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一直低位徘徊的51信用卡,2月23日尾盘猛涨280%,2月24日开盘又跌超50%,过山车式的股价走势让业内人士直称“魔幻”。短期来看,高层任免消息或是推动公司股价暴涨的直接因素。有分析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一系列整顿规范过后,政策环境的不确定有所降低,后疫情时代,预计51信用卡股价相较2020年会有所好转。不过,也有人士直言,从51信用卡业务基本面来看,该公司转型存忧,短期出现业绩飞跃难度较大。

上个交易日股价猛涨的51信用卡,好景不长。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月24日,51信用卡开盘后股价便直线下挫,盘中跌幅一度扩大至58%,截至当日收盘,51信用卡股价报1.4港元,最新跌幅53.8%,当前总市值19.02亿港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51信用卡自2018年7月上市以来,股价最高点一直维持在上市初期的9.55港元,尤其是2019年2月以后,股价更是一路下滑至1港元以下,并在2021年1月跌至新低0.425港元。

而2021年2月23日,51信用卡股价大涨,午后直线拉升,尾盘获资金抢筹,涨幅一度扩大至280%,这一股价异动,也让51信用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当时就有业内人士认为,51信用卡股价暴涨背后,主要跟该公司期高层变动有关。

2月19日,51信用卡发布“委任董事及行政总裁变更”公告称,郑海国已获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于进获委任为公司非执行董事,而孙海涛已辞任行政总裁一职,但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自2021年2月19日生效。根据履历情况,郑海国曾长期从事银行信息科技和互联网金融业务工作,且具有较长银行行长从业经历,对金融和互联网等信息科技技术的融合,具有很深的理解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自消息公布后,该股午后便获资金追捧。

不过,暴涨后2月24日急跌又是何原因?主要是哪些因素导致?

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51信用卡,后者回应称,因进入财报静默期,相关内容以后续官方披露为准。

在分析人士看来,长期成交低迷的小盘金融科技股,在一些特定因素刺激下,有可能出现单日暴涨、之后快速回落的走势。正如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美股、港股等实行T+0交易,且没有涨跌幅限制,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在美国上市的微贷网、和信贷等均出现过单日暴涨200%以上的情况,之后股价也不断回落。这背后与市场情绪、公司消息面变动和资金运作等均有关系,短期市场情绪的宣泄比较难以判断,中长期的股价表现主要是与公司基本面和整体市场估值有关。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表示,51信用卡股价大幅波动主要是短期的预期因素推动而非业绩因素,表明市场预期尚不稳定。

公开资料显示,51信用卡定位为金融科技创新企业,主要为用户提供涵盖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线上借贷撮合及投资服务等,旗下曾拥有“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51人品贷”“给你花”等多款App。从收入构成来看,51信用卡的收入分为信贷撮合及服务费、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介绍服务费和其他收入,从最新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其中信贷撮合服务费占比超过四成。

2020年9月底,51信用卡曾公布半年报数据,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5亿元,相较上年同期下降88.2%;经调整净亏损约7.52亿元,而2019年同期的经调整净利约3.09亿元。

51信用卡在财报中解释,预期信用损失主要是由于2020年上半年信贷撮合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及介绍服务的规模减小,以及P2P清退及新冠疫情使金融资产及负债的违约风险提升。

针对业务发展,该公司半年报也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已完成P2P清退并完全退出P2P行业。针对51信用卡最新业绩情况及业务进展,北京商报记者同样向51信用卡方面进行采访,后者同样称,因进入财报静默期,相关内容以后续官方披露为准。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从接51信用卡内部人士处得知,目前,51信用卡仍在加速转型中,后续业务重心将主要从事银行业务外包、小蓝本以及一部分助贷业务等。其中,作为转型关键之一的小蓝本,将主要进行to B的销售服务,包括蓝色线索和蓝色情报,不过,小蓝本目前仍处于刚起步阶段,还在打磨产品,对51信用卡营收暂时未有贡献。根据官方介绍,小蓝本是一款服务大众的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工具。

对此,苏筱芮认为,51信用卡后续计划进行的信用科技和企业信用信息查询业务具有一定前景,此前51信用卡已拥有相关积累,尽管征信机构属于持牌机构,需要接受央行监管,但在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及金融业务链条分工日趋细化的大背景下,持牌机构同样需要来自外部的协作与助力,不过,前提条件是公司要坚守科技定位,不去主动储存甚至贩卖信用相关的敏感数据。

同时,也有分析人士对51信用卡转型业务表示不予看好。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直言,一方面是新的征信条例的影响,小蓝本可能会触及更多用户个人隐私方面,另一方面企业服务是一个需要长期积累的过程,需要成本和时间,短期内转化成高利润附加值很难。

另从行业角度,王蓬博进一步补充道,一方面,信用卡费率调整以后各家银行都在努力发展自有用户,另一方面,国家严管小贷行业,合规要求也在提高,最主要的是51信用卡转型面临和原来助贷不一样的各方面要求,灵活度下降成本上升,会导致公司业绩承压。

于百程则指出,从51信用卡的业务来看,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已完成P2P清退并完全退出P2P行业,虽然对公司阶段业绩影响很大,但这也意味着公司最大的一项政策和业务风险在解除。不过,于百程认为,虽然实现了阵痛后的“轻装上阵”,但在目前金融行业强监管的背景下,51信用卡短期出现业绩飞跃难度很大。

于百程称,从目前行业发展看,金融科技的方向依然是利用用户和科技能力为持牌机构提供服务。51信用卡具有信用卡服务的优势,今年1月央行宣布全面放开信用卡利率,这对于信用卡市场的创新和发展可能会有所提振,对51信用卡是一个有利因素。

不过,王蓬博认为,51信用卡股价暴跌最主要还是因为此前业绩收入及发展不及机构预期,最大的隐忧是监管对于金融领域特别是信贷和个人信息的保护,可能会对公司整体业务产生不可逆的影响。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