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当科学家……家财万贯的互联网大佬们似乎很热衷将儿时用来回答老师提问的答案变成现实。3月17日,比拼多多年报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创始人黄峥交出董事长一职。不过,1:10的超级投票权将失效、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也绝不会影响拼多多姓“黄”,改名改姓的风险并不存在。至于此时卸任CEO后再卸任董事长的时机是否合适,外界的声音更多是肯定的,或者是讨论“何时才正当时”。 此外,从轻变重,黄峥乃至拼多多需要一个时间点,搭建更广泛的朋友圈

拼多多还姓“黄”

黄峥与拼多多的爱恨情仇,远高于财报带给行业的刺激感。黄峥发布了2021年度致股东信,宣布卸任拼多多董事长,由现任CEO陈磊接任。黄峥表示,在不再担任董事长和拼多多管理职位后,自己1∶10的超级投票权也将失效。个人名下股份的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以投票的方式来进行决策。他承诺,个人名下的股票在未来3年内继续锁定,不出售。

从卸任CEO到卸任董事长,并不会改变拼多多姓“黄”这一事实。投资人士何南野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超级投票权就是AB股,黄峥持有的B股可以在投票时当A股的10票,这样持股比例低也能控制公司。现在1∶10的超级投票权失效,就是不执行B股权利了。

至于将投票权委托拼多多董事会投票也不会撼动黄峥在拼多多的领导权。“委托给董事会,如果董事会做得不好,黄峥也能随时收回委托权,整体影响不大。”何南野分析称,“投票权委托给董事会行使,本身没问题,但一般人不会那么做,还是希望自己能随时做公司的决策。”

事实也的确如此。拼多多2019年年报公布了其余股东的信息,腾讯持股比例为16.5%,拥有3.4%的投票权;高榕资本持股比例为7.7%,拥有1.6%的投票权;红杉资本持股比例7%,拥有1.4%投票权;沈南鹏个人持股比例为4%,投票权为0.8%。

2020年7月黄峥在卸任CEO时对股权和投票权进行了“下放”。黄峥将2.37%的股份捐赠成立繁星慈善基金;将此前与天使投资人共同持有的拼多多股份全部划转至投资人名下,占公司股份的3.77% ;以及将其名下7.74%的股份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用以完善公司合伙人制度。

彼时调整结束后,黄峥持股拼多多股份比例从43.3%降到29.4%,投票权从88.4%落到80.7%。无论是机构还是其他个人,黄峥本人的持股权和投票权均为第一。即便是将投票权委托给拼多多董事会,也是交给“众人”,而非单一个人。2019年变更后,拼多多董事会5人名单中,陆奇、沈南鹏、杨荣文为独立董事;黄峥、林海峰为董事,以遵循“半数以上”的要求。

“但即便黄峥1∶10的超级投票权将失效,他仍是拼多多的第一大股东。”另一位投资人士肯定地表示,黄峥还是拼多多的绝对控制者,事关拼多多未来发展的战略调整仍旧不会跳过其本人做决定,而且黄峥可随时收回且不受阻碍。

或许正当时

黄峥解释了自己转身幕后的两个原因:一是为了确保拼多多10年后高速高质量发展,作为创始人,黄峥希望跳脱出来摸一摸10年后的路;二是为了抹去个人色彩,黄峥希望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

黄峥的诗和远方还是让拼多多股价感到了震荡。财报前拼多多盘前股价涨6%,消息一出股价急速下跌,跌幅一度达到9%。虽然无人敢说股价跳水是财报所致还是黄峥所致,但各方争论就此喋喋不休。

对于黄峥交出CEO再交出董事长一事,虽然当事人郑重其事发了致股东信讲述其中原委,但业界并不想止步于信中的内容,而是各种猜想。业界的声音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说黄峥是激流勇退、退位让贤,另一方则认为黄峥定是嗅到了信息,需要适可而止。但任何一方的声音都没那么言之凿凿,也不愿站出来说出个子丑寅卯。

一位长期研究公司策略的投资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无论是功成名就还是适可而止,当下都是正确的时机,或许算不上合适的气口,“但是谁又能说何时才正当时”。从目前资本市场对拼多多的反应来看,资本多少有些摇摆,需要拼多多一直保持增长且是高速的增长才能持续获得市场的青睐。

“故事有,但是新故事还有吗?”上述投资者认为拼多多打开市场后,需要更为坚实的基础才可以成为一家有持续活力的大企业,就比如拼多多下沉市场中强调的农业,围绕农业的各项配套基础设施还需进一步搭建。

在致股东信中,黄峥表达出了对拼多多在农业领域“再加工”的想法。他认为,过去几年里拼多多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还是在流通领域……但流通效率的提升毕竟不能从质上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也不能大幅提升身体健康水。于是,马铃薯、番薯、西红柿以及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摄入出现在信中。

浙江工商大学教授杨轶清表示,黄峥是“彻底”离开了拼多多,从巅峰的“退位”远好于“不能继续胜任”,是对公司未来负责。“黄峥还是善于把控企业发展节奏、把握事件节点。”

需要一个“泛朋友圈

至此,拼多多董事长与CEO双职位,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都交到了黄峥同僚乃至战友陈磊手中。这一年里,拼多多在新掌门人的带领下,财报呈现的数据虽有瑕疵,但也算整体向好。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7.884亿。当年四季度,拼多多App均月活跃用户数达7.199亿,单季新增7650万。截至2020年底,拼多多年成交额(GMV)为16676亿元,同比增长66%。同年四季度,拼多多营收增长146%至265.477亿元,2020年全年营收增长97%至594.919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认为,黄峥的身价赶超马云、刘强东。从2016、2017年以来,以社交电商、社交拼购为核心的电商模式异军突起,随着拼多多影响力和盈利能力的增加,加之拼多多的上市,其影响力渗透向众多领域。“不过,从长线角度来说,拼多多能不能保证发展质量,维稳现金流和估值,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从大佬隐居幕后的众多事件中,终究还是要扣上弱化个人色彩一词。黄峥也在信中坦言:“而今虽然只过了3年,拼多多却已像是正进入青春期的少年……希望今天我退董事长会有助于这位少年独立成人。”

“说黄峥年轻以及拼多多年轻,是相较于已经在互联网大浪里熬出头的大佬和巨头企业。时至今日,黄峥似有似无的卸任,也是拼多多需要走向圈外的表现。”上文提及的投资分析师认为,此事不耽误黄峥一边做科学家助理,一边搞投资,“黄峥和拼多多都需要一个更广泛的圈子才可以,更多的资本朋友不为过。”

的确,上市以来的拼多多越做越重,从一家单纯的“撮合电商”,逐渐涉足仓储、物流及农货源头。拼多多的朋友圈里不再只有腾讯,还多了类似极兔这样新入局的伙伴。从轻变重,拼多多需要更广泛的朋友圈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王维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