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买买买”寻求扩张的安踏,开始出售资产缓解资金压力。12月22日,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安踏集团旗下亚玛芬体育已同意向Peloton Interactive,Inc.出售Precor资产,总现金代价为4.2亿美元(约为人民币27.5亿元)。

尽管安踏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售Precor品牌的决定符合亚玛芬体育董事会制定的加速发展战略,但在海外业务进一步恶化背景下,亚玛芬体育并未摆脱亏损的困境。自去年“天价”收购亚玛芬体育之后,安踏体育的资金压力仍未缓解。这一次,安踏通过出售Precor快速“回血”,剥离非核心业务,聚焦鞋服类产品,拖累安踏业绩的亚玛芬体育能否迎来转机?

出售非核心资产

根据协议,交易完成后,Precor资产将由买方Peloton Interactive,Inc.拥有100%权益,而Precor将不再为于上市规则项下安踏集团的附属公司,且将不再为亚玛芬体育的附属公司。

资料显示,Precor主要从事制造、及销售心血管及力量锻练运动机器、健身器材等。2019年,Precor税后净利润为630万美元,而其2018年度税后净利润为1050万美元。

对于为何出售一家盈利的子公司问题,安踏体育相关负责人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售Precor品牌的决定符合亚玛芬体育董事会制定的加速发展战略,即聚焦运动鞋服;加快批发模式向直营零售的转型。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非是安踏第一次出售相关资产。2019年,安踏体育联合腾讯等组成投资者财团,以46亿欧元的价格并购了亚玛芬体育,成为中国服装行业及体育用品产业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当时安踏持有亚玛芬体育57.95%的股份。不过,在2019年底,安踏体育以折价的方式出售了亚玛芬体育5.25%的股票权益。此次交易后,安踏体育持有亚玛芬体育52.7%的股票权益。

在体育产业观察人士吴迪看来,出售Precor意味着安踏已经开始整合品牌资产和通盘规划业务。尽管安踏热衷于建立和扩展从亚玛芬收购的大多数品牌,但健身器材并不是其增长战略的核心资产,出售Precor后也会转型聚焦鞋服品类,改善优化财务报表。

资金压力

业界普遍认为,安踏此次同意出售与其收购亚玛芬体育后的资金压力不无关系。安踏财报显示,亚玛芬体育在2020年上半年亏损总额14.2亿元,负债总额390.98亿元。而在上一年度的3月26日-12月31日,亚玛芬体育收益为174.99亿元,持续经营业务亏损为10.03亿元。

虽然安踏在财务报表中并未合并亚玛芬体育的财务数据,但资金压力已经开始显现。安踏体育中期报告显示,截至6月30日前的6个月,安踏经营利润为36.04亿元,同比下滑15.3%。

今年8月7日,安踏体育宣布在境内发行120亿元中期票据及超短期融资券获得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接受注册通知书,主要用于偿还贷款及一般运营资金。消息一出引发了市场关注,业内普遍认为,此举或加剧安踏体育现金流压力及财务风险。

安踏方面在公告中也坦诚表示,此次安踏的合营公司出售Precor资产所得款项净额将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包括但不限于营运资金及/或根据现有融资安排的债务偿还)。

安踏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疫情期间,以较好的价格出售非核心资产,安踏获得3.6亿美元净现金,进一步改善现金流。根据公告,安踏出售Precor资产将取得约2000万美元的利润,该利润也将反映在亚玛芬体育的财务报表中,同时安踏体育也会享有分占合营公司相关财务比例的损益。

对此,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认为,自去年收购亚玛芬体育之后,安踏体育始终曾背负着较大的资金压力。尽管安踏体育为亚玛芬体育制定了五年规划,但在海外业务进一步恶化背景下,亚玛芬体育并未扭转亏损,显然出售Precor是安踏快速“回血”的务实选择。

扩张存隐忧

事实上,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安踏振兴亚玛芬体育的规划也受到了冲击。按照安踏体育对亚玛芬体育制订的计划,中国市场和直营模式计划实现收益10亿欧元。

安踏体育方面在今年初曾透露,亚玛芬体育今年仍会按照计划推进。不过,从目前来看,受到疫情影响,安踏在海外市场经营亚玛芬体育仍难以恢复,国内直营店的经营也受到冲击。虽然亚玛芬体育主力产品是秋冬季产品,占比超过65%,但在全球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的背景下,亚玛芬体育在2020年四季度仍难以触底反弹,走出亏损的阴影。

程伟雄认为,想要实现亚玛芬体育的快速发展并非易事。除疫情影响外,安踏对于亚玛芬体育在国内市场的布局缓慢,也是阻碍其运营发展的软肋。

程伟雄表示,安踏战略调整,关键看亚玛芬体育的潜能能发挥到几成。在海外市场尚未打开局面的背景下,安踏或许将亚玛芬体育的市场重点重新聚焦到国内市场。“安踏收购FILA积累了不少经验,但FILA的成功运作,安踏花费了近十年的时间,如今大手笔收购的资金压力下,海外市场不畅,安踏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孵化亚玛芬体育。”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