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机构罚单再现。3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央行上海分行于3月23日披露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上海富友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友支付”)存在3项违规,被责令限期改正,并处以人民18万元罚款。

央行上海分行披露的具体信息来看,富友支付违规行为包括未按规定办理变更事项、未按规定建立并落实特约商户信息管理制度、违规将资金结算至非同名银行结算账户。

对于这一罚单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向富友支付方面询问了违规具体事项以及整改情况,富友支付方面仅回应称,目前已经根据监管要求进行了整改。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认为,在强化金融监管的大背景下,央行持续开具罚单,也是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警示。央行本次对富友支付的处罚金额不大,这一罚单的意义更多在于对富友支付的警戒。同时,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一些有违规违法迹象、风控存在漏洞的台要引以为戒,迅速按照要求进行整改。

富友支付成立于2011年7月,于同年12月获得由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业务类型为全国范围内银行卡收单、互联网支付业务。2014年,因业务违规,富友支付在河南、天津等7个省市收单业务权限被收回。2016年,富友支付与关联公司上海富友金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业务合并,新增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福建省、江苏省、上海市、浙江省)。

不仅收单业务范围被缩小,富友支付年来也多次收到央行罚单,罚款金额在1万元至6万元不等。各类公开投诉台,关于富友支付为非法台提供资金结算服务的投诉信息也时有出现。2020年12月,富友支付更是因为一纸判决书被最高人民检察院点名。判决书中明确提到富友支付为8家从事非法证券业务的台提供支付结算服务,公司员工为违法台资质审核大开“绿灯”。

除了频频被罚外,富友支付母公司业绩“变脸”日也引起业内关注。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11月,A股上市公司精达股份收购富友支付母公司上海富友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友集团”)以及富友支付的部分股权,根据精达股份披露的财报,2020年富友集团录得净亏损约为8064.17万元,2019年这一数据为净亏损9289.44万元。

精达股份此前也曾披露富友支付的相关盈利数据,在2015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富友支付净利润分别为8867.86万元、1.12亿元、3.15亿元以及2.91亿元。

作为富友集团业务布局的重要一环,富友集团在陷入亏损泥潭之下,富友支付当前盈利状况如何,为非法台提供结算渠道一事发生后,针对合作商户有何措施加强审核,对于北京商报记者提出的这些问题,富友支付未做出回复。

“随着年来金融活动整顿力度的不断加强,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无序经营、盲目经营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王鹏分析称,综合富友支付年来领罚单、被投诉以及盈利情况等多方面信息来看,不排除富友支付通过提供支付通道并抽取佣金的方式从中获利,这一方式被叫停后,其盈利模式也会受到冲击。

王鹏指出,第三方支付机构在粗放发展时期通过灰色业务获利的业务模式不具备持久。在核心竞争力方面,金融科技机构应该更加注重技术、风控以及用户数量、用户黏等。但从行业实际情况看,部分机构踩着违规红线赚快钱,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后,违规展业的支付机构需要重新评估、调整经营模式。(记者 岳品瑜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