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环京楼市的炙热让华夏幸福(600340.SH)迎来“幸福时光”,如今,800多亿元到期未偿还的债务让其深陷危机。然而,这并非其全部债务。

“界面”日报道,横琴人寿参投了华夏幸福多个融资项目,余额合计19亿元,而其2020年度的净资产规模为15亿元。虽然横琴人寿方面回复称:“信息不符合实际情况。”但对具体细节并未作进一步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多家银行、信托、保险、基金金融机构曾为华夏幸福注入资金、提供贷款,使其得以快速扩张,但同时债务规模也迅速累积。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华夏幸福的金融有息负债账面余额1953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短期应付债券300.32 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540.45 亿元,“债主”涉及多家金融机构。

曾经被视为资本宠儿,如今成烫手山芋,华夏幸福还能幸福吗?“踩雷”的金融机构又能否脱身?

靠融资快速“膨胀”的“幸福”

日,华夏幸福接连发布多份债务逾期公告。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多轮疫情等影响,流动出现阶段紧张,期华夏幸福及下属子公司新增未能如期偿还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的债务本息金额85.18亿元。

截至2021年7月31日,华夏幸福累计未能偿还债务本息合计815.66亿元,目前正在与金融机构积极协调展期相关事宜。

华夏幸福已到期的融资图谱显示,涉及9次银行借款融资、27次租赁融资、45次应收账款融资、49次信托融资。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在2017年华夏幸福第一次出现资金问题时,遇到了“白衣骑士”中国安。

2018年7月和2019年2月,中国安两次、合计资管斥资180亿元入股华夏幸福,并以25%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靠着金主爸爸,华夏幸福资金“安”。

另外,2020年6月至9月,安养老、安资管、安汇通分别给华夏幸福注入了3笔永续资金,共计120亿元。

另据企业预警通2020年3月的公告显示,2016年至2019年7月期间,华夏幸福曾进行银行借款20次,包含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等。其中借款金额最大的是工商银行,共计73亿元,建设银行40亿元。

此外,还有多家信托公司踩雷华夏幸福。

2020年5月、6月,中融信托分别给予华夏幸福30亿元、11亿元的融资金额,2025年到期。2020年内,华夏幸福共计8次向外界进行永续债务融资,涉及中融信托、西部信托等公司,对上述公司总计提出不超过196亿元永续债务融资。

仅在2020年下半年,华夏幸福对外签署了63份担保协议,债权人涉及35家银行,合计担保标的额达179亿元;9家信托公司(华澳信托、五矿信托、外贸信托、西藏信托、大业信托、中融信托、华润信托、粤财信托、西部信托),担保标的额总计90亿元。

除了为华夏幸福提供资金的,还有多家重仓华夏幸福的基金公司或也面临损失。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有三家公募基金公司持股华夏幸福,分别为招商基金、国联安基金、南方基金,其中招商基金持股数量为958.69万股居首。而二级市场上,截至8月11日,华夏幸福年内股价累计已下跌66%。

豪华债委会能否盘活“幸福局”?

涉及资金规模较大,“债主”牵涉范围较广,华夏幸福的债务化解工作一直以来备受关注。

今年2月1日,由华夏幸福牵头,安银行和工商银行两大债权人等组成债务委员会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包括河北省、央行、银保监会、廊坊等在内的相关方面及230多家金融机构参会。

“豪华阵容”的债委会成立至今,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但债务化解方案仍未出炉,逾期债务本息总额却在不断攀升。

此前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在债务协调会上透露,因为错判形势,激进扩张,导致2021年到期应付债务将达1000多亿元,而公司目前货基金均受限,资金枯竭已无力偿债。

大规模扩张负债,是否可能引发破产风险?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建章律师表示,大规模扩张负债,导致资不抵债,随时都会发生破产的风险。而重整是为了企业在没有破产前对企业进行的良拯救,使企业能够逐渐稳定经营,最大程度地维护债权人利益。至于债务化解方案半年之久没有落地,极可能是各个债权人的意见不能达到一致。

另一边,针对华夏幸福的债务,金融机构已拉开资产处置大幕。

6月份,大股东华夏控股被债权人强制减持股份,持股比例变更为25.09%。对此华夏幸福解释称,此次减持计划是华夏控股因金融机构执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及融资融券业务协议中强制处置程序而导致的被动减持。

另外,期市场传言已有河北国资、华润、电建、合肥国资5家国资背景企业,进入华夏幸福的战投名单。这半年来,华夏幸福也在出售多个项目回笼资金。

从资本宠儿到陷入资本困局,华夏幸福能否度过危机?金融机构是否会因此集体埋单?欢迎留言一起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