到,虽然广州农商行的“回A计划”落空,但其仍在积极寻找新的融资路径。在今年4月,广州农商行启动了定向增资内资股及非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的方案,该方案于今年7月30日通过广东银保监局的批复。

据悉,该行将定向增发内资股不超过13.4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81.44亿元,非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不超过3.0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8.56亿元,所募集的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资本金。

当下,随着广州农商行定向增资的工作推进,其资本情况或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而从广州银行空降的两位新高管,是否能够带领广州农商行重焕生机,恐怕还需要实打实的业绩才能真的给投资者证明。

(文/每日财报 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