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事情总是多变,8月9日网易云音乐宣布暂缓上市。理由为:“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决定暂缓网易云音乐IPO。后续将选择更好的时机,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

在资本市场看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一周后,网易云音乐突然宣布暂缓上市并不意外。

外界当时评价其将成为继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之后,“国内在线音乐领域的第二家上市企业”。尤其是独家音乐版权时代结束后,外界认为网易云音乐趁机上市将会改变在线音乐市场格局。

然而,网易云音乐站在资本市场的门口却犹豫了。

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此解读:“上市时机的选择和上市阶段的市场行情十分重要。因为企业走向公开市场是个很大的事情,企业对内、对外需要做好充分准备,网易云音乐在这些方面做的准备似乎并不充足。因此若现在上市,市值可能与投资者期望值不匹配。”

在他看来,网易云音乐暂缓IPO可以从企业自身和外部大环境两个角度剖析。“从企业本身分析,像快手、奈雪的茶等同类互联网企业刚上市不久,市值在短期内便急剧下跌。至于市值下跌的原因,一方面是一级市场给出的估值虚高,另一方面企业自身经营的模式不成熟或壁垒未充分建立,外部市场不能清晰预判这些企业未来价值有多大。”

对于外部大环境因素,上述投资人认为相关部门不断加强监管网络台企业,对企业未来的长期价值会产生很大影响。

上述投资人认为,快手持续亏损,股价持续下滑,已经让快手成为资本市场研究新经济公司的反面参照物,也提高了投资人对新经济领域项目的警惕。截至发稿前,快手的市值已从最高点1.738万亿港元跌至3523.7亿港元,蒸发1.4万亿港元。

为了降低头部版权缺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网易云音乐开始主打“音乐+社交”路线,全力扶持独立音乐人。房东的猫、颜人中等一批新生代独立音乐人,借此走向了大众。

如今没有独家版权这一掣肘,网易云音乐面临的压力反而更大了。究其原因在于更多的玩家将有可能重归赛场,抖音和快手等诸多短视频玩家也开始突袭在线音乐市场。

据《2021中国音乐营销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无论是推歌还是推歌手,短视频台都成为首要渠道,“在抖音站内刷屏”成为了排在歌曲宣发期内大众化传播成功标准第2名的位置。这对网易云音乐而言,是必须正视的强劲对手。

以字节跳动为例,其在播放、内容生产、宣发、版权运营等音乐产业链关键节点的布局,一个不落。去年,字节跳动还在印度与印尼市场上线一款名为Resso的音乐APP,通过算法向用户推荐音乐。

今年以来,抖音在音乐方面更是动作频频。年初上线音乐播放器功能后,7月1日,字节跳动又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与教育、游戏业务级),由字节跳动原产品与战略副总裁、TikTok原负责人朱骏负责该业务。

另外据36氪报道,抖音与腾讯音乐于2019年末达成音乐转授权合作。并且字节跳动也与索尼、华纳、环球三大唱片公司签署了全球授权协议。

快手也早早开始在音乐领域的探索和布局。2018年3月,快手成立独立音乐部门,一个月后启动“音乐人计划”,在流量以及收益等方面加大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

2019年11月,快手联合QQ音乐、酷狗音乐等4家在线音乐台发起“音乐燎原计划”,希望通过整合五大台音乐资源,重新打造、融合一个唱、听、看、演各环节完整的音乐生态。

今年3月份,快手首次确立直播间场景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并在原有结算的基础上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5月26日,上线音乐应用“小森唱”,为用户提供用AI打造专属原创歌曲、K歌、短视频KTV上线等功能。6月,快手推出双击音乐计划等,加码对音乐人的扶持力度。

另外不只是字节跳动、快手,老玩家阿里巴巴似乎也没有放弃这一市场。有消息传出阿里巴巴欲重启虾米音乐。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阿里旗下公司正申请多个“虾米音乐商标”。

当版权不再是护城河的时候,若是字节跳动、快手等台不惜代价,争夺版权,那么中国在线音乐台的市场硝会更加浓重。面对短视频台的围堵,网易云音乐未来要做的不仅是保持住营收增速,还要将利润提上来。

网易云音乐如何解决盈利难题?

围绕音乐领域的烧钱游戏还在继续,而且随着抖音、快手等新玩家的进攻,网易云音乐要想守住战场,必须靠真金白银。

但众所周知,网易云音乐业绩数据并不理想,已经连续三年亏损,而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是投资者最看重的部分之一。

据网易云音乐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即便收入成倍增长,网易云音乐做的仍是一门亏本生意。2018至2020年连续三年净亏损额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录得净负债70亿元。网易云音乐在招股书中也承认,未来的盈利能力尚不确定,预期亏损将持续至2023年。

至于大幅亏损的原因,财报显示,网易云音乐年来各项费用均在不断上升。其中,营业成本由2018年的24.65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54.91亿元,这一项主要系内容服务成本的上升(包括向音乐厂牌、独立音乐人及其他版权合作伙伴支付的内容授权费,以及向直播表演者及其直播公会支付的收入分成费)。比如,2020年的内容服务成本为47.87亿元,占总营收的九成。

<img data-backh="208" data-backw="561" data-ratio="0.36857142857142855" data-s="300,640" data-="" data-cke-saved-src="https://cdn.yemacaijing.com/Uploads/Dimages/2021-08-13/9594ae802e08c9741628824753.jpg " src="https://cdn.yemacaijing.com/Uploads/Dimages/2021-08-13/9594ae802e08c9741628824753.jpg " "="" data-type="jpeg" data-w="700" _width="100%" alt="图片" data-fail="0" style="height: 221px; width: 600px;">

2018年-2020年内容服务成本,图源网易云音乐招股说明书

如此高昂的内容成本,也让丁磊颇有怨言:“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网易云音乐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2-3倍的成本。”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国内数字音乐市场发展十余年,证明了一件事情:单依靠音乐本身是很难盈利的。

腾讯音乐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腾讯上市后便实现盈利,但其“现金牛业务”不是作为起家业务的在线音乐服务,而是以K歌和直播业务为主的社交娱乐业务。该业务主要由包括“全民K歌”在内的在线K歌,和酷狗、酷我两大音乐App的音乐直播中购买虚拟礼物和高级会员组成。

据腾讯音乐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收入超在线音乐服务收入2倍,在此之前这一数字甚至达到3倍。

网易云音乐似乎也在效仿这一方式。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募资的用途将主要用于深耕音乐社区,丰富多元音乐内容,继续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另外,还将用于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运营及一般企业用途。将直播等社交娱乐收入做大、比重做高,或是网易云音乐未来的趋势。

连线Insight曾在文章《“不务正业”的网易云音乐,赌赢了社交?》中分析,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的发展速度较快。

2018年,“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高达89.4%,但2020年其在总营收中占比降至53.6%,而“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在总营收中占比已达46.4%。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2亿元、5.4亿元、22亿元,2020年该业务营收是2018年的18倍。

网易云音乐在发展社交娱乐业务的同时,也在进一步挖掘原创音乐人创造的市场吸引力。招股书显示,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独立音乐人,网易云音乐开发了基于AI的音乐制作工具及数字收入结算工具,帮助音乐人发掘音乐资源,并通过多频道社区功能,帮助独立音乐人接触到更多的粉丝,实现互动。

通过原创音乐等独特优势弥补缺失的曲库,网易云音乐或许才有更多可能发展音乐社交、音乐直播、音乐达人等更具有想象空间的衍生业务。

需要注意的是,短视频台新秀入局后,在线音乐市场受到直面冲击。根据《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报告》显示,2020年9月,在线音乐使用时长环比下降超过50%的用户中,使用抖音和快手的时长环比增幅超过72%。

行业面临着挑战,网易云音乐无疑也压力巨大。

资本不会为网易云音乐的“情怀”买单。若要重启上市并拿到好的估值,网易云音乐须尽快提高盈利能力或有足够感的商业故事,如此,资本可能才会对“全球音乐社区第一股”重拾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