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在新能源汽车景气度居高不下的市场环境下,汽车轻量化开始备受关注,而参与到行业赛道内的企业,也得以有机会开启上市之路。

11月3号,金钟股份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初步询价及推介”公告,拟公开发行股票2653万股,占此次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为25.01%。此次网下发行申购日与网上申购日同为2021年11月17日,这意味着金钟股份距离登陆资本市场越来越近了。不过,结合最近一段时间新股频频破发的现状,金钟股份的股价恐怕很难坚挺。

《每日财报》了解到,金钟股份成立于2004年5月31日,是一家专业从事汽车内外饰件设计开发和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汽车轮毂装饰件(轮毂装饰盖、轮毂镶件)、汽车标识装饰件(汽车字标、汽车标牌、方向盘标)和汽车车身装饰件(装饰条、车身装饰件总成、格栅等)。

盈利下滑与毛利异常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金钟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40亿元、3.76亿元、3.96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947.79万元、5442.61万元、4671.38万元。2019年和2020年,金钟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已经持续两年下滑,降幅分别为10.96%和13.25%,并在2020突破了5000万“红线”。

作为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金钟股份的盈利和汽车行业的景气度息息相关。《每日财报》了解到,2018年我国乘用车产销分别为2352.9万辆和2371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5.2%和4.1%。2019年和2020年,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景气度快速下滑,与汽车相关产业链上的企业也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击,金钟股份的盈利也因此受到影响。

事实上,金钟股份的利润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出口退税。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出口免抵退税额分别为3025.74万元、2843.55万元和2394.73万元,与同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7.99%、50.66%、49.17%,基本贡献了一半的利润。

另一面,在盈利不断下滑的背景下,金钟股份的利润率却保持业内领先。以2019年为例,公司当年的销售毛利率为38.84%,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常熟汽饰、新泉股份、钧达股份、岱美股份、信邦控股和敏实集团的毛利率分别为22.60%、21.22%、28.79%、30.34%、27.13%和31.23%。可见,金钟股份不仅遥遥领先平均水平,而且高于任何一个竞争对手。可仔细想想,在经营规模和技术水平都不占优的情况下,这确实有些奇怪。

除了盈利能力受到质疑外,金钟股份的获客能力也被监管层频繁问询。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金钟股份通过第三方开拓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73亿元、3.09亿元、2.95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80.65%、82.56%、74.95%;而自主开拓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544.16万元、6517.52万元、9863.28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19.35%、17.44%、25.05%。

在过去的三轮问询中,深交所不断要求金钟股份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分析并披露公司自主开拓客户比例较低是否属于行业惯例,并结合前述情况进一步分析金钟股份是否具备独立面向市场获取客户的能力。

此外,对于大客户的过度依赖是另一个潜在隐患。2018年—2020年,金钟股份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其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8.97%、88.43%、86.08%。其中“DAG”是金钟股份的第一大客户,2018年至2020年,其采购额都稳居第一,其采购额度占营业收入比例的40%以上。

客户身份存疑,报告数据不一致

到了2020年,金钟股份新增了三家供应商位于前五大供应商之列,而这三家公司的实控人都是眭永志。其中,上海徽深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仅为1人,而另外两家供应商东莞市神彩新材料有限公司与上海福彩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因此,外界有声音认为其客户身份存在疑点。

事实上,有关客户身份和资质的问题在金钟股份身上普遍存在。比如,秦皇岛戴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皇岛戴来)是金钟股份服务费的第一大交易对象,成立第一年就和金钟股份来往密切。而工商资料显示,秦皇岛戴来的员工缴纳社保人数始终都为0,此外,秦皇岛戴来对外披露自己2018年的营业总收入为83.93万元,而金钟股份披露的信息显示,其在2018年对秦皇岛戴来支付的服务费就高达142.80万元,显然存在很大矛盾。

如果仔细追踪就会发现,秦皇岛戴来的来历也不简单,公司的实控人为张倩,而此人是金钟股份第二大客户天津戴卡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长张用成之女。如此一来,很多问题不言而喻也迎刃而解了。

除了合作客户的身份迷雾重重,《每日财报》还发现,金钟股份招股书公布的数据也与环评报告相差甚远。

据招股书披露,“清远金钟生产基地扩建项目”计划投资总额为25763.55万元,建设期2年,募投项目建成后,金钟股份的产能将得到极大地提升,并形成轮毂中心盖1200万件、轮毂镶件500万件、汽车格栅20万件、汽车字标300万件、ACC标牌40万件、装饰条40万件、铝板装饰条40万件、汽车塑料结构件20万件的生产能力。

而根据清远市生态环境局2019年12月10日公布的金钟股份项目备案信息显示,清远金钟生产基地扩建项目将形成产能年产装饰盖2400万件、车轮装饰插件500万件、汽车格栅20万件、汽车外标识件800万件、装饰条80万件和汽车塑料结构件20万件。很显然,清远市生态环境局公布的环评报告与金钟股份公布的数据存在显著差异,那究竟是谁出错了呢?目前尚无定论。

客观而言,金钟股份的客户,或为其带来一定的行业竞争优势,但诸多地方的“神秘感”也颇给人可能“埋雷”的印象,至于其核心竞争力,恐怕更是后话了。

(文/每日财报 刘雨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