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超杰家族实际控制的赛托生物(300583.SZ)存在不少诡异之处。

赛托生物主要从事医药中间体、高端特色原料药和成品制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7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然而,公司的经营业绩似乎在开倒车。从2016年开始至今的5年,其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均不及2014年、2015年。截至今年9月28日,其股价为22.25元,较上市初期的93.43元/股下跌了约76.19%。

今年上半年,赛托生物实现的净利润倍增,但应收账款、应收款项融资均较期初倍增,应付票据也表现为倍增,颇为奇怪。

更让人不解的是,年初,公司一投资项目的进度达到95%。今年上半年,公司增加投入0.72亿元,时过半年,进度仍然为95%。

赛托生物还存在重要客户与供应商重叠情形等,这期间是否存在异常,市场也一直在质疑。

项目多变动未达预期

赛托生物在项目建设方面变动较大,投资进度及工程进度均让人感到意外。

2017年初,赛托生物通过IPO上市成功募资10.74亿元,扣除相关费用后,募资净额为10.26亿元。

根据招股书,赛托生物IPO项目只有一个,那就是年产700吨9-羟基雄烯二酮、120吨4-烯物、180吨双羟基黄体酮项目,总投资约12.38亿元。公司计划将所募资金全部用于这一项目建设,不足部分自筹解决。

然而,上市募资成功后,公司立即调整募投项目及募资使用计划,终止120吨4-烯物、180吨双羟基黄体酮产品生产线建设,继续实施年产700吨9-羟基雄烯二酮项目建设。三个生产线减少两个,只保留一个,拟使用募资调整为3.46亿元。

该项目在2019年底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实际投资约3.60亿元。截至今年6月底,其累计实现效益4084.08万元,未达到预期。

赛托生物新增一个项目,即甾体类中间体及原料药项目,总投资4.51亿元,由赛托生物控股子公司斯瑞药业负责实施。其中,赛托生物以募集资金向斯瑞药业增资2.70亿元,斯瑞药业参股股东仙琚制药增资3000万元,其余资金由斯瑞药业自筹。

紧接着,赛托生物使用约1.15亿元募资购买菏泽润鑫热力有限公司100%股权,跨界布局热力能源业务。使用募资3.30亿元(含募资本金2.95亿元、年产700吨9-羟基雄烯二酮项目结余资金1373.01万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如今,四年零八个月过去了,赛托生物IPO募资10.74亿元,仅完成一个项目建设,且效益未达预期。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甾体类中间体及原料药项目有点异常。今年初,项目累计投资约1.38亿元,投资进度为45.46%,项目进度为40%,预计2022年5月1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今年上半年投资0.73亿元,到6月底,累计投资1.96亿元,投资进度为72.50%,项目进度仅为45%,投资进度与项目进度差异较大。

始于2018年5月的项目,三年多过去了,进度仅45%,市场质疑,赛托生物可能有意放缓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步伐。

大笔募资补充流动资金,赛托生物将其用于新的项目建设。

年产240万十亿/年硫酸新霉素项目就是赛托生物重点建设项目,其也存在异常。今年初,项目累计投资2.82亿元,项目进度为95%。然而,今年上半年投入约0.72亿元,累计投资约3.54亿元,项目进度仍然为95%。

历时半年,增加投入0.72亿元,项目进度为何仍然为95%?实际上,截至今年6月底,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达138.80%,较年初增加28.21个百分点,大幅超出预算,进度无变化,市场又生疑虑,赛托生物是否存在将在建工程延迟转为固定资产情形。

还有,目前,赛托生物正在筹划通过定增募资3亿元,用于高端制剂产业化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据披露,高端制剂产业化项目主要生产注射用甲泼尼龙琥珀酸钠冻干粉针等八种制剂,建设周期长达6年。

令人担忧的是,6年过去了,市场环境是否会发生较大变化,该项目能否达到预期。

应付票据同比激增8倍

赛托生物的经营数据也存在不少让人不解之处。

赛托生物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开展生物技术的研发工作,2011年,公司采用微生物转化法制取雄烯二酮等甾体药物原料的生产技术已研发成功,并成功将该技术应用于工业化生产,实现了生物技术路线对以双烯为原料生产相关甾体药物的传统工艺路线的替代。

公司称,通过系列研发创新,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对微生物转化法生产过程中所需的菌种进行基因改造,获得了更高转化率的菌种,该菌种基因改造技术及相关生产工艺均处于国内领先,公司因此确立了甾体药物原料的龙头供应商地位。与仙琚制药、人福药业、信谊津津、天药股份等甾体药物行业龙头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合作关系,竞争力稳居行业前列。

上市以来,赛托生物也进行了多次并购,包括收购迪森生物、润鑫热力、斯瑞生物、LIBFLS.P.A等部分或全部股权,进行产业布局。

然而,单纯从已经披露的经营数据看,上市以来,赛托生物的经营业绩在开倒车。

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赛托生物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66亿元、1.87亿元,对应的营业收入为5.21亿元、6.68亿元。

2016年,上市前一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8亿元、净利润1.0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4.95%、45.91%。

2017年至2020年,在并购等因素助力下,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86亿元、10.52亿元、9.66亿元、9.13亿元,同比变动38.24%、33.95%、-8.22%、-5.45%,存在波动。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92亿元、1.27亿元、0.55亿元、-1.80亿元,同比变动-9.07%、37.88%、-56.13%、-425.09%。

对比2014年、2015年,当然,如果这两年的数据真实无误,那么,2016年以来,赛托生物的净利润整体上呈现下滑之势。2020年,受对2019年溢价收购的标的全额计提商誉等因素影响,公司陷入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今年上半年,赛托生物的经营数据较上年似乎好看了不少。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24亿元,同比增长26.51%,净利润0.19亿元、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0.06亿元,去年同期均为亏损,今年上半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

不过,从相关数据看,似乎有些不正常。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为860.23万元,去年同期为1.84亿元,同比减少1.75亿元,减少幅度约为95.32%。

以此同时,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应收账款、应收款项融资分别为2.20亿元、1.86亿元,分别较年初增长117.86%、163.52%。这一增速远远高于当期营业收入26.51%的增速。

同期,公司应付票据及和应付账款3.41亿元、3.06亿元,分别较年初增长120.61%、23.12%。与去年同期相比,二者分别增长约821.62%、81.07%。应付票据全部为银行承兑汇票。纵览上市以来同期的应付票据,今年上半年远远超过历史同期。此外,公司支付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中经营活动相关的票据保证金2.33亿元,同比增长746.77%。

应付票据及支付的票据保证金同比增长逾8倍、7倍,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监管部门对赛托生物的经营业绩数据异常早就在关注。针对赛托生物2020年度报告、2021年半年度报告、定增募资事项等均发出了问询函,要求对照同行核查并披露。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