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雄踞酱油界二哥王座,但自野蛮人姚振华2018年全面掌控公司董事会后,今朝便陷入了连年掉队的窘境。

中炬高新,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自己会走到这一步,然而现实已经摆在眼前。时至今日,作为酱油行业收入规模仅次于海天的中炬高新,年来与海天的差距已经越拉越大。

此外,在千禾味业等后来者的追赶下,公司酱油二哥的地位也岌岌可危。遥看今朝,尽管公司一直在加大营销力度,但无论如何,公司始终难以摆脱在业内垫底的困局。

业绩增速连年掉队

6月18日晚,继4月1日审议通过回购议案后,中炬高新就回购股份进展披露了最新公告。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实施回购股份累计已达409.58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51%,耗资1.8亿元。

据此前公告显示,中炬高新此次回购股份将全部用于股权激励,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3~6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60元/股。

股价低潮期,推出巨资回购方案,并且全部用于股权激励,或许可以说,这不仅与维稳公司的股价相关,同时还可能牵扯着公司业绩增速日益下挫的巨大压力。

4月27日,中炬高新披露一季度业绩报表。今年前三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63亿元,同比增长仅9.51%;实现净利润1.7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5.17%。这是公司时隔五年后的首次季度业绩下滑

对比同时期海天味业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1.65%;千禾味业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2.91%,中炬高新的业绩颓势显而易见。

事实上,从2018年起,中炬高新的营收增速便与同行差距在不断扩大。

2018-2020年,中炬高新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5.4%、12.2%、9.6%;同时期海天味业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6.8%、16.2%、15.1%;千禾味业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2.4%、27.2%、25.0%,可以发现,中炬高新的业绩掉队趋势尤其亮眼。

图片

由于渠道与品牌力表现不佳,中炬高新存货营运能力问题也十分凸出。2020年,中炬高新的存货周转天数为195.39天、存货占公司资产百分比25.26%;相比同时期海天味业存货周转天数53.30天、存货占公司资产百分比7.11%;千禾味业存货周转天数135.13天、存货占公司资产百分比18.08%,中炬高新又一次地在同行面前低下了头颅。

付出远小于回报

实际上,为提升渠道与品牌力,过去几年中炬高新一直在加大营销力度,但具体效果一直不尽人意。

今年一季度,公司销售费用为1.53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24.74%,相比当期公司营收增速仅9.51%,可以说付出要远远小于回报。

与之相仿的还有,2019-2020年,公司广告费支出分别同比增长了56.7%及23.5%;销售费用项下的职工薪酬也分别同比增长了15.5%及32.95%。

然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一时期,中炬高新营收增速分别仅为12.2%及9.6%。不难看出,即便加大营销力度,也很难改观中炬高新的业绩倒退。

值得注意的是,中炬高新2018年起业绩增速与同行差距不断扩大的时间点,恰好与宝能全面掌控公司董事会处于同一时期。那么问题来了,这是否意味着被王石称为“野蛮人”的姚振华,并不能卖好一瓶酱油?

6月15日,中炬高新发布了一条关于聘任副总经理的公告。公告显示,根据公司经营管理需要,经公司总经理提名,并经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查,董事会同意聘任张弼弘先生、李建先生为公司副总经理,任期至本届董事会届满。

然而,在董事会对李建的聘任议案中,出现了两张反对票。董事余健华反对理由为:“李建长期从事金融行业,对调味品行业经验不深,现在分管物业部门业绩也不理想。”独立董事陈燕维反对理由为:“李建未有调味品行业的相关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