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A股市场持续震荡,大盘指数有所回调。桃李面包自5月11日分红以来,股票同样处于下跌趋势,现股价已跌破30元/股。至7月26日,其继续股票下跌1.34%,报价28.80元/股。对于股价下跌趋势,其暂无提振二级市场措施。

与此同时,桃李面包披露2021年中期业绩快报显示,其年内业绩表现不佳,净利润明显下降。其对此解释称,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是因为去年同期受国家阶段社保减免政策影响,使得当期成本费用较低;去年因疫情导致促销费用减少,返货率及折让率较低。

换一句话说,桃李面包认为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系去年同期业绩基数较高所致。不过《每日财报》发现,如果单从产品的角度来看,桃李面包主业收入增长乏力,增速已逐年放缓。面对业绩放缓,其一直试图打开南方市场,但目前市场扩张不佳,南方子公司普遍亏损。

营收增速降至个位数,后续增速或继续放缓

根据桃李面包已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其2021年中期实现营收为29.39亿元,同比增长7.32%;实现归属净利润为3.69亿元,同比下降11.57%;实现扣非净利润为3.35亿元,同比下降14.38%。

桃李面包业绩陷入“增收不增利”局面,2020年净利润基数较高确实为原因之一。多数上市公司业绩遭受2020年疫情冲击,而疫情对于桃李面包却是一大利好。

疫情之下,消费者对面包需求增加,同时桃李面包还可以省下一笔促销费用,返货率及折让率都比较低。不过疫情是突发事件,并不具备可持续,对桃李面包的利好影响仅限于2020年。至2021年,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新冠疫苗注射率稳步提高,其业绩增长也就被“打回原型”。

尽管桃李面包将2021年业绩下滑归结于2020年业绩基数较高,但如果剔除2020年,仅对比2019年,便可发现其业绩增速放缓早已发生。2021年中期,其归属净利润为3.69亿元,较2019年中期的3.037亿元增长约21.63%。需要注意的是,以两年的时间来看,21.63%的增速并不高。

再从业务的角度来看,桃李面包主业营收也持续放缓。经《每日财报》计算,2018年至2020年,其食品生产业务实现营收分别为48.33亿元、56.44亿元和59.63亿元,增速分别为18.46%、16.78%、5.65%。

在2020年疫情之下,市场对面包需求增加,对桃李面包业绩起到很好的提振作用,但主业营收增速仅为5.65%。在食品生产主业中,如果继续剔除月饼、粽子及其他占比较低产品,仅计算面包及糕点产品,会发现营收增速同样为个位数。2020年,其面包及糕点产品实现营收为58.37亿元,较2019年的55.27亿元增长5.61%。

桃李面包发布2021年中期业绩快报后,多家机构也对其全年业绩进行了预测。在此之间,民生证券对其较为乐观,预测2021年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11.10%,而东方证券、西南证券及华安证券预测其归属净利润增速为个位数,分别为1.5%、6.39%和3.74%。也就是说,其2021年业绩增速继续放缓的可能更大。

南方市场拓张不利,多家子公司陷入亏损

在上述数据中,以食品主业的发展情况作为参考对象,好处是可以剔除其他影响因素,仅考虑主业的规模增长。几年来,桃李面包主业规模增速持续放缓,遭遇增长瓶颈。事实上,市场规模扩张不利是其遭遇瓶颈的重要原因。

桃李面包成立于1997年,由退休教师吴志刚所创办,深耕东北地区20余年。自2015年进行全国市场扩张以来,东北、华北及华东地区为其贡献主要营收,而西南、华南、西北、华中地区贡献营收占比较低。

桃李面包部署东北、华北地区时间较早,抓住了市场发展红利,市场占有率较高,但些年来,东北、华北市场逐渐饱和,市场规模受限。此外,其进军华南、华中、华东等地区时间较晚,面包厂商较多,竞争力压大。尤其是在南方市场,其子公司普遍亏损,也反映出南方市场扩张遇挫。

经《每日财报》统计,截至2020年末,桃李面包主要参股控股子公司共计37家,其中亏损子公司共计17家,普遍位于南方地区。而亏损额度超过500万元的子公司共有7家,分别位于深圳、上海、南昌、江苏、厦门、海南和福州。

(来源:2020年年报,《每日财报》整理)

值得注意的是,南昌子公司与2020年11月份注销,理由是“优化资源配置及资产结构、降低管理成本,提高运营管理效率”。

除此之外,桃李面包的产品带有明显的主食属,适合面食尤其是面包作为主食的地区,而南方地区饮食惯不同,更多是将面包作为早餐。而南方早餐更喜爱热食,如包子等食品,可参考在上海发家的“包子第一股”巴比食品,而桃李面包在上海亏损653.62万元。

中央工厂+批发”模式,是优势也是挑战

桃李面包“师从”日本山崎面包,采用“中央工厂+批发”的商业模式。该商业模式是指企业在各个城市设立生产加工工厂,以工厂为圆心,通过流水生产线和现代化的生产设备生产成品,以集中物流将产品批发给本地及周边城区的商超或经销商,最后销售给消费者。

东方证券在研报中指出,“中央工厂+批发”模式可以做到自动化程度高,有利于区域扩张、规模化及渠道下沉。不过,该模式前期市场开发成本高,且对企业物流配送要求高。

从历史数据来看,2017年至2019年,桃李面包配送费分别为4.32亿元、5.82亿元和7.09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10.56%、12.04%和12.56%。至2020年,其执行新收入准则,将产品配送服务费从销售费用中调至营业成本。当期,其销售费用同比下降57.31%,营业成本同比增长22.44%,比2019年增加7.66亿元。

由于采用的是“中央工厂+批发”商业模式,桃李面包并没有自营门店,销售渠道是通过商超、便利店等终端,可以做到价比高,面对的消费群体主要为老人、家庭主妇等。而年轻消费群体更青睐连锁门店,更注重消费体验,偏向中高端产品。这就导致桃李面包未能获得年轻消费群体。

桃李面包业绩增速逐渐放缓,市场规模增长遭遇瓶颈。其在北方地区有着较为深厚的积累,而南下开发市场遇挫,南方子公司普遍亏损。在此背景下,桃李面包能否突破桎梏,获得更快发展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撰文/楚风

出品/每日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