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险企2021年开年保费成绩单逐一揭晓。2月23日,五大上市险企均已发布2021年首月保费收入公告,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五巨头合计原保费收入超5600亿元,同比增长6.26%。其中,人身险增速一成,而财产险保费微降2.87%略显颓势。对此,业内人士分析称,人身险高歌猛进或得益于新单增长及“开门红”提前备战等,而财产险或被信保业务和车险业务拖后腿。不过,即便是产寿险现“冰火两重天”,多家券商仍表示继续看好负债端持续修复。

看好负债端修复

在去年同期保费因疫情承压、基数较低的情况下,2021年首月,五大上市险企总保费合计5615.35亿元,并创下6.26%的稳健增长率。

保费规模方面,2021年首月,中国人寿、中国安保费收入均在千亿元大关之上,依次为2189亿元和1348.49亿元。中国人保、中国太保和新华保险的保费收入分别为979.85亿元、751.7亿元、346.3亿元。

保费增速方面,中国人寿和新华保险增速领先,依次为13.13%和12.78%,均超过10%。中国太保、中国人保的首月保费增速则分别为7.98%和6.67%,亦均高于上市险企合计保费增速。

对于上市险企保费的整体增长,开源证券研报表示:“龙头险企2021年‘开门红’保费增速较好,价值率或有所下降,保险公司转型深化叠加经济复苏,保费复苏趋势有望不断确认。”

“保费的持续增长,将给投资者对保险公司的经营改善带来相应的信心。”对此,川财证券所长陈雳亦如是评价。

陈雳指出:“随着2021年新冠疫情影响消退,险企一季度预计销量整体向好,同时2020年一季度保险行业寿险负债端受疫情冲击较大,处于低基数,因此,预计一季度保险行业整体利润增速将维持高位。”

另外,有多家研究机构表示,当前保险板块估值正处低位,看好其估值修复。对此,陈雳分析称,当前上市保险行业整体估值处于14.1倍,处于历史较低位水,后续随着行业利润的进一步改善,板块有望迎来机会。同时他补充道:“期保险新规接连落地,对于保险公司的资质进行了更严格的筛选,可能会造成马太效应,资质较差、服务恶劣的险企业务将会不断收缩,而做得比较好的保险公司则能进一步发展,有利于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养老、健康险增势迅猛

从业务板块来看,人身险是上市险企保费整体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2021年首月,上市险企人身险板块创下8.53%的增速,保费收入合计4594.76亿元。其中,五家寿险公司收入合计4450.64亿元,同比增速亦达7.19%之高。

在上市险企的人身险板块,健康险与养老险增速最快。健康险方面,人保健康保费增长率高达85.25%,在各上市险企子公司中增速最快;安健康亦表现不俗,首月保费同比增长43.81%。养老险方面,安养老创下76.96%的增长率。

对于健康险的高增速,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指出,这主要是由于在重疾险新规实施前,一些消费者抓紧购买旧重疾险,或按“新旧孰优”赔付的重疾险。重疾险更新换代的话题很热,对重疾险有宣传作用,催生购买。与此同时,去年很多地区推出“惠民保”项目,它们的保费收入确认期包括了今年1月。

“人身险保持了较稳定的增速,加之各公司对‘开门红’准备充分,其维护了上市险企今年首月的保费同比增长。”王向楠如是表示。同时他指出,疫情影响了去年一季度的保费,所以在基数受影响情况下,今年2、3月的人身险保费同比增速应会更高。

与此同时,国君非银刘欣琦团队指出,中国人寿和新华保险得益于过去两年新单快速增长,在续期保费驱动下增速领先。而新单方面,得益于提前备战“开门红”、新老重疾定义切换的催化以及疫情有效防控等因素的影响,上市险企今年首月开门大红,新单表现大超预期。

王向楠也认为,过去几年大力控制中短存续期产品,人身险保费在2017年四季度增长几停滞,在2018年一季度大幅负增长,但是“阵痛”过后,之后几年会明显地享受之前新单带来的续期保费,也有更大的政策实施空间。

信保车险拖后腿

与人身险高歌猛进形成对比的,是财产险板块的低迷表现。2021年首月,上市险企财产险保费合计1020.59亿元,同比微降2.87%。

为何财产险年初业绩表现低迷?这主要是来自于车险业务和信保业务的“拖后腿”作用。以人保财险为例,其1月车险保费仅240.9亿元,同比大降11.4%,降幅超出一成。与此同时,该公司信用保险业务急剧萎缩,1月保费收入仅2.62亿元,同比大降84.2%。

对车险和信保业务的“大跳水”现象,刘欣琦团队表示,一方面,车险综改影响持续释放。根据乘联会数据披露,2021年1月国内乘用车零售销量同比增长25.7%,尽管新车销量大幅增长,但车险保费受制于车险综改的车均保费下降承受较大压力。另一方面,信用保证险出清影响预计进入最后一年。

刘欣琦团队预计,车险和信用险增速压力将延续全年,且随着赔付情况的出现综合成本率压力将逐渐显现。

而王向楠则认为,信保业务已经进行了较充分的调整整顿,今后对保费增速的拖累效果较小。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