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保险市场对外开放程度不断增加,外资险企的市场份额也在逐渐扩大。2月2日,北京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行业交流数据显示,2020年外资险企保费收入超3000亿元,市场份额相较2019年同比上升0.62个百分点,其中人身险市场份额远超产险市场份额。业内人士认为,外资险企市场份额的扩大是对外开放政策效果的体现,而人身险与产险外资公司之间悬殊的保费规模差距,与二者的整体战略差异有关。

数据显示,2020年中资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4.17万亿元,市场份额92.21%;外资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3524.44亿元,市场份额7.79%,同比上升0.62个百分点。对于缘何外资险企市场份额增加,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员朱俊生认为,这和我国2018年以来出现新突破的对外开放政策有关。

自2020年1月1日起,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的外资比例限制正式取消,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可达100%;2020年12月,银保监会更是就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向业内征求意见,明确外资保险集团公司和境外金融机构准入条件、完善股东变更及准入要求,并保持制度一致,取消外资股比的限制规定。

在开放政策加持下,外资频频落子。2020年6月,友邦人寿“分改子”获批,被业内视为我国对外开放政策的一大突破。

其后,外资险企加大在华布局的动作。其中,有“安达系”不断接受“君正系”所持股份加码控股华泰保险,以股权挪腾为入华“桥梁”;亦有外资险企加大对在华子公司的投入,如安联集团向安联中国追加12亿元投资、瑞再企商保险接受瑞士股东Swiss Re Internationnal Se增资1亿元进行业务拓展等。

分业务来看,外资产险公司2020年保费收入347.72亿元,市场份额2.56%,在外资险企中占比仅为9.87%;外资人身险公司保费收入则达3176.72亿元,市场份额达10.3%,在外资保险公司中占比达到90.13%。

人身险保费缘何在外资险企保费收入中“挑大梁”?朱俊生认为,这来自于外资险企的产险和人身险整体战略之间的差异。

朱俊生解释称,一方面,绝大多数外资产险公司服务于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对其他中国本土企业,包括个人业务拓展能力相对较弱,因此规模相对较小;另一方面,外资人身险公司分支机构相对有限,其分支机构基本集中在部分一线城市,聚焦的目标群体普遍收入较高、支付能力较强、保险意识也比较强,所以外资寿险公司占比份额相对较高。

数据显示,2020年外资人身险公司原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3.27%。分险种来看,寿险和健康险保费增速分别为12.61%和16.9%,是外资人身险公司保费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意外险则略“拖后腿”,保费同比降低4.99%。

分渠道来看,外资人身险公司的公司直销、个人代理、银邮代理等渠道扩张迅速、增速均突破10%,其中保险专业代理渠道保费增速更是突破两成,达24.32%。

朱俊生介绍称,外资人身险公司主打个险渠道,整体上靠人力来进行推动,因此注重人力资源的发掘、培训和管理,使得营销员竞争力相对较强、人均产能较高。“这给了本土公司一个启示,即未来个人代理人不能简单地靠数量取胜,而需要更多依靠质量,走精兵路线提升人均产能,从而提升保费收入,形成良循环。”对此,朱俊生如是分析。

朱俊生预测,除了继续以个险为基本盘外,未来外资险企还会继续拓展如银保等多元化渠道,谋求银行与险企之间的深入合作新模式。另外他认为,外资公司对于新兴渠道的探索也会加强,包括互联网渠道以及与专业兼业代理机构之间的合作等。

而对于金融开放背景下外资险企未来的发展方向,朱俊生亦指出,中国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所以他建议外资险企在健康险尤其是长期医疗险方面更多发力。

年来,中央多次提出要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所谓第三支柱,即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在这样的背景下,朱俊生认为,今年会有很多与发展第三支柱配套的政策发布。“因为国外老龄化程度更高,外资险企业务领域中养老金的占比也较高,把这些经验带入中国,可以更好地拓展养老和健康两大重要市场。”对此,他如是解释道。(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