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康华生物上市一周年之际,其发展上的种种烦恼再次引来关注和质疑。

借着去年7月的牛市氛围,康华生物最高每股价格一度达到996元,成为当时创业板第一高价股。

如今,康华生物最新收盘价为每股263.07元,年内已下降21%。就在7月6日,还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

独董兼职太多被关注

7月6日,深交所发布《关于对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康华生物自查并说明独立董事提名事项是否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独立董事备案办法(2017年修订)》第十二条的规定,并补充披露在张炳辉、方小波同时在超过5家以上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况下,仍提名其为康华生物独立董事候选人的理由,是否可能对公司规范运作及公司治理产生不利影响及应对措施。

记者了解到,以上提名发生在6月30日晚间,当时康华生物发布董事会换届选举公告,拟提名陶海英、张炳辉、方小波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公司方面表示,该二人都为相关领域的专业、资深人士,此前均与公司有过合作经验,且合作顺利。本次独董换届选举,公司也与二人做了充分沟通,是双方在确保二人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的前提下的决定。但独董“兼职”太多,会出现分身乏术的情况,从而影响对公司事务做出独立判断。

资料显示,张炳辉出生于1963年3月,本科学历,高级会计师。现除任康华生物独立董事外,同时担任吉艾科技、泽璟制药、亚虹医药独立董事,泰格医药监事,北京连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方小波出生于1974年8月,本科学历,经济师。现任康华生物独立董事,兼任温州市金益大药房有限公司、温州御方药堂医药有限公司、温州集丰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等公司监事,温州益坤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上海浚泉信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州东南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依赖拳头产品受质疑

康华生物是一家综合研究、开发、经营一体化的疫苗生产企业,主营产品为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及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但其招股书表示,除上述两种产品外,康华生物并未进行其它疫苗产品的生产及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康华生物的实控人是王振滔,其同时也是奥康国际的实控人。外界总是这样形容康华生物,认为其是浙商王振滔的跨界杰作,也是王振滔的救命稻草。当其皮鞋公司遭遇低谷时,一场疫情让康华生物横空出世,股价一度接千元,让其名声大噪。

然而,就在康华生物上市一周年之际,其发展的烦恼再次被诟病。业内人士认为,其240亿市值仅靠一款狂犬病疫苗支撑,有点儿“虚胖”。资料显示,康华生物的拳头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是国内首个上市销售的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公司全部的营收和利润就靠其支撑。比如,2020年营业收入达10亿元,人用狂犬疫苗贡献了96.27%。

在潜在竞争对手方面,研发进度最快的康泰生物旗下同款产品,因未纳入优先审评,短期内并不能形成威胁。未来两三年内康华生物的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市占率还将继续增长,但我国目前还有7家企业已提交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临床实验申请,其对手一旦突破该产品的研发,对康华生物来说将会面临巨大的竞争。

另外,人二倍体细胞相对传代次数少,放大比例低,对细胞库的消耗很大,产能会受到很大限制。想要扩大产能必须要解决细胞库的问题,而细胞库的建立难度不小,也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在批签发制度限制下,扩大的产能是否能够顺利转化为收入和利润,也是另外一个问题。

更为致命的是,在康华生物的研发管线中,连一款处于临床试验3期的产品都没有。2020年康华生物共有10个研发项目,其中六价诺如病毒疫苗、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四价鼻喷流感疫苗、吸附破伤风疫苗处于申报临床试验,其余均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轻研发重销售问题待解

康华生物上市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采取的营销模式为“自主营销模式+外部营销模式”,销售费用主要由推广服务费构成。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康华生物研发费用5825.39万元,同比增长155.66%,占总营收的5.6%,但2018年至2020年,康华生物的市场推广费分别为1.90亿元、1.73亿元、3.26亿元,占销售费用比例分别高达76.43%、79.57%、87.92%。2020年销售费用达3.71亿元,是研发费用的5.37倍。投入如此之少的研发费用,对一家疫苗公司相当致命。不过,记者了解到其销售费用居高不下也有历史背景。

2016年,我国发布了新修订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新条例改革了二类疫苗的流通方式,取消了疫苗批发企业经营疫苗的环节。此条例的实施对疫苗行业产生了深远影响,在条例修改之后,疫苗生产企业的经销渠道被明显削弱,只剩下了“省级疾控中心”这一条销售路径。

所以疫苗生产企业不能再简单的通过让利给流通企业来进行销售(俗称“高开返利”),而只能是自己去做推广来提升批签发量。这样一来企业的推广费便大幅提升。

不得不说,疫苗生产企业同时面临着销售和研发两重压力。疫苗产品的研发周期一般为5-10年,但正因为如此,疫苗生产企业才更应该加大研发投入提升产品的竞争力。

记者 王丽颖 实生 宋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