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业不到一年,美食综合体“我的食光”似乎遇到了发展瓶颈。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我的食光”发现,大量品牌已经撤店,不少店铺闲置,新开业的门店寥寥无几,盈利难、客流单一或许是品牌生存压力大从而撤店的重要原因。

继觅食森林遇冷之后,“我的食光”又发展遇困,美食综合体究竟还香不香?分析指出,香不香与运营主体有关,目前美食综合体背后的运营主体不是将其作为餐饮企业本身,而是作为商业地产运营,除选址、定位与招商外,更新迭代对于美食综合体来讲至关重要,对运营管理能力有一定的要求。

门店仅剩不到一半

在成为朝阳门新地标的路上,美食综合体“我的食光”似乎遇到了瓶颈。

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位于朝阳门地区的“我的食光”出现多品牌撤店,不少店铺闲置,仅剩招牌。如烤面筋公社、老南京鸭血粉丝汤、五道口枣糕王、溪里王子板烧牛蛙、玩儿串串等门店均已撤店关闭。原本以中大型品牌为主的二楼,如今仅剩下蚝英雄·鲜蚝自助与火锅品牌葫芦娃一家人,部分商铺在施工中。

相比于开业之初,如今正常营业的门店不到一半。开业之初,北京商报记者走访时看到,“我的食光”内大约有60家商铺,还设有少数非餐饮摊位和小型集市。如今,虽然“我的食光”门头并无较大变化,但大厦墙体上显示的许多品牌已不在其中。大众点评显示,“我的食光”正在营业的商铺仅22家,不到原来的1/2。

当然,也有部分品牌新入驻其中,包括蜜雪冰城、茶百道、椿园桥米粉等,但是从数量上看还是较少。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从开业之初至今仍旧坚守在“我的食光”内的品牌中,连锁餐饮品牌居多,如喜茶、京天红、葫芦娃一家人等。

关于“我的食光”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规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其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在“我的食光”开业之初,记者采访其相关负责人时其曾表示,“我的食光”在产品选择方面,以特色小吃、传统美食、连锁餐饮等类型的店铺为载体,二层基本上以中大型店铺为主,主要满足年轻客群的聚餐需求。此外,还在二层预留了三块区域,以活动场地的形式引入了一家手作市集,未来考虑引入一些有调的餐饮品牌,主要方向还是继续补充朝阳门周边尚缺乏的品类。

客流单一商户盈利难

去年11月左右,西边的觅食森林美食综合体遇冷时,“我的食光”作为东边的后起之秀正热。无论是品类还是品牌,均较为丰富,有连锁餐饮、网红品牌、特色小吃等类型的店铺,包含小吃、茶饮、火锅、烧烤等品类,同时还设置有少数非餐饮摊位和小型集市。“我的食光”热度为何难以持续?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入驻在“我的食光”的商户得知,无法实现盈利是部分商户选择“撤场”的原因。

一位入驻在“我的食光”的商户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的食光”地处朝阳门,该商圈周边写字楼居多,客流相对比较单一,一般工作日午高峰人流较多,而晚上和周末客流相对较少。“其实在开业初期‘我的食光’运营方一直在做相关活动和宣传,效果不错,但后期并没有其他引流活动持续衔接起来。”

和君咨询餐饮连锁专家、和弘咨询总经理文志宏认为,“我的食光”客流量较少,入驻的品牌盈利较低,难以为继,只得撤出。

另有分析指出,从地理位置来看,其地段客群以上班族及年轻消费群体为主,消费力充足,如何解决“潮汐”消费的特点是“我的食光”需要思考的。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赖阳指出,经营纯粹的美食综合体难度较大,相较于集休闲娱乐餐饮于一体的综合体,“我的食光”的经营品类较为单一,对消费者的吸引力相对较小。如今,消费者的需求已经发生变化,仅仅靠单一的美食品类很难吸引大量的消费者。

北京商报

更新迭代 及时补位

如何迅速将撤店的空缺位置及时合理补位,是美食综合体面临的一大挑战。

“一些品牌由于经营不善或者生存不下去撤店很正常,但对于综合体运营方而言,商户不能只出不进或者出多进少,能否及时补位对于综合体及其他正常经营的商户都尤为重要。”一位在“我的食光”正常经营的商户表示。

赖阳指出,美食综合体的生存要领分为以下几点。首先,美食综合体需要为消费者提供丰富的选择,并且及时更新,为消费者带来新鲜感。其次,美食综合体的定位选址较为重要,不仅需与周边消费需求匹配相关联,还要对入驻品牌进行筛选,在确保其丰富度的同时,保证快速的更新机制。此外,美食综合体对于入驻品牌的口感口味上要进行把控,从而提升自身的不可替代,而这些,对于该综合体的运营团队来说,都将成为挑战。

文志宏表示,由于电商的影响和冲击,许多以商品零售为主的物业正处于闲置中,对于线下餐饮来讲,具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因此无论是觅食森林还是“我的食光”,美食综合体都是年来发展的热点。美食综合体从本质上来说,是将物业改造成商业综合体,在合理规划后引进餐饮品牌,聚集餐饮业态,而选址或是运营一旦失误,则将面临危机。而除选址、定位与招商外,更新迭代对于美食综合体来讲至关重要,并且对运营管理能力有一定的要求。

北京商报记者 郭缤璐 张天元/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