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20个退市整理期交易日,退市刚泰(600687)要和A股说再见了。2月24日,退市刚泰迎来最后一个交易日,当日最终收跌3.23%,股价定格在0.3元/股,市值仅剩4.47亿元。回溯退市刚泰的A股之路,公司曾在原实控人徐建刚的带领下频繁变更主营业务,最终布局“互联网+珠宝”台,拿下了“互联网珠宝第一股”的称号。不过,好景不长,伴随着违规担保事项的发酵,退市刚泰业绩、股价双双大幅下滑,最终难逃“破面”退市的命运。

股价定格在0.3元/股

作为退市刚泰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2月24日最终报0.3元/股。

交易行情显示,退市刚泰2月24日全天呈现低位震荡态势,公司股价当日最终收跌3.23%,报0.3元/股,总市值仅4.47亿元。

据了解,退市刚泰触及的是“破面”退市情形,公司在2020年12月21日收到了上交所下发的终止上市事项监管工作函。2020年11月24日-12月21日,退市刚泰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触及终止上市条件,根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上交所对退市刚泰作出终止上市决定。

之后在今年1月7日,退市刚泰开始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月24日,公司退市整理期完毕,退市刚泰将正式退出A股舞台。按照规定,摘牌之后,退市刚泰将进入老三板进行交易。退市刚泰也在公告中表示,将做好公司股票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的具体安排和信息披露工作,确保公司股票在自摘牌之日起45个交易日内可以挂牌转让。

资料显示,退市刚泰是A股市场的老牌企业,公司上市日期是1993年11月,而退市刚泰是在2009年由华盛达更名而来。回溯历史,2008年3月,上市公司原第一大股东华盛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刚泰集团签订了《股份收购协议》,将其持有上市公司17.94%的股份转让给刚泰集团。当年4月,上述股权转让过户手续完成,刚泰集团成为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徐建刚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之后,上市公司名称在2009年变更为刚泰控股,即目前的退市刚泰。不过,2019年,徐建刚放弃了控股权,上市公司目前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纵观退市刚泰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徐建刚入主之后,公司股价呈现不断上涨态势,并在2015年末总市值一度超250亿元,但之后公司股价便开始不断走低。

主营业务频繁变更

值得一提的是,在徐建刚掌舵期间,上市公司主营业务频繁变更。

具体来看,在2009年之前,上市公司主要以数据系统业务、房地产业务为主营业务。2010年,退市刚泰开始剥离数据系统业务,当年公司以房地产为主营业务。但在2011-2012年,退市刚泰又将目光盯上了贸易和股权投资业务,公司向上海刚泰矿业有限公司出售了所持浙江华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89.78%的股权,以实现彻底退出房地产。

也是在2011年,退市刚泰业绩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变化,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8亿元,同比增长1149.38%;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9035万元,同比大增4258.36%。

2013年,通过一系列的并购,退市刚泰主营业务再度生变,变更为矿业资源开发利用、勘探技术服务、贵金属制品设计和销售。之后在2014-2016年,退市刚泰开始逐步发展为以黄金珠宝为主业。其中2015年公司通过定增收购了珂兰钻石100%股权;2016年,公司通过收购和增资进一步取得优娜珠宝的股权,持股比例达到51%。

通过并购整合珂兰钻石、优娜珠宝等珠宝一线台,退市刚泰迅速拥有了成熟的O2O台与完整体系,率先布局了“互联网+珠宝”台。由此,公司也被称为“互联网珠宝第一股”。

伴随着退市刚泰的不断转型,公司业绩在2014年再度迈上新台阶,当年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51亿元,2015-2017年业绩也在不断走高,分别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48亿元、4.96亿元、5.45亿元。

但靠并购带来的亮丽业绩并不长久,退市刚泰在2018年、2019年由于经营困难以及计提减值等因素,净利分别亏损11.6亿元、33.7亿元。另外,退市刚泰预计2020年实现净利亏损22亿-27亿元。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于上市公司来讲,频繁地变更主业并不利于公司的持续发展。

违规担保问题尚待解决

关于导致退市刚泰最终走向没落的原因,不得不提到公司的违规担保事项。

2019年4月,退市刚泰披露的一则《关于涉及为他人担保事项核查情况的公告》引发了市场极大关注,经自查,公司存在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批准的对外违规借款及担保事项共计16笔,涉及金额约42亿元。该消息披露后,退市刚泰的投资者“炸了锅”。

上述违规担保事项也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退市刚泰紧接着在2019年5月遭到了立案调查,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徐建刚、副董事长周锋、董事(兼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赵瑞俊、独立董事王小明也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大额的违规担保事项让退市刚泰开始出现资金困难,多家银行账户被冻结,这也导致上市公司到期债务无法偿还,还涉及多起涉诉事项。

另外,2020年11月4日,退市刚泰披露称,公司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该事项应与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水分行与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相关。

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是监管层去年一年重点提及的话题,违规担保事项也是其中重点核查的问题,上市公司应加强自查、自控,谨防出现类似问题,不能损害中小股东的权益。

从A股退市之后,违规担保事项仍是退市刚泰要重点解决的问题。根据退市刚泰最新披露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17日,公司尚未解决的违规担保金额合计19.61亿元。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退市刚泰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