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抗疫特别国债招标结果向好 现券期货窄幅震荡小幅回暖

来源:WIND 2020-06-19 15:23:19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6月18日,受多方面消息影响,现券期货早盘大起大落,午后窄幅震荡小幅回暖。国债期货小幅收涨,10年期主力合约涨0.07%,盘中一度涨0.34%;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下行2-3bp;银行间资金面维持紧平衡,主要回购利率价格仍微升。上海一券商交易员表示,上午现券期货先扬后抑大起大落,主要是国常会再提降准和央行行长提到政策退出两个相反消息面的先后影响;午后由于首批抗疫特别国债招标结果向好,现券期货窄幅震荡小幅回暖。

也有交易员表示,虽然近来对国内疫情可能二次爆发的忧虑增加,但实际上政府管控能力应该无虞,所以央行才会再次强调货币政策要向常态化回归,而非一直保持着疫情期间的超常宽松。

国债期货上午大起大落,午后窄幅震荡小幅收涨,10年期主力合约涨0.07%,盘中一度涨0.34%;5年期主力合约涨0.03%,盘中一度涨0.35%;2年期主力合约涨0.04%。交易员称,受昨晚国常会影响,国债期货明显高开,随后央行重启逆回购操作并调降14天逆回购中标利率,国债期货涨幅扩大;第十二届陆家嘴(11.050,-0.10,-0.90%)论坛易纲和郭树清讲话后,国债期货高位回落午盘小幅下跌;午后由于首批抗疫特别国债招标结果向好,国债期货窄幅震荡小幅收涨。

银行间现券收益率早盘宽幅震荡,午后窄幅波动,全天小幅下行2-3bp。截至16:30,10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06收益率下行2.25bp报2.8575%,盘中一度下行4bp触及2.84%,5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05收益率下行3bp报2.59%,早盘一度下行7bp触及2.55%。

公开市场方面,央行重启逆回购操作并调降14天逆回购中标利率。央行公告称,为维护半年末流动性平稳,6月18日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200亿元逆回购操作,包括500亿元7天期和700亿元14天期,7天期中标利率2.20%,14天期中标利率2.35%。Wind数据显示,上次7天和14天期逆回购中标利率分别为2.20%、2.55%;今日800亿元逆回购到期,净投放400亿元。此前3月30日,央行下调7天期逆回购中标利率20BP至2.20%。这次14天逆回购利率下调是跟随此前7天期逆回购利率同等幅度下调。

资金面方面,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维持紧平衡,主要回购利率价格仍微升。交易员指出,虽央行公开市场转为净投放,对市场紧张情绪有一定缓解;但投放力度偏弱,机构对跨月资金面预期仍不甚明朗,大行融出仍相对谨慎。

南京一银行资金交易员表示,央行并不想收紧资金面,今天重启14天逆回购,是为了维持端午和6月底资金平稳,也有配合昨天国常会的意思。今日央行行长的表态估计是让市场打消对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预期,不过估计央行对流动性继续收紧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一级市场方面,备受关注的首批抗疫特别国债,招标结果比正常时间推迟了超过半个小时才公布,中标利率明显低于中债估值和市场预测均值约20BP。据交易员透露,财政部5年、7年期抗疫特别国债中标利率分别为2.41%、2.71%,边际中标利率分别为2.52%、2.82%,投标倍数分别为2.50、2.76。

大幅低于预期的特别国债利率,导致了国债承销团里小型机构中标情况普遍不佳。北京一基金交易员表示,对所在机构而言,投标的一个期限特别国债中标情况非常不理想,投标很可能不达标。另一城商行交易员则透露,所在机构也只中了基本量。 在不想过低利率投标和必须达到一定国债承销量要求的双重夹击下,国债承销团普通成员对后续特别国债如何定位十分迷茫。

今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12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之巨史无前例,但边际效用逐步递减。一些国家还在酝酿进一步的刺激政策,建议大家三思后行,应当为今后预留适度空间,中国不会搞大水漫灌、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为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注意政策设计要激励相融,防范道德风险,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展望下半年,货币政策还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预计将带动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近20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量将超过30万亿元。

6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力度解决融资难,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和社会融资新增规模均超过上年。完善资金直达企业的政策工具和相关机制,防止资金跑偏和“空转”,防范金融风险。

国君宏观认为,降准更多是对冲特别国债等发行造成的缺口,不代表流动性投放再趋宽松;降准将于近期落地,但是面临巨大的国债供给压力的被动、客观需求;推动金融机构向企业让利1.5万亿的方式变相“降息”,更加体现现在“宽信用”,精准落脚实体政策取向。

中信固收认为,国常会明确了下一阶段政策需要在量价两个方面继续宽信用和降成本,提及降准而未提降息,预计降准有望在近期落地,而降息政策料将延后。“引导债券利率下行“的表述也可能给市场带来更多的想象,市场前期对于货币政策相对悲观的预期大概率将得以修正,情绪钟摆的变化将打开债市交易窗口。

标签:特别国债招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