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安环境的控股股东盾安精工负债累累,伴随着金融债务危机显现,最终将控股权转让给格力电器。11月16日晚间,盾安环境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盾安精工拟将所持有公司2.7亿股股份转让给格力电器,占总股本比例29.48%,交易总额约21.90亿元。

与此同时,盾安环境向格力电器增发1.39亿股股票,总涉资约8.10亿元。相关交易完成后,格力电器将成为盾安环境的控股股东,持有后者股份比例达到38.78%,并将后者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每日财报》注意到,盾安精力之所以出让盾安环境控股权,主要是因为自身负债累累,金融债务危机爆发,甚至拖累上市公司盾安环境。格力电器借此机会受让其所持有盾安环境股权,完成上游核心零部件部署。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告出炉之前,盾安环境股票连续两日涨停,被投资者纷纷质疑内幕消息是否提前“偷跑”。至11月17日,盾安环境再次涨停,报9.44元/股。格力电器或成为最大赢家。

格力电器或成最大赢家

盾安环境是空调配件制造企业,主要业务包括制冷元器件、制冷空调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制冷元器件领域属于龙头企业。在制冷空调设备领域,盾安环境正从家用制冷向商用制冷领域拓展。此外,盾安环境对新能源热管理器相关产品矩阵布局较为完善,目前与国内多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开展合作。

格力电器正是看重盾安环境作为全球制冷元器件行业龙头企业的产业价值,拟以其提高空调上游核心零部件的竞争力和供应链的稳定,发挥两者的协同效应,完善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的产业布局。事实上,格力电器就是盾安环境的大客户。

格力电器对新能源汽车配件领域已有布局,此前收购银隆新能源控股权,又改名为格力钛新能源,以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有所突破。此次收购盾安环境,格力电器能够更快切入新能源乘用车热管理赛道。

11月16日晚间,盾安环境和格力电器均发布公告,格力电器拟受让盾安精工所持有盾安环境2.70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9.48%,转让价款约21.90亿元,每股价格约为8.10元。同时,盾安环境向格力电器增发1.39亿股股票,总涉及金额约8.10亿元,定增价格为5.81元/股。按照11月17日的9.44元/股价格来看,格力电器或成为最大赢家。

盾安“母子”负债累累

《每日财报》发现,盾安精工之所以将盾安环境控股权转让给格力电器,主要是因为自身负债累累。早在11月10日,盾安环境发布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称,为化解金融债务,盾安精工决定将质押给金融机构债权人的公司股份进行协议转让。该事项将会导致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变更。

盾安精工负债沉重,甚至还拖累上市公司盾安环境业绩表现。据2020年年报显示,盾安环境对盾安控股(盾安精工之控股股东)存在履行审批流程的项目担保事项,前者于2020年计提担保损失6.33亿元,进而导致当年净利润亏损。

2020年,盾安环境实现营收为73.81亿元,同比下降18.93%;实现归属净利润为亏损9.997亿元,同比大降861.30%;扣非净利润为6753万元,同比增长123.76%。盾安环境解释称,业绩下降主要系计提预计对外担保损失及注销控股子公司债权损失。

此外,盾安环境在公告中提醒,公司为盾安控股担保的中建投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贷款本息约为13.14亿元,盾安控股已归还中建投贷款1.10亿元,剩余2.83亿元已逾期,差额部分可能会由公司承担还款责任并计入2021年度损益。

实际上,除控股股东外,盾安环境负债情况也不容小觑。截至2021年三季度,盾安环境资产负债率为80.43%,负债总额为64.7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就达到63.53亿元。而在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达到14.99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达到25.9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10.19亿元,其他流动负债达到7.440亿元。

在负债和流动压力下,盾安环境向格力电器增发股票,所募得8.10亿元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借款。

股票提前两连板,是否存在消息泄露?

11月10日,盾安环境宣布筹划控股权变更并停牌,彼时在公告中尚未提及受让方是格力电器。在此公告发布的前两日,也就是11月8月、9日,盾安环境股票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至11月16日晚间,盾安环境和格力电器双双发布股权转让/受让公告。11月17日,盾安环境复牌后,股票再次涨停。不少投资者认为此事十分蹊跷,质疑筹划控股权变更事宜已提前泄露。

投资者提醒,对于内幕交易一事,格力电器相关人士早有“先例”。2020年11月2日,广东证监局对喻筠内幕交易海立股份进行立案调查、审理,最终查明当事人喻筠存在内幕交易违法行为。而格力电器前任董秘疑似卷入其中。

据广东证监局处罚书显示,2018年4月20日,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某珠告知时任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望某东,希望继续增持“海立股份”。同日,格力电器召开总经理办公会议,考虑继续增持“海立股份”,参加人员有董某珠、望某东、刘某等人。

在格力电器增持期间,喻筠通过买卖“海立股份”股票,扣除利息税后获利921706.02元。而喻筠是通过望某东获悉格力电器增持“海力股份”事宜的。据处罚书显示,喻筠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望某东关系密切,二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存在4次电话联系,且喻筠与他人微信聊天时明确透露,“有钱买海立,明天公告了”。

2020年8月18日,原本被外界视为格力电器接班人的望某东以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职务,不再担任格力电器任何职务。

控股股东盾安精工将盾安环境控股权转让给格力电器,既能缓解自身债务危机,又能降低盾安环境流动压力,而格力电器也能完成上游产业链布局和新能源汽车领域部署。不过盾安环境股票蹊跷提前两涨停,遭投资者质疑消息泄露,为此次交易增添了不确定

(文/每日财报 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