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云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 研发投入占比降至5.04%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20-04-23 14:50:55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

4月17日,独立云服务商金山云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注册申请书(FORM F-1),拟在纳斯达克上市,代码为“KC”。金山云IPO募集资金将用于升级和扩展基础架构,投资新技术和新产品研发尤其是AI、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方面,扩大生态系统和国际影响力,补充营运资金。

金山云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1亿美元募集资金属于占位符,未来将发生变化。金山云在招股书中暂未透露发行价格区间、发行量等信息。

有分析指出,顶着美股熊市和中概股造假两大不利因素,仍要坚持上市,足见金山云扩大规模的紧迫性。

官网显示,金山云,创立于2012年,中国知名的独立云服商。业务范围遍及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成立8年来,金山云始终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提供安全、可靠、稳定、高品质的云计算服务。

招股书显示,金山软件持有金山云53.8%股权,雷军持有15.8%股权,FutureX Entities持股5.7%,王育林持股2.1%。雷军担任金山云董事长,金山软件CEO邹涛为金山云副董事长。作为金山软件实际控制人,雷军实际也是金山云实控人,一旦金山云顺利实现IPO,金山云也将成为小米集团、金山软件、金山办公之后个人实控的第四家上市公司。

金山云营收增长,净亏损加剧。招股书称,金山云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云服务提供商,2017-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2.36亿元、22.18亿元、39.5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9%;2017-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10.06亿元、11.11亿元。

金山云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逐年下降。2017年-2019年,金山云研发费用分别为4亿元、4.4亿元、5.95亿元,同比增长约10.35%、35.11%,远低于同期营收增速。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2.30%、19.86%、5.04%。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金山云来自高级客户的总收入分别约占同期总收入的93.7%、95.3%和97.4%。2017年,三大客户产生的收入分别占其总收入的27%(小米)、19%和10%;2018年分别占其总收入的25%(小米)、24%和11%;2019年分别占其总收入的31%、14%(小米)和12%。”

金山云赴美上市被指“硬着头皮逆势上”。据科创板日报,资深投资人、上海荣正投资咨询公司董事长郑培敏称,估计金山云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筹备工作已近尾声,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算是硬着头皮逆势上”。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称,瑞幸咖啡经营数据造假对整个中概股都有影响,金山云在美IPO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据和讯网报道,据Canalys2019年四季度中国公共云服务市场报告,阿里云以46.4%市场份额稳坐第一,腾讯云、百度云分列二三,金山云则被以“Others”进行归类。而据IDC此前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头部厂商市场份额显示,金山云在公有云基础架构即服务市场份额从2018年的5%上升至2019上半年的5.2%,但排名则从第5滑落至第6。

据每日经济新闻,金山云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为数不多的高级客户。2019年,前三大客户为金山云提供了近六成(57%)的收入。还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金山集团的高级客户总数为243家。金山云在F-1文件中也提到:“如果我们不能再从我们与金山集团或小米机器生态系统的业务合作中受益,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据新京报,小米成为金山云的“印钞机”,当之无愧。根据金山云招股书的定义,只要历史年度或者当前期间年度贡献营收超过70万元人民币,就是优质客户,而这一群客户的数量从2017年的113个增长至2019年的243个,但从数额上来看,小米成为金山云的“印钞机”,当之无愧。招股书披露,小米在2017年和2018年成为金山云的最大客户,而2019年位列第二大客户。过去三年,小米贡献了14.4亿元人民币的公有云服务,并且在2017年贡献了1130万元的企业云服务。

吴晓波频道点评指出,金山云宣布要赴纳斯达克上市是好事,不过,金山云的营收过多依赖小米公司以及大规模的烧钱模式,金山云的发展似乎并不被投资者看好。虽然在2019年小米的贡献度已经有了显著下降,但是营收主要还是依赖前几位大客户。在中概股频频遭遇做空的环境下,金山云依然准备赴美上市,或许是对自己的业务增长有一定自信。

据界面新闻,从2017年到2019年,金山云来自小米集团、金山集团等关联公司的收入分别为4.08亿元、6.3亿元和6.88亿元,分别占当年收入的33%、28%和17%。对于金山云来说,打消投资者顾虑的最好方法是拓展更多客户,尽量降低关联交易占比。当然这对金山云而言并不容易,在腾讯阿里的紧逼之下,留给金山云的空间还是相对有限。

中国经济网就上述问题采访金山云,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金山云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 研发投入占比降至5.04%

4月17日晚间,金山云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招股书。金山云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代码为“KC”,IPO的承销商为摩根大通、UBS、瑞士信贷和中金公司。

金山云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1亿美元募集资金属于占位符,未来将发生变化。金山云在招股书中暂未透露发行价格区间、发行量等信息。金山云还表示,通过首次公开募股募集到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大约50%用于进一步投资升级和扩展基础设施;大约25%进一步投资于技术和产品开发,特别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技术和物联网;大约15%用于资助金山云生态系统的扩展和国际存在;大约10%来补充营运资本。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金山云研发费用分别为4亿元、4.4亿元、5.95亿元,同比增长约10.35%、35.11%,远低于同期营收增速。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2.30%、19.86%、5.04%。

据科创板日报,近期由瑞幸咖啡等个别公司“不当行为”引发的风波仍未消弥,这为金山云赴美IPO的前景也带来不确定性。

资深投资人、上海荣正投资咨询公司董事长郑培敏称,估计金山云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筹备工作已近尾声,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算是硬着头皮逆势上”。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称,瑞幸咖啡经营数据造假对整个中概股都有影响,金山云在美IPO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吴晓波频道点评认为,金山云宣布要赴纳斯达克上市是好事,不过,金山云的营收过多依赖小米公司以及大规模的烧钱模式,金山云的发展似乎并不被投资者看好。虽然在2019年小米的贡献度已经有了显著下降,但是营收主要还是依赖前几位大客户。在中概股频频遭遇做空的环境下,金山云依然准备赴美上市,或许是对自己的业务增长有一定自信。

雷军控股第四家上市公司

据DoNews,50岁的雷军,拥有着诸多头衔,是小米集团董事长、金山软件董事长,也是金山云董事长。目前,雷军实际控股的公司已有三家上市,分别是2007年上市的金山软件,2018年上市的小米集团,2019年上市的金山办公。

根据SEC文件,IPO前,金山云共有三大机构股东,金山软件持有53.8%股权,小米持有15.8%股权,FutureX Capital(天际资本)持有5.7%股权。个人股东方面,金山云董事长雷军持股15.8%,金山云CEO王育林持股2.1%。

在去年5月金山办公科创板上市时,雷军在公开信中就曾寄言,“金山集团将跨入全新的纪元,有WPS榜样在前,我们相信金山云、西山居等业务也将锐意进取,赢得更加辉煌的未来”。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雷军即将迎来第四家实控上市公司。

营收增长 净亏损扩大

金山云的使命是为企业提供云服务。近三年来,金山云发展势头迅猛。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金山云收入分别为12.36亿元、22.182亿元、39.564亿元,年增长率保持在79%左右;其中,金山云的公有云服务收入分别为12.02亿元、22.1亿元、34.59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97.3%、95.1%、87.4%;企业云服务收入报告期内分别为1527万元、9436万元和4.86亿元,占总收入1.2%、4.3%和12.3%,呈逐年上升趋势。

业绩起飞的同时,金山云的亏损亦在扩大,报告期内分别录得净亏损7.143亿元、10.064亿元和11.12亿元,累计亏损28亿元。

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持续流出,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分别为-1.34亿元、-3.83亿元、-4.39亿元,同期投资活动产生的净现金分别为-18.2亿元、-11.73亿元、8.83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分别为18.61亿元、24.36亿元、0.64亿元。截止2019年12月末,公司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0.23亿元。

在面临的挑战中,金山云招股书指出,有净亏损的历史,不确定未来的盈利能力。金山云经营活动的现金流曾为负值。如果未能及时向客户收取应收账款,该公司的业务运营和财务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金山云参与的市场竞争激烈,如果不进行有效的竞争,其业务、经营成果和财务状况可能会受到损害。金山云营收的很大一部分来自数量有限的客户,一个或多个高级客户的流失或使用量的大幅减少将导致营收下降,并可能损害公司业务。

2019年57%收入来自前三大客户

据每日经济新闻,金山云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为数不多的高级客户。公司也在F-1文件中明确提到:“我们目前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数量有限的客户。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我们来自高级客户的总收入分别约占同期总收入的93.7%、95.3%和97.4%。2017年,我们三大客户产生的收入分别占我们总收入的27%(小米)、19%和10%;2018年分别占我们总收入的25%(小米)、24%和11%;2019年分别占我们总收入的31%、14%和12%。”

也就是说,2019年,前三大客户为金山云提供了近六成(57%)的收入。还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金山集团的高级客户总数为243家。金山云在F-1文件中也提到:“如果我们不能再从我们与金山集团或小米机器生态系统的业务合作中受益,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2017~2019年金山云主要收入来源占比(数据来源:金山云F-1文件)

“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很可能将继续依赖有限数量的客户来获得我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来自单个客户的收入在未来可能会增加。失去一个或多个高级客户或任何高级客户减少使用都会减少我们的收入。如果我们不能保持现有客户或发展与新客户的关系,我们的业务就会受到损害。”金山云在F-1文件中补充道。

小米是“印钞机” 三年贡献14.4亿元公有云服务

据新京报,对于金山云来说,小米同样重要,既是战略股东,又是大客户,更是商业合作伙伴。招股书披露,小米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以占营收27.0%和24.6%成为金山云的最大客户,而2019年占比为14.4%,位列第二大客户。过去三年,小米贡献了14.4亿元人民币的公有云服务,并且在2017年贡献了1130万元的企业云服务。截至2019年底,小米尚欠金山云6390万元人民币的公有云服务应付账款。

事实上,根据金山云招股书的定义,只要历史年度或者当前期间年度贡献营收超过70万元人民币,就是优质客户,而这一群客户的数量从2017年的113个增长至2019年的243个,但从数额上来看,小米成为金山云的“印钞机”,当之无愧。

金山云也在2019年向小米购买了价值270万元人民币的设备,以及产生了960万元人民币的房屋租赁费用,以及2240万元的应付账款。不仅如此,金山云在2019年推出的AIoT业务,就是与小米和其他第三方设备供应商合作,提供包括云平台软件和AIoT设备在内的全套解决方案。招股书还披露,金山云正在与小米共同开发边缘计算应用程序。

将金山集团和小米串联的则是背后同一个人,也就是雷军。既是小米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的雷军,又在金山软件担任董事长,更从2015年4月开始担任金山云的董事长,个人持股占比为15.8%,远超首席执行官王育林持2.1%的持股占比,占所有董事和高管持股的近85%。

金山云“烧钱”模式堪忧

据界面新闻,金山云要烧钱扩大规模本无可厚非,但其烧钱姿势在云服务厂商中却属异类。从2017年到2019年,金山云毛利率分别为-9.6%,-9%和0.2%,显著低于另外两家独立云服务厂商(优刻得、青云科技)。这并不符合常理。

金山云2019年营收分别是优刻得和青云科技的2.6倍和10.5倍,但云服务的规模效却并未体现。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金山云以倒贴客户的方式做生意。这点在2017年和2018年尤为明显。这种倒贴客户的模式,在滴滴这样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中颇为常见,一般是为了培养用户习惯。但对于金山云这样面向B端的企业来说,鲜有走通的先例。

金山云大客户收入占比三年来不断提高,优刻得不断下降。这说明,金山云确实专注于绑定头部大客户,而优刻得却发展了越来越多的中小客户。当然,亏损就是专注于大客户模式的弊端。

关联交易就是金山云抱紧大客户的副作用。当然,对于金山云来说,打消投资者顾虑的最好方法是拓展更多客户,尽量降低关联交易占比。当然这对金山云而言并不容易,在腾讯阿里的紧逼之下,留给金山云的空间还是相对有限。

金山云虽然没有披露其2019年第一大客户,但可以根据客户体量推测,可能只有字节跳动才有这种体量。这会衍生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以字节跳动的发展潜力,其营收占比可能在现有31%的基础上继续提高,金山云议价能力将被再次削弱;第二种情况,以字节跳动的技术能力和体量,完全可以甩开金山云,形成自己的云服务能力,这两种情况对金山云来说都会很尴尬。

在中国独立云服务商这条路上,并没有成功先例可循。金山云烧钱形成的大客户战略,像是远处的绿洲,只有穿过一片沙漠后才能知道,是海市蜃楼还是应许之地。

金山云排名滑落至第6

据和讯网报道,据Canalys2019年四季度中国公共云服务市场报告,阿里云以46.4%市场份额稳坐第一,腾讯云、百度云分列二三,金山云则被以“Others”进行归类。而据IDC此前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头部厂商市场份额显示,金山云在公有云基础架构即服务市场份额从2018年的5%上升至2019上半年的5.2%,但排名则从第5滑落至第6。

由此来看,云服务行业无疑正在向头部集中,而除了阿里、腾讯、华为等巨头外,青云、浪潮云、优客得也正不断追赶,金山云可谓是“四面受敌”。

另据红星资本局,根据财务报告来看,阿里云2019年营收超过350亿元,腾讯云超过170亿元,远超39.56亿元营收的金山云。除了这两家“巨无霸”公司,金山云预备登陆美股的同时,国内科创板也迎来了云计算厂商的上市热潮。

UCloud优刻得(688158,SH)已于2019年1月登陆科创板,成为云计算第一股;3月17日,浪潮云董事长兼CEO肖雪宣布浪潮云完成Pre-IPO的C轮融资,估值突破100亿元,将择期启动申报上市,瞄准科创板;4月7日,青云QingCloud也在科创板递交了招股书,拟募资11.88亿元。

作为一个重资产、高投入的领域,即便在美上市成功,金山云能否夹缝中突围,站到第三名的“番位”,一切都还要看后续的表现。

标签:金山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