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碳”目标之下,节能的作用不可忽视。11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近日,经市委常委会审议通过,《北京市进一步强化节能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由市发改委、市委宣传部等11部门联合印发。副中心行政办公区要带头做好表率,大力倡导节能全民行动,加强高耗能行业用能管理……从个人到行业,《方案》以充分发挥节能的“第一能源”作用,进一步保障首都能源安全平稳高效运行为目的,提出了北京进一步强化节能工作的十条措施。

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做表率

节能减排,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表率作用至关重要,而这也是此次《方案》的重点和特点所在。按照《方案》,党政机关、国有企业、学校等事业单位要带头采取更严格、更精细化的节能管理措施,要制订《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节能低碳行为规范》,并组织实施。

《方案》特别提到,副中心行政办公区要带头做好表率,各项措施率先达到行为规范要求,原则上停止外景照明。此外,要加强能耗计量监测,分阶段、分品种(电、热等)推动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能耗数据实时监测并接入北京市节能监测服务平台,率先推动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各单位实现电耗实时监测并接入平台。

照明是节能的一大关键所在。为此,《方案》也提到,要优化办公区门厅、走廊、卫生间、电梯间等不同区域照明方案,充分利用自然光,加强感应控制,杜绝“白昼灯”,会议结束及下班时随手关灯,杜绝“长明灯”。在室内温度控制方面,要严格执行国家规定的公共建筑室内温度控制标准,地下车库原则上不供暖,具备分控条件的、下班离开办公室提前关闭空调。

办公设备空转造成的能源浪费不可忽视。《方案》称,办公电脑要开启“10分钟不操作关闭显示器”等节电设置,下班前关闭电脑主机、显示器、打印机、路由器等设备电源,会议结束后及时关闭会议室显示屏和会控设备。

“确保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必须树立节能是‘第一能源’的理念,要把节约优先放在首要位置加以重视。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直接面向公众、影响力强,理应在实现节能减排低碳发展方面做出表率,主动承担碳减排社会责任。”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烨如此说道。

高耗能企业“多付费”

除此之外,重点行业的企业在节能方面发挥的作用更不可忽视,尤其是“两高”行业,节能升级与低碳转型往往并重。此次《方案》也提到,要加强石化、水泥、数据中心等高耗能行业用能管理。具体而言,对石化、水泥行业,要严控、压减年度能耗规模。对数据中心行业,主要是加强重点数据中心的电耗监测,对能效水平较低和违规数据中心的整改,对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排查工作清退。而对高耗能企业,则要严格执行国家电价改革政策。

高耗能撕开了虚拟货币“挖矿”高科技的伪装。据了解,一台矿机运行24小时耗电量相当于一个5口之家的月用电量。剑桥大学发布的数据也显示,比特币“挖矿”一年约消耗133.68太瓦时用电量,超过2020年瑞典全国用电量。

今年9月,国家发改委等11部门便已印发《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要求加强虚拟货币“挖矿”活动上下游全产业链监管,严禁新增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加快存量项目有序退出,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和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期实现。几天以前,国家发改委也拟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纳入淘汰类产业。

而对于其他类型的高耗能产业,国家电价改革也为其节能减排增加了一剂市场的催化剂。上个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明确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彼时,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彭绍宗表示,对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规定其不受上浮20%限制,就是要让用电多、能耗高的企业多付费。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高耗能企业能源消耗的量大,如果能压缩它们的能源消耗,情况应该就会好转得比较明显。政府方面提前通知,其实也是告知企业提前做准备,让企业以一种较为市场化的方法进行自动转型,对企业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确保市民生活用能

节能不是一刀切。《方案》提到,要强调要依法依规开展节能工作,确保市民生活用能,不得以强化节能名义影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用能。各项节能措施应满足疫情防控工作要求。要合理降低景观照明强度、压缩开启时间。要在保证服务质量的前提下,通过加强智慧化调度,进一步提升公共交通系统能效水平。

此外,《方案》也在大力倡导节能全民行动,积极开展节能专业培训和咨询服务、强化送服务送技术促进科学有效节能,加快实施一批节能技改项目等方面提出了诸多具体的内容。

按照《方案》,北京要确保全年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耗持续下降,两年平均下降5%左右,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7250万吨标准煤左右,为实现“十四五”时期绿色北京建设目标提供有力保障。据了解,北京已经连续14年“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节能目标任务,能源利用效率始终保持全国省级地区最优水平。

而在全国层面,“十四五”规划纲要也将“单位GDP能源消耗降低13.5%”作为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约束性指标之一。“以更大力度实施节能降耗,不断完善能耗双控制度,不仅有助于缓解能源供应保障压力,以较低的能源消费增速支撑较快的经济社会发展,也可避免透支未来的战略资源、环境空间和发展潜力。”国家能源局有关负责人曾如此说道。

林伯强表示,在“双碳”目标之下,节能是所有办法中最好的一个。中国节能减排也讲了几十年,效果比较明显的办法都已使用过了,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目前我国面临的现状是,已经过了节能改造的阶段,最关键的还是要从更宏观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即GDP增长的前提之下,怎样有效地控制能源与电力的需求。要实现这一结果,可能就需要产业结构的调整,例如第三产业增加多一点,第二产业特别是重工业往下压一点。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