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群体的“趋之若鹜”,让资本看到商机的同时,也让一些游走在盗版边缘的投机者动了心思,试图从小金主们的社交硬通货中分得一杯羹。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卡牌也成盗版重灾区,小小的一张卡牌,背后还暗藏着诸多消费陷阱。尤其以世面上鲜有的稀有卡为例,盗版现象尤为明显,被玩家称为“废包”的卡牌包也在收割小学生的钱包,然而在这些盗版卡牌收割小学生的钱包后,消费者在进行维权时,却屡屡碰壁、投诉无门,究竟是什么让这些投机者钻了空子?

消费者:真假难辨 投诉无门

“盗版普通卡牌的现象并不常见,因为普通卡市面上随处可见,一般仿冒的都是稀有卡,但是做工需要特别精细、足以以假乱真,因为老玩家一眼就可以看出盗版卡,所以只会在颜色、细纹上略有不同。”卡游资深玩家王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而在贴吧、知乎、微博等都不乏玩家贴出卡牌求辨真假。关于卡牌的分享中,10条至少有5条是鉴别贴。消费者直呼,一不小心就买到盗版的,造假的作坊到处都是,淘宝上甚至有人在提供技术支持……百度贴吧中,一位网友贴出卡游奥特曼CP卡,被其他一众网友鉴定为盗版:“这一版复制得一模一样,就是金色偏暗。”

盗版卡牌在市面上通行,也导致了一些商户或消费者买到了仿冒卡牌,为了减少损失转售给其他消费者的情况。有一位网友称在一个交流群中高价购买的奥特曼卡牌是仿品,但是没有留存卖方信息,所以投诉无门。

在闲鱼台上,许多卖家晒出卡牌图片等待买家选购。因为闲鱼是二手交易台,没有交易前验货的机制,所以只能凭借消费者自行辨认。闲鱼客户表示,操作方法有二,一是收到货物时直接开箱验货;二是暂时不点击收货完成,先验货,一旦发现假货立即退货。

既然盗版卡牌盛行,网络上也不乏鉴别真假的攻略贴。其中最常用的一条是“盗版卡做工粗糙,浮雕、金沙、烫金等都没有;且除XR稀有卡是攻击值与防御值为双170000外,正版卡的攻防通常不超过160000,而盗版卡为了吸引消费者,攻防数值则虚高”。

小学五年级学生李力坦言:“比赛时使用仿冒卡牌有时会遭到嫌弃,但是许多同学也乐于购买更高攻防的卡牌,比赛输赢更重要,卡牌真假无所谓。”

北京商报

卖方:打假难与市场乱

在“吸粉氪金”的卡牌中,卡游动漫凭借奥特曼、叶罗丽等知名IP加持,成为知名度较高的卡牌品牌,玩家也热衷于收藏卡游卡牌。

卡游动漫客服人员表示,目前官方渠道只有京东与淘宝的旗舰店,线下渠道只有广东两家旗舰店。市面上文具店、玩具店等店铺售卖的卡游卡牌可能是从卡游经销商、分销商进的货。每个省有卡游认证的省代,下面分支的分销商、经销商、店铺数量庞杂。

省代与分销商一般严格在自己的“领地”内开展业务,比如四川宜宾一家分销商坦言:“我们只对接这个市的商铺,其他市不对接。”

一些零售批发商则不受这个限制,在微信上谈好价格就可以供货,一家零售商表示,单盒是零售的6.5折,整箱是6折。

玩具店店主顾女士也给出了接相同的答案,虽然每个店铺对拿货渠道都讳莫如深,但是拿货并没有那么复杂,谈好价格就好,不必签什么协议。

某售卖零食玩具店铺老板谢女士则表示,并未直接与卡游渠道进行联系,所有玩具、食品都是统一进货的,看到新出的货物就可以挑选。对于拿到的卡游卡牌是真是假: “没人反映是假的,应该就是真的吧!”

卡牌交易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贴吧上、微信上、摊位、教室里……至于卡牌的真假,很多时候如果不是被内行人指出,普通玩家很难通过肉眼识别。因为交易场所的多种多样,即使购买到盗版卡牌,消费者也往往不知道从何维权。在卡牌玩家中还流传着“废包”这一词,虽然不是仿品,但是将卡包拆封拿出稀有卡后,再用技术手段复原包装售卖。这也就是许多小学生被“割韭菜”的原因,每天花费上百元累计抽卡,却很难真正获得限量卡。

律师:侵权行为难以界定

对于市面上出现的“仿冒品”,卡游动漫客服人员表示很难鉴定,如果奥特曼卡牌上没有出现卡游的LOGO,就很难定义为侵权卡游的行为。可以认定为卡游的竞品,却很难界定为盗版。

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表示,卡游动漫并非是“奥特曼”版权方日本圆谷制作株式会社对于该形象的唯一授权商,所以作为普通授权方不具备版权维权的资格,只能与版权方联合维权,或获得单独维权的权利。虽然《著作权法》中没有明确提出“普通授权不能维权”,但在实际案例中普通授权维权却非常困难。

北京动漫游戏产业联盟秘书长刘春刚指出,青少年大量购买卡牌,无论是误购盗版卡牌,还是“废包”现象,实质上应是社会治理现象,需要监管部门、学校、家庭三方进行管理,类比手游防沉迷设置卡牌购买限制,避免青少年开销过大或者上当受骗。同时,应对青少年购买卡牌设置退款机制。

刘春刚提出,国内对打击盗版、维权的力度越来越大,大规模盗版现象减少,版权方有权对生产盗版的源头厂家进行风险诉讼。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实记者 罗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