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日晚,华夏幸福公布,截至目前,华夏幸福基金会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逾期债务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55亿元,公司正在积极与逾期债务涉及的金融机构协调延期相关事宜。公告显示,截至1月31日,华夏幸福只有8亿元可用。

这个逾期债务的导火索,是华夏幸福在逐年扩张的过程中积累的沉重债务。按《第一财经》计算,华夏幸福2015年负债总额仅为1429.93亿元,扣除672.55亿元预付款后,实际负债为757.38亿元。

疫情影响,华夏幸福业绩增长放缓。2020年前三季度,华夏幸福同期总营业收入缩水至567亿元。到第三季度末,公司扣除预收款后的总债务余额达到2900亿元。

深陷债务危机的华夏幸福,受疫情影响,曾经大规模扩张发展的房地产项目更难回笼。公告显示,2020年,华夏幸福8次向外界提出可持续债务融资,涉及中融信托、安养老、安人寿、安汇通、西方信托等公司,对上述公司的可持续债务融资总额不超过196亿元。

2020年,华夏幸福只披露了两次偿债公告,其中一次是即将到期的20亿元兴业财富,另一次是即将到期的20亿元中信信托债务。

随着多轮债务推进,投资者不再看重华夏幸福。2020年初以来,华夏幸福股价从28.7元跌至9.45元,总市值缩水753亿元。

去年很多公司收购白酒、新能源等相关企业,股价一路飙升。华夏幸福也相应开始从股价中自救。1月28日,华夏幸福宣布,公司拟通过发行a股的方式,收购天津余姚石墨烯储能材料科技有限公司33.34%的股权,将于1月29日开始。预计停牌时间不会超过10个交易日。

根据公开数据,该公司为石墨烯电池正、负极研发制造公司,而石墨烯电池不久前还因“续航1000公里,8分钟充电80%”的说法,受到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的质疑。

1月22日,招行公告称,从公开渠道获悉,华夏幸福下属子公司可能出现两笔信托融资未按期偿付,涉及“中融-骥达11号”和“中融-融昱100号”信托计划。公开消息显示,目前16华夏债、18华夏02、18华夏03等债券已被停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