酝酿多时的南航旗下物流板块混改靴子终于落地,从最终方案来看,“天地合一”的产业体系以及电商贸易等业务成改革重点。12月22日,南方航空货运物流(广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物流”)宣布正式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7家投资主体,并实施员工持股,这也标志着南航集团在关键改革领域又迈出实质性步伐。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南航物流的混改,除了要形成更健全的法人治理结构、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市场化的体制机制外,更重要的是,该公司要从简单的空中货运向现代物流综合服务商转型。不过,要想延伸物流产业链并非易事,此前已有其他航企试水电商以及地面物流配送业务,但运营状况不甚理想。故对于南航物流而言,接下来的转型可谓道阻且长。

动作频频

备受关注的“三大航混改”还在继续,这次放出大招的是南航。更值得关注的是,南航此次将物流发展目标圈定在电商贸易等新业务上。

根据南航物流正式实施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该公司引入普洛斯隐山资本、钟鼎资本、国改双百基金、君联逸格、中国外运、中金启辰和中金浦成7家投资主体,并实施员工持股。混改完成后,南航物流的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至18.18亿元,南航及各投资主体分别持股,且南航股份公司依旧保持控股地位。根据南航方面的介绍,实施混改后,南航物流将向现代物流综合服务商转型发展,而混改募集的资金则将重点投入到增加航空货运运力、加强地面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构建“天地合一”航空物流产业体系。

按规划,“十四五”期间,南航物流将在稳定发展航空货运业务的基础上,重点推动现代仓储、供应链管理及电商贸易板块的发展,初步形成完整的航空物流产业链。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物流混改早就被列入了南航的“代办清单”中。2018年,南航物流公司成立并被列入国务院国资委“双百行动”综合改革企业名单;次年5月,南航物流被列为国家发改委第四批“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今年9月,南航物流公司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表示将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公开征集战略投资者,释放一定比例股等。

在新型民航智库专家林智杰看来,此次混改的投资主体相对多元化,除了外资物流巨头外,还有央企物流子公司中外运,以及双百基金和员工持股等。他进一步分析,“今年航空货运供不应求,运价翻了几倍,物流企业盈利能力迅速上升,包括南航物流在内的不少企业都获利颇丰。但也要注意到,混改只是国企改革的手段,不是最终目的,要让企业更有活力和竞争力,还要看董事会决策是否能更科学、更高效,企业管理机制能不能更市场化,以及其‘天地合一’的战略能否得到战略投资者的大力支持,实现平稳落地等”。

业界猜想

整体来看,航空物流混改已到最佳时机。

此前不受重视的航空货运,在疫情期间因市场需求大增,打了场漂亮的业绩“翻身仗”。一时之间,“客改货”成为航空圈的“热词”,各航空公司也不遗余力地加大货运力度来提振经营状况,南航也不例外。此前,根据民航局11月发布的公示,南航筹建货运航空初审获“绿灯”,待新货运公司成立后,南航会将现有货运航权时刻转给货运公司独立运营。彼时,有业界专家分析指出,在货运公司成立后,除了将旗下货机放入这家新公司,南航还很可能让其成为货运物流混改的一部分。根据当时的分析,南航要进行物流混改,若公司资产不包含飞机,对投资人的价值就会相对小些,因此若能将南航货运注入货运物流公司,或许可为公司增加更多价值。不过,根据此次发布的混改政策,南航货运并未“嫁入”南航物流。

对此,资深民航专家綦琦指出,目前南航货运刚刚获得初审同意,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南航物流混改有相对固定的时间及节奏要求,此次的混改计划也就并未提到货运公司,“未来南航货运的规划与南航物流还是有很大的‘绑定’可能,但最终南航货运物流体系究竟如何组建,还有待观望”。

此外,新引入的7家投资主体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南航物流发展还有多大想象空间,这些也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北京商报记者整理发现,根据天眼查数据,此次引入的7家投资主体除了中国外运、中金浦成两家公司业务涉及货运及仓储等业务外,其余均主营投资管理类业务。对此,綦琦认为,“受市场调节等因素影响,一些大型的物流企业并未加入到南航此次的混改。不过我们也要注意到,对南航来说,航空物流调整并未结束,接下来要与参与投资的7家主体联动,落实‘天地合一’的战略,还有不少未知数”。

尚待破局

接下来,南航很可能通过延伸产业链,分食更多物流“蛋糕”。

今年初,南航物流中长期战略规划(2020-2035年)发布,提出通过打造一个“智慧物流系统平台”,形成航空货运、现代仓储、供应链管理和电商贸易四大业务协同发展的航空物流生态圈体系,打造现代物流综合服务商。而此次混改后,南航的物流货运蓝图也更加明晰。

在綦琦看来,比起快递企业,南航具有庞大的客机机队的腹舱运力和航线网络,在灵活性和时效性及响应能力上更有优势。而民航高级经济师王疆民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南航除了有运营多年的货运公司,还有自己的货运电子商务系统,货运业务效率较高,业务水平相对成熟。此外,南航在一些主要的枢纽机场拥有较大的地面空间,可用于仓储的面积较大,这也是其一大优势。

另一方面,此前也曾有航空公司试水物流产业链甚至电商,但最终难逃雷声大雨点小的境况。在王疆民看来,航空公司的物流业务仍处于发展期,航线网络较少,地面基础设施也相对不足,“此外,目前运输冷链、药物的运输等利润高的产品均有对应的准入标准,如部分从业资格证等;飞机上还需配有专门的冷冻设备;物流货运对地面基础设施、货源、运营团队等均有较高的要求”。

要发展电商贸易,门槛似乎更多。据王疆民介绍,目前电商正处于快速增长的时期,市场厮杀非常激烈。南航缺乏电商业务经验,如果要参与竞争,将面临不少困难,“其实,当前航空公司都在尝试突破以往的单纯运输模式,向上下游业务延伸,但总体来看发展过程相对缓慢。未来南航还是应该积极利用自身地面空间及运输效率等优势,初期可能还需通过适当让利来与物流企业合作打开市场、共享货源。”王疆民称。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 杨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