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业务收紧,振兴银行业绩由盈转亏,未来能否去危就安?

与传统银行相比,民营银行的运营模式较为特殊,且股东背景十分复杂。年来,随着监管政策收紧,促使民营银行面临相关业务受限日趋加重,这就导致高管人员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继而不少高管因无法承压等因素而选择离职,所以外界才会看到民营银行“换帅”现象屡见不鲜。

就在日,辽宁银保监局刚刚核准文远华任职辽宁振兴银行董事长资格,这是该行的第二任董事长。之前在今年5月,振兴银行获批由王峰担任新行长,这是该行的第三任行长,值得留意的是,该行从2017年9月28日成立至今仅4年,高管职位变动的可谓比临时工还快。

从整个行业来看,我国民营银行的起步较晚,现存仅19家。洞察我国现存民营银行,亦有多家银行高管层出现变动。这或许是由于民间资本的加入,使得其股权结构复杂、问题繁杂才导致高管之位难以坐稳。

民营起步较晚,逐渐两极分化

银行作为我国金融业三大支柱之一,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起到重要作用。长期以来我国银行业主要由国有资本控制,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民间资本也开始涉足该领域。民生银行是我国第一家有民营资本出资的银行,新希望集团和巨人集团都是该行的民营股东,但其并非民营银行,而属于全国商业银行。

我国首家真正意义上的民营银行,应属2014年12月成立的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其亦是我国首家互联网银行,如今民营银行的队伍已经扩充至19家。由于我国民营银行的发展历程较短、开设网点少、客户基础薄弱,此外伴随着政府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存贷业务的收紧,导致诸多银行的业务拓展受限,资产规模、经营业绩等也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势。

前海微众银行作为我国民营银行的老大哥,其几年的表现也十分突出。截至2020年末,前海微众银行的资产规模已达到3464.3亿元,在19家民营银行中位列第一,浙江网商银行的资产总额仅次于它,达到3112.56亿元。在19家民营银行中仅有这两家资产规模超过3000亿元,同为我国首批试点民营银行的上海华瑞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在2020年末的总资产分别为433.94亿元、256.44亿元、227.02亿元。

前段时间振兴银行也发布了2020年业绩数据,截至2020年末,该行资产总额为271.18亿元,同比增长3.41%,在民营银行中属于中下游水

换帅即被罚,业绩盈转亏

振兴银行作为辽宁的首家民营银行,总部设立于沈阳市,注册资本20亿元。其首任董事长为周林,其出资4.455亿元,占比约22.28%。9月18日,辽宁振兴银行发布公告显示,该行经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选举文远华为该行董事长。

尴尬的是,就在换帅后一周,9月24日振兴银行因存在重大关联交易管理不规范、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个人贷款业务审批管理不严、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等违规行为,而被开具140万元罚单。

纵观振兴银行这几年的业绩表现,可谓是行业中的一个缩影。据《每日财报》了解,在2018-2020年,振兴银行实现营收分别为2.07亿元、7.17亿元、8.19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13亿元、0.75亿元、-1.65亿元。可发现该行三年的营收一直处于增长态势,甚至其在2019年的营收增长率达到246.38%。

此外,该行净利润在开业后的前两年有所增长,不过在去年却出现大幅下滑,处于亏损状态,这主要是由于其互联网存贷业务遭遇严监管所致。

事实上,如此表现在民营银行中不足为奇,截至2020年末,温州民商银行的营收仍保持增长达到5.74亿元,可其净利润也出现首次下滑,从2019年的2.15亿元下降至1.74亿元;同期,天津金城银行的营收与净利润均出现收缩,其中营收从2019年的7.37亿元降至5.78亿元,净利润从1.7亿元降至0.43亿元。

不仅如此,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民营银行资产质量承压,使得利润空间进一步缩小。据悉,在去年振兴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1%,较2019年增长0.95%,资产减值损失为7.73亿元,较2019年增长103.87%。

但也不可以一概而论,部分银行因采取了有效的策略进行调整,业绩表现就仍较为可观。比如前海微众银行三年的营收与净利润始终保持稳步增长,在2020年实现营收198.81亿元,实现净利润49.57亿元。

新董事能否转危为安

在行业监管趋严、公司业绩下滑的形势下,振兴银行此番换帅或寄托由新领导者带领公司转危为安,那文远华又是什么来头呢?

据《每日财报》了解,文远华不仅具有深厚的学术背景,还曾先后在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建设银行、天津银行、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有所任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振兴银行聘任王峰为该行行长。此后,辽宁银保监局先后核准了徐国华、王立军、贺颖杰、陈晓东、秦晴分别担任该行的内审部门负责人、独立董事、董事、行长助理、风险总监的任职资格。

放眼行业,其实在今年,除了振兴银行,还有多家民营银行的高管层出现调整变动。天津金城银行行长一职自2018年其首任行长吴辞职后已空缺3年有余,而就在今年5月终于迎来其新任行长温树海。

此外,在2021年3月上海银保监局核准解强上海华瑞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7月,温州民营银行选举原行长侯念东为新任董事长,聘任应海卿为行长;8月,浙江网商银行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变更为金晓龙;9月,浙江银保监局核准冯亮为网商银行行长。

从这些银行高管层的变动不难看出,民营银行高管职位大多由来自传统金融机构的资深人士所担任,亦高层变动现象十分普遍。

话说回来,振兴银行高管层的大变动且一上任就被罚虽给银行经营带来不确定,但也可以给未来发展带来新的想象。文远华凭借过去背景无不给公司内部人员吃下一颗“定心丸”,但其能否从根本上对振兴银行的问题化险为夷、去危就安,不被行业头部银行甩远,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文/每日财报 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