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宁波首富熊续强雄心勃勃,高调入主河化股份(000953.SZ),结果是鸡飞蛋打。

熊续强算得上商界“传奇”,他弃政从商,用24年时间晋升为宁波首富,打造了银亿商业帝国。但是,他仅用2个月就跌下神坛,成为500亿“负翁”,被称为宁波“首负”,公司破产。

河化股份就是熊续强资本运作的公司之一。2016年,其通过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简称银亿控股)出资8.4亿元,从央企手中接过河化股份的控制权。

然而,熊续强入主6年来,河化股份经营没有明显起色,仍然深陷困境。

wind数据显示,1999年至2020年的22年,河化股份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累计数为-6.53亿元。

今年上半年,河化股份实现净利润为0.03亿元,同比锐降超90%。

股东似乎也不看好河化股份发展前景。9月13日晚,重要股东王进文、王翠莲披露,拟进行清仓减持。

重要股东入股一年拟清仓

刚刚入股一年,河化股份的重要股东就想着清仓撤退。

9月13日晚间,河化股份披露,持股5%以上股东王进文、王翠莲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及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

公告显示,王进文、王翠莲二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2517.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88%。其中,王进文持有12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43%,王翠莲持有1263.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45%。

王进文、王翠莲为父女关系,系一致行动人。二人拟合计减持股份总数不超过2195.66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合计持股6.88%,拟减持6%,清仓意图明显。

2020年3月25日,河化股份通过定增募资,定向发行对象就是王进文、王翠莲父女,合计发行数量为2586.21万股。参与此次定增,王进文、王翠莲父女合计出资1.20亿元,发行价格为4.64元/股。定增发行完成后,二人合计持有河化股份8.06%股权。

今年3月26日,二人所持的股份解除限售。在今年二季度,二人所持的股份合计减少了68.50万股。

以9月13日河化股份收盘价5.12元/股计算,如果王进文、王翠莲父女实现了上限减持,那么,二人将合计套现1.12亿元。

9月14日,河化股份股价下跌2.15%,收报5.01元/股。如果股价再继续下跌,二人入股一年,可能不仅仅是一无所获,甚至会出现亏本状况。

或许,股价表现不佳,就是王进文、王翠莲父女在入股仅一年后就流露出逃离意图的主要原因。

王进文、王翠莲父女要清仓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河化股份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整体不佳。

2016年,随着河化股份易主,熊续强晋升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当时,熊续强的生意表现为蒸蒸日上。在这一消息刺激下,二级市场上,河化股份股价大幅上涨,到当年11月10日,其后复权价格达到57.75元/股。

不过,随着市场预期的利好未兑现,河化股份的股价跌跌不休,到今年9月14日,后复权价格为13.45元/股,累计跌幅已达77%。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年来,还有王春明、张利群等股东实施了减持,机构深圳丽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退出前十大股东。

上半年净利大降超90%

股价跌跌不休源于基本面糟糕。

河化股份的前身是河池化工,系河池化工集团下属的广西河池氮肥厂,1999年,河池化工登陆A股市场。

上市之前至2000年,河化股份的经营业绩还能维持在0.20亿元左右,2000年,增长至0.38亿元。从2001年开始,公司经营业绩表现得越来越糟糕,净利润在微利与亏损之间切换,2008年、2009年,相继亏损1.27亿元、1.32亿元,2015年、2016年又相继出现年度亏损金额过亿现象。2018年,亏损金额扩大至2.74亿元。

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方面,2008年至2019年,长达12年持续亏损。由此可见,在这12年间,河化股份基本上在艰难保壳。

2016年,河化股份易主,河化集团将所持的河化股份29.59%股权转让给银亿控股,转让价格为9.66元/股,总价款为8.40亿元。由此,河化股份的控股股东变为银亿控股,熊续强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熊续强是一名资本猎手。1994年,他38岁,弃政从商,一头扎进房地产行业,几年之后,银亿地产跻身宁波地产三强。

2011年,银亿房地产成功借壳ST兰光上市,更名为银亿股份。这次借壳,让熊续强看到了资本的魅力,便将目光聚焦在资本市场。

2014年5月,熊续强通过银亿控股受让郑康定等46人持有的宁波普利赛思100%股权,进而间接控制康强电子。

随着控制河化股份完成,熊续强在资本市场打造了银亿系,囊括地产、电子、化工三大领域,熊续强的银亿股份一度成为全国百强房企,市值曾超过500亿元。熊续强也因此登顶宁波首富之位。

然而,靠资本围猎搭建的银亿帝国根基不牢,在去杠杆的背景下,快速崩塌。2019年,跨界与高杠杆埋下的祸根,让熊续强很快从宁波首富变成“宁波首负”。

显然,熊续强是无力去“关心”河化股份的“死活”。熊续强入主后的几年,河化股份的经营仍然处于困境之中。

2020年,熊续强终于开始考虑推动河化股份进行资本运作。这一年,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作价2.66亿元收购重庆南松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南松医药)93.41%股权。

公司称,南松医药是一家专业从事医药中间体系列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为抗疟疾类、孕激素类、营养剂类等品类的药物中间体,除供应境内客户外,公司产品还出口印度、芬兰等国家。南松医药在医药中间体在行业内保持优势地位,其氯喹侧链、羟基氯喹侧链和二噁烷经过了长期的持续研发,合成路线先进,反应技术成熟,在细分领域内形成了较强的技术壁垒。

2020年,受疫情影响,南松医药的产品需求及产品价格均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助力河化股份扭亏为盈,净利润为0.31亿元,同比增长150.79%,扣非净利润0.38亿元,同比增长160.40%。

不过,今年上半年,全球疫情得到逐步控制,南松医药产品的市场需求减少,导致公司经营业绩大幅下滑

上半年,河化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0.93亿元、0.03亿元,同比下降50.91%、93.73%。

截至9月14日,河化股份的市值为18.34亿元,熊续强当初8.4亿元入主,如今的市值仅约为4.36亿元。考虑到资金成本,熊续强亏损至少超过50%。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