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多数上市白酒企业而言,2021年是“喜庆”的一年。前三季度,在市场压力和行业变局等不确定因素影响下,A股酒企仍然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除顺鑫农业报告中暂未公布其白酒业务占比外,其余18家上市酒企共实现营收总额2168.37亿元,同比增长24.57%;实现净利润总额821.14亿元,同比增长19.61%。

舍得酒业(600702.SH)也于10月22日交出了三季度成绩单。第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64.84%、59.65%,相较于上半年同比增速,出现明显下滑

相比2021上半年的持续飘红、翻倍式上涨。进入下半年后,舍得酒业股价震荡加剧,尤其在7月23日创下265.76元高点后,开始波动下滑,截至11月4日收盘价184.32元,相较高点缩水30%左右。

细心的投资者很容易发现,自复星加入舍得酒业后,其便开始有业绩回暖趋势。另一方面,最舍得酒业的“老酒”舆论风波也影响甚远。这也给外界提了个醒,未来舍得酒业想要真正重拾往日的辉煌,恐怕还有不少坎需要过。

业绩增速降温

可以说,前三季度舍得酒业取得的成绩不俗。美中不足的是,在漂亮业绩背后,第三季度内舍得酒业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较上半年相比,均出现了大幅下滑趋势,且净利润增速由上半年的347.94%下滑至第三季度的59.65%。

按理说,三季度虽然不是白酒消费旺季,但也有中秋和国庆节前的消费高峰,其业绩与同为淡季的二季度拉开如此大的差距还是有点让人意外的。同时,太洋证券研报指出,舍得酒业Q3的毛利率为76.7%,也出现下滑,主要是由于低档酒增速较快所致。

据了解,舍得酒业拥有“舍得”、“沱牌”两大核心品牌,其中舍得主攻中高端市场,沱牌则瞄准中低端市场,后者曾为国民口粮酒代表之一。不过年来沱牌已有边缘化的风险。于是,舍得酒业开始着重培育“舍得”。

10月9日,舍得酒业发布通知:自2021年10月15日起,水晶舍得(含晶品舍得)终端供货价格建议上调20元/瓶。品味舍得(第四代)和品味舍得(精华版)终端供货价格建议上调20元/瓶。舍之道、舍之道(天道)、舍之道(地道)终端供货价格建议上调10元/瓶。

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是舍得酒业一年来的第一次提价,早在2020年11月时,舍得酒业就对旗下多款产品进行了提价。要知道,提价对酒企就意味着“实打实”利润。

据2021半年报,舍得酒业营收23.91亿元,同比增长133.09%,净利7.35亿元,同比增长347.94%;扣非净利为7.28亿元,同比增长394.72%,创下上市以来最佳业绩。特别是二季度,营收13.63亿元,同比增长119.13%;净利4.34亿元,同比增长216.79%。不得不说,翻倍增势在销售淡季实属少见。

储存“老酒”引质疑

不得不说,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舍得酒业,最这段时间,曝光率着实有点高,多件“大事”引发关注。

背靠几年老酒话题持续火热,在白酒行业竞争加剧与消费升级的多重驱动下,老酒品类逐渐扩大了市场规模,成为白酒产业极具竞争潜力的细分市场。有数据显示,浓香型白酒占据约65%-70%的市场,但高端浓香型白酒仅占其中的0.7%。因此,有声音认为名酒的陈年老酒更加珍贵,老酒的稀缺价值便得以凸显。

恰逢此节点,2020年舍得酒业提出老酒战略,开辟新赛道,加大全国化布局力度,营销“噱头”开始不谈香型谈“老”型,号称“老酒储存高达12万吨”。

随后,就在公布今年三季报的前一天,舍得酒业12万吨“老酒”遭到质疑,其被认为“基酒不实、品质不好”。据公开媒体报道指出:舍得酒业的老酒基酒贮存以不锈钢容器为主,高达9.6-12.6万吨,陶罐贮存能力仅两万吨左右。按行业常识来说,优质的基酒,需要陶坛贮存。至此,舍得酒业的老酒战略,被指“所谓的老酒,只是基酒大规模滞销的产物”。

之后,在回应外界质疑时,舍得酒业称,贮存问题是因为一直使用陶坛贮存将导致芳香物质和有益元素挥发损失较大,因此,公司会待基酒在陶坛内老熟到相应质量要求后,分批转入不锈钢罐继续储存。且经过长期储存质量对比跟踪,陶坛内老熟之后的基酒,其在不锈钢罐和陶坛内储存的质量并无明显差异。

虽然舍得酒业对此竭力澄清,但外界并看不到真正的容器“转入”证据,所以真相不得而知。且从资本市场的反应看,舍得的“老酒”神话难免要蒙上一层阴影。因此,随后老酒战略到底能否奏效,同时又能支持其在全国化的道路上走多远,恐怕并不会过于乐观。

痛点仍在

公开资料显示,舍得酒业的前身是沱牌股份,可追溯至地方国营企业四川省射洪沱牌曲酒厂,1990年被列为国家大型企业。1993年,改组设立四川沱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在A股市场上市。

在经历了2015年被天洋控股接手后,2020年最后一天,复星系正式入主舍得酒业。借助此利好,进入2021年后,舍得酒业的股价大幅飙升,一度超过五粮液。但另一面,高存货占比、高端属仍待培育的痛点仍在。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舍得酒业存货占总资产比重分别为48.96%、41.85%、39.57%。2021年上半年,存货占总资产比重37.32%。虽比重有所下降值得肯定,但从2018年至今存货占比仍未摆脱长期居于行业前三的状况,而其存货周转率也从2018年的0.26降到2021年上半年的0.19。

另外,舍得酒业第三季度销售费用达2.6亿元,同比增长81.82%,单季销售费用甚至超过了净利。这或表明:随着加速全国布局,舍得销售费用也水涨船高,同时也间接反映出,在全国白酒市场上,舍得的品牌号召力依然有待加强。

2021上半年,舍得酒业中高档酒收入同比涨幅149.01%至18.77亿元;低档酒收入则同比涨幅235.52%至3.17亿元。

总的来说,从时间点等多方面都很容易发现,复星集团确实给舍得带来了非常积极的变化。在某种程度上,舍得酒业现在的业绩就是在吃复星带来的资源红利,尤其是复星推动其渠道数量爆发式增长。但不要忘了,这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且其“业绩增速降温”已经显现。所以,未来舍得酒业的长期业绩增长还是需要产品受到消费者的认可才行,不然靠着资源带来的渠道拓宽,推动业绩增长也只能是昙花一现。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