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挂牌可扩充资本补充渠道,提高经营管理水,提升抗风险能力,持续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同时叠加大环境趋势,几年农商银行的上市进程也显著加快。在今年,前有瑞丰农商银行(瑞丰银行,601528.SH)于6月25日登陆上交所主板;后有上海农商银行(护农商行,601825.SH)于8月19日成功A股上市;9月8日东莞农商银行也通过港交所聆讯,且目前仍还有8家农商银行排队A股IPO。

作为局部区域的银行代表,内蒙古呼和浩特金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谷农商银行”)日也与中信证券A股上市辅导服务签约,启动会在北京中信证券总部举行,这也标志着金谷农商银行上市取得了实质进展。若推进顺利,其或成为内蒙古农信的首家上市银行。

不过从金谷农商银行几年的经营业绩表现来看,尚需长期“雕琢”。

农商行上市“补血”不占优

事实上,中小银行通过上市“补血”已经十分普遍,比如像重庆银行、齐鲁银行、瑞丰银行等已纷纷上市成功。可对于农商银行而言,虽有足够的上市热情,但在全国范围内却仅有12家农商银行实现了上市,其中10家A股上市,3家H股上市。

期,已上市的农商银行纷纷披露了2021年半年度业绩报告。从不良贷款率看,12家上市农商银行均保持在2%以下,且10家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出现回落。在拨备覆盖率上,有10家上市农商银行在200%以上,其中常熟农商银行以521.67%位列第一。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政府继续支持实体经济减费和让利,使得同业竞争加剧、市场利率下行,进而导致中小银行普遍面临净息差持续收窄的挑战,上市的农商银行也未能幸免。据悉,除了上海农商银行的净息差保持0.1%增长外,剩余11家上市农商银行的净息差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净息差作为商业银行持续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其之所以逐渐收窄的原因无外乎两个因素,一是资产端的贷款收益下降,二是负债端的存款成本上升。要知道,大多数农信机构的负债端成本都高于大行,同时又由于大行下沉后的价格优势,亦在倒逼农信机构降低贷款利率,承压趋势显著。

在资产总额上,已上市的农商银行总资产均在千亿元以上。其中,重庆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广州农商银行分别以12237.79亿元、10995.82亿元、10913.02亿元居前3位,占上市农商银行总资产的64.36%。

业绩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每日财报》了解到,金谷农商行是在原呼和浩特市城郊农村信用联社的基础上,于2014年6月正式组建为股份制商业银行。作为内蒙古农信首家申请上市辅导的农商银行,其一度发展势头较好,资产规模、质量和经营指标均位于全区农信系统前列。

但好景不长。在2018-2020年间,该行的净营收分别为19亿元、17.63亿元、16.47亿元,同期的净利润分别为5.2亿元、4.11亿元、3.93亿元。可见,该行的营收和净利润三年一直在下滑

如果对比而言,前不久刚刚在A股上市的上海农商银行,在2018-2020年其实现营收分别为201.45亿元、212.71亿元、22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1.25亿元、89.38亿元、84.19亿元。可见其与金谷农商银行的业绩表现截然不同,上海农商银行在3年的营收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净利润仅在2020年出现小幅下滑。而且同期的其他业绩表现,金谷农商银行都与上海农商银行相差甚远。

退而求其次,如果将其放在内蒙古的农信机构中对比,金谷农商银行的业绩就比较可观了。以包头农商银行为例,其几年的业绩波动剧烈,在2020年该行实现营收10.29亿元,同比减少13.09%,同期净利润更是下跌为0元。

如今在中小银行上市进程整体加快的背景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金谷农商银行也有自信想搭乘A股上市的“顺风车”。2019年11月,该行就全面推进股东股权确权、托管工作,持续优化股权结构。于次年5月,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启动公开上市准备工作的协议。随即成立公开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并于9月正式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

中间业务是发展突破口

未来,在行业普遍利差收窄的背景下,金谷农商银行如欲增加营收应注重自身的中间业务的发展。因为在银行面临较大资本约束的情况下,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有助于降低其资本补充压力,所以这也成为了银行营收增长的新突破口。

据相关机构统计,在2021年上半年40家上市银行中有22家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营收的比重已超过10%。其中,招商银行上半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522.54亿元,占总营收比重达到30.97%,是众多上市银行中最高的。此外,安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分别为20.55%、20.12%、19.48%。

反观金谷农商银行的表现,在去年该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573.97万元,较2019年下降约112.81%。其之所以出现如此大幅的下跌甚至为负的原因就在于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的增加。数据显示,在2020年金谷农商银行在该费用上的支出就达到3715.16万元,较2019年增长36.15%,而同期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仅为3141.19万元,较2019年下降约56.43%。

其实放眼整个行业,这种“缩水”表现在农商银行中可谓非常普遍,据《每日财报》统计了解,在今年上半年山东省13家农商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均处于亏损状态。再如刚上市不久的瑞丰银行,其2021年上半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8143.5万元,2020年同期亦为负值。

所以总体上看,农商行面对当前的市场行情,发展中间业务、提高非利息收入已是必然选择,不过也并不是说中间业务的收入越高越好,还是要看银行自身的收入结构。像以存贷款业务为主的中小银行,其中间业务占比就会较小。随后,相信为了顺应市场趋势,金谷农商银行也势必拓展新型中间业务,不断优化收入结构,实现多元化收入。(文/ 每日财报 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