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30日晚间,格力地产突然刊发一则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鲁君四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违法行为,对其立案调查。

消息发布后的第二天,格力地产的股价马上变脸。原本在前一日一度涨停的股价,转而改为一字跌停。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时,格力地产报6.46元/股,并封单60万手,总市值133亿元。

实际上,自2020年7月起,格力地产股价便一路走低,从18.1元/股的高点算起已下滑65%。异常的股价走势,不仅考验着散户们的心脏承受力,同时也考验着监管层的耐心。据统计,格力地产在2020年先后被监管层点名了四次。

和股价一致让人看不懂的,还有格力地产的多元化业务。从海洋经济到现代服务再到进军医疗、重组珠海免税,格力地产多元化摊子越铺越大。这其中,最让格力地产受益的要属免税概念。因宣布计划重组珠海免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格力地产的股价一度涨幅超220%。

但在鲁君四被查的当晚,格力地产一则宣布“购买珠海免税股权事项可能存在被暂停或终止风险”的公告,也暗示着这一计划可能又要打水漂了。

股价上演“过山车”,年内四次遭监管点名

格力地产在公告中强调,立案调查期间,鲁君四可正常履职,公司董事会亦可以正常运作,暂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等。尽管立案调查的结果尚未得知,但对于股价却已经造成了实打实的影响。

不过,格力地产或许已经“习以为常”。此前,因信息披露、利用市场热点信息影响股价等问题,格力地产在2020年内先后4次遭监管层"点名"。

2020年初,格力地产因为"全年出口1亿片医用口罩"的言论而招来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其说明是否利用市场热点信息影响股价以及是否存在信批违规等行为。格力地产回复表示,口罩相关消息的发布不符合信息披露规定,工作人员不熟悉相关规则,公司向广大投资者道歉。

但没过多久后,2020年2月,格力地产宣布"跨界"进军医疗产业,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公司宣布成立珠海高格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口罩等医用物资。这期间,格力地产股价从2月4日盘中最低点3.74元/股一路反弹至3月6日的最高点5.07元/股,涨幅高达35.6%。

2020年5月,格力地产发布收购珠海免税草案,股价又应声大涨,先是于5月25日至6月3日连获8个涨停板,此后,在最高时甚至冲上18.1元/股的年内历史最高点。不过,股价的波动早就招来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其补充披露这次重组后格力地产的发展战略和业务模式,同时询问是否存在内幕交易。

格力地产在两周后对此予以了否认。而其股价也在创下18.1元高点后,开始步入下跌通道,至今股价回调幅度达64.3%,上演了"过山车"行情。

2020年11月23日,格力地产和鲁君四因未尽职履行信披义务被上海证券交易所通报批评,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总体来看,从2020年初至今,格力地产股价整体上涨48%,股价最高曾达18.10元/股,最低时则为3.74元/股。以此计算,格力地产股价最涨幅高达380%。

从艰难起步到被格力集团“隔离”

因为品牌商标的相似,格力地产异常的股价、董事长被查等事宜,让不少吃瓜网友们很快联想到了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这个问题曾经确实困扰了董明珠许久,她还曾对外表示,“格力地产使用格力商标对格力形成了伤害”,公开表达不满。

事实上,此"格力"(格力地产)非彼"格力"(格力电器)。自2015年之后,格力集团将其持有的格力地产52%股份划转给国资平台——珠海投资控股,格力地产也正式和格力集团分了家,其与格力电器也不再存在任何关系。

但从早期股权关系来看,格力地产的诞生以及业务发展,与格力系公司有着脱不开的联系。

2015年1月之前,"格力地产"和董明珠旗下的"格力电器"均为格力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双方是"兄弟关系"。那时,格力地产还是格力集团旗下业务,是格力集团涉足房地产行业的重要版图。

自1985年开始,格力地产曾先后开发过北岭工业区、珠海特区建设等项目。但这之后,由于集团战略的调整,格力地产的业务陷入停滞。直到2004年,格力集团副总裁鲁君四的上任,又重新点燃了格力的地产板块。

为了重振地产业务,2005年2月,鲁君四带着7名员工,在一间9平方米的简陋办公区域开始起步。好在他赶在房地产发展的黄金期,格力地产的业务发展势头强劲,仅仅4年之后,格力地产借壳海星科技,成功登陆了资本市场。

资料显示,2009-2010年,格力地产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3亿元、11.57亿元,同比增长161.40%、125.65%。但如今来看,这却成为格力地产少有的业绩高光时刻。

2011年至2014年间,格力地产的营收开始直线下滑,在2014年还出现了32.23%的业绩跌幅。而负债端的雪球却开始越滚越大,2014年负债总额为151.96亿元,是当年14.66亿元营收的十倍。

外界普遍认为,造成格力地产业绩颓势的一大原因,与格力集团内部资源分配不均衡有关。2012年5月始,董明珠接任格力集团董事长一职,而她不止一次在公开讲话中对外表达她对房地产业务的不满。

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会议上,董明珠直言,“格力走专业化道路,绝不做投机生意。房地产行业赚钱太多、太快,很容易就让人将奉献的精神丢掉”。而在2017年,尽管格力地产已经脱离了格力集团体系,董明珠还曾公开表示“格力电器是唯一不做房地产的家电企业”。

跨界成瘾,重组免税业务风险加大

在鲁君四的带领下,"单飞"的格力地产开启了多元化转型。房地产业之外,重新划定了口岸经济产业、海洋经济产业、现代金融等产业格局。他要让格力地产从房地产开发向相关产业经济延伸。

不过,尽管不断探索转型,但格力地产的营收却几乎陷入停滞。财报显示,从2016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31.2亿元、31.3亿元、30.8亿元.

2020年,格力地产的转型探索之路,开始沿着“抢风口”的思路,涉足生产口罩业务,跨界医疗领域,以及炙手可热的免税业务等,多次被外界指“蹭热点”。其中,转型免税业务成为了格力地产的重点转型方向。

不过,伴随着鲁君四的立案调查,原本规划的购买珠海市免税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事项,可能存在被暂停或终止风险。

而从目前的多元化业务来看,尽管探索多年,但多元化业务仅仅只占收入的10.04%,收益甚微。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格力地产录得营业收入29.78亿元,其中,房地产板块营收26.79亿元,而非房收入合计2.99亿元,营收贡献比仅10.04%。

多元化业务不振的同时,格力地产与地产业务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房地产的排名榜单中。截至2019年末,格力地产土地储备从2017年的172.86万平方米,降至期末的105.83万平方米,销售排名连续两年跌出TOP200。

但眼下,一个更为要紧的资金难题还在等待解决。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格力地产现金短债比0.45;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为73.2%,净资产负债率为173%。这也意味着,格力地产踩中了房企融资管理的"三道红线"。

而从三季度的财报来看,格力地产还有82.4亿元的资金缺口,需要在一年内还清。在融资受限的监管环境下,留给格力地产的时间不多了。

文|AI财经社 李逗

编辑|董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