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行业上市公司三季报已全部出炉,除顺鑫农业未公布酒业板块具体数据和金种子利润略有下滑之外,其余的白酒上市公司的营收和利润可谓全线飘红,其中不乏三位数增幅者。真可谓皆大欢喜的喜庆局面,特别是如此成绩是在受疫情影响之下取得的,更显难能可贵。

没有悬念的是,贵州茅台和五粮液继续坐稳行业前二的位置,但行业季军——洋河股份的成绩单却不咋好看。其第三季度投资负收益,足以抹去其“白酒投资王”过往“光鲜”。

10月26日晚,洋河股份(002304.SZ)交出三季度“成绩单”。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19.42亿元,同比增长16.01%;净利润72.13亿元,同比增长0.37%。可以看出,在张联东上任后,洋河开始告别低增长,努力想拉开追赶者差距。

具体而言,公司第三季度营收63.99亿元,同比增长16.66%;净利润15.51亿元,同比下滑13.10%。同时,洋河股份三季度扣非净利为16.82亿,同比上涨22.95%。

值得留意的是,不错的财报数字背后,却让部分投资机构选择离场洋河股份。以白酒投资出名的张坤为首,其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在二季度大手笔买入洋河股份后,三季度却选择了减持,合计减持211.35万股。如此操作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么洋河股份到底存在什么“隐忧”?

老三的“投资经”

洋河股份第三季度净利润15.51亿元,扣非净利润是16.82亿元,其中两项差值的1.31亿元,就是非经常损益亏损的金额。财报对此解释道: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发生额年初至报告期末比上年同期下降122.32%,系交易金融资产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减少所致。

据《每日财报》了解,洋河的利润来源主要分为两部分:销售酒和投资理财。洋河股份的投资部分又分为理财产品和股权投资理财产品主要为信托理财,也就是我们看到的交易金融资产。众所周知,今年的房地产行业不太理想,而洋河大部分的信托产品恰好都与房产相关联。

截至今年上半年,公司信托理财发生额127.34亿元,未到期余额57.74亿元。在公司信托理财投向名单中,恒大、宝能等占比极大。

在今年7月,宝能系突然被曝出信托违约,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9家信托公司被卷入其中。而洋河股份购入的重庆信托和民生信托的宝能相关产品也在其中,两个产品分别应偿付21.86亿元和21.16亿元本息出现逾期。

洋河的另一部分投资在证券方面,也就是中银证券。据悉,洋河股份更共持有中银证券7894.74万股。去年同期股价为26.73元,去年贡献了12.86亿元的正收益。所以在疫情期间营收下滑的时候,也保持了净利润增长。

但今年以来,中银证券股价持续下行,相比年初(2021年1月4日,收盘价28.38元),如今(11月5日,收盘价13元)中银证券的股价已下跌超50%,市值仅361.4亿元。而仅第三季度,股价就从20.59元跌至15.02元。也就是说,仅中银证券这一项投资,洋河股份第三季度的亏损就有4.39亿元。

不过整体来看,洋河股份的这笔投资还是赚钱的。2013年洋河股份参与增资的价格为4.8元,累计投资3.8亿,以中银证券目前市值计算,其持有部分对应市值10.45亿,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现阶段,投资者较为担忧的是,洋河股份大量的信托理财或为其财务安全埋下“隐患”。较为关键的是,如果恒大和宝能相关信托产品到期无法兑付,那么洋河股份面临的将是投资的血本无归。

营销模式存“暗伤”

公开资料显示,洋河股份于2002年12月27日成立,注册资本约15.07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张联东,经营范围包括酒类的生产、销售,预包装食品的批发和零售,粮食收购等。该公司主要由江苏洋河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4.16%,江苏蓝色同盟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9.55%,上海酒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持股9.67%。

早期洋河的深度分销模式在业内享有盛名,在扩张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洋河也因而成为“最会卖酒”的白酒企业。其实,所谓深度分销模式,就是经销商只负责提供资金和商品配送,其他一切(市场开发、管理、品牌推广、消费者教育等)都归厂家负责。

具体打法而言,就是将经销商进行极为细致的精细化管理,大规模布局网点,利用大量地推人员直接控制市场。由于该模式能快速切入市场,也极具复制,且门槛很低,所以洋河业绩规模能一度实现爆发式增长。

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当白酒行业处于低谷期时,洋河的深度分销模式优势是明显,酒厂可以帮助经销商开拓市场。可当白酒销售火爆时,掌握市场资源的经销商还是比较愿意自己开拓市场,赚取更高的利润。因此,自2019年起步,随着白酒市场火爆,洋河的深度分销模式弊端就开始显现。在品牌已具规模之后,微弱的渠道利差,降低了经销商的积极,形成渠道压货,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乏力,甚至开始出现负增长。

同年,洋河的管理层再一次调整应对市场变化,痛病思痛,主动开始调整转型,进行营销模式的创新。

不言而喻的是,渠道的调整必定带来销量的下滑。从财报来看,2017年之后,洋河股份销量告别了持续增长,进入下行空间。2018年-2020年,公司白酒销量从21.41万吨,直降至15.58万吨,直至今年上半年才止跌回升。

可见,渠道对酒企的重要不言而喻,可谓牵一发动全身。尤其是洋河股份这样的大型酒企,渠道变化的复杂远非蛮力可为,需要更多如履薄冰的敬畏感和专业力。而谁也不知道,如果行业再次变换节奏,届时洋河又该如何呢?

行业排名“摇摇欲坠”

一直以来,洋河股份都身在江苏,“心系全国”。另一面则是,其也在省内外市场都腹背受敌。

洋河股份走的是多产品矩阵路线,同时覆盖高中低端产品。高档产品有包括梦之蓝M9、手工班、M6;次高端产品牌有梦之蓝M3、M1,天之蓝等;中低端产品有海之蓝、双沟系列。

可以说,在高端白酒的布局上,洋河在高端化、品牌力方面基本没有优势,现在飞天茅台、五粮液和国窖1573占据国内高端白酒95%的比例,而洋河股份在此领域基本占不到便宜。

而在次高端市场,洋河股份是在拥有郎酒、今世缘、西凤、酒、舍得、水井坊、古井贡酒、剑南春等众多名酒、区域名酒的重重包围下“闯荡”,想要在这场竞争中晋升,恐怕比拓展省外市场难度更大。

在如此竞争格局下,白酒行业前三甲的位置" 觊觎者 " 可谓不少,除了曾经的三甲之一泸州老窖,还有涨势凶猛的山西汾酒。虽然,目前洋河股份的营收规模依然排名第三,但是在市值方面,山西汾酒、泸州老窖二者均已经超过洋河股份。洋河股份在营收规模和市值上,与身后的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的距离却在不断缩小。尤其是山西汾酒,今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营收达到172.6亿元,同比增长66.24%,增速强劲。

当下的洋河股份,前有茅台、五粮液望尘莫及,后有山西汾酒、泸州老窖来势汹汹,不断赶超,不知其还有多少心思继续“盯盘”理财……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