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承载卢忠奎产业转型希望的吉林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宝药业)正在被卖掉。

9月27日晚间,吉药控股(300108.SZ)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金宝药业100%转让。此举,是为了改善财务结构和资产结构,提高流动,优化公司战略布局。

出售金宝药业对吉药控股影响不小,由于金宝药业总资产、净资产占公司总资产、净资产的比例均超过50%,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吉药控股的前身是双龙股份,2014年,卢忠奎推动金宝药业变相借壳双龙股份上市。随后吉药控股开启了系列大规模并购。不过,年来,公司经营业绩颇为糟糕,2019年以来持续亏损,两年半合计亏损23.86亿元。

卢忠奎筹划易主,吉林首富李修贵、吉林国资等,都曾是卢忠奎重点筹划交易的对象,但均告失败。去年,卢忠奎通过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等形式,将吉药控股的控制权转让给刘舒。

经营持续亏损,财务压力奇大,仅1.27亿元就拿下了控制权的刘舒,如何带领吉药控股走出困境?市场人士分析称,腾笼换鸟推进产业转型或是主要途径。

出售核心资产缓解流动

面对流动压力,新主刘舒采取了常规操作手法,那就是出售资产。只是,本次出售的是核心资产,备受市场关注。

根据公告,9月27日,吉药控股与吉林省百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利医药”)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和子公司江西双龙一起将所持金宝药业100%股权转让给百利医药。

经初步测算,本次拟出售的交易标的资产总额、净资产占公司最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资产总额、净资产的比例预计均超过50%,本次交易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公司称,本次交易尚处于筹划阶段,交易最终方案、交易价格等尚需根据尽职调查、审计或评估结果等作进一步论证和沟通协商后最终确定,交易能否顺利实施存在不确定

截至今年6月底,金宝药业总资产为16.27亿元,占吉药控股资产25.43亿的63.98%。

金宝药业对于吉药控股有着十分重要意义。

2014年,吉药控股的前身双龙股份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获得金宝药业97.71%股权。当时,金宝药业的较好表现,坚定了双龙股份向医药领域转型的决心。2017年,公司更名为吉药控股,并着手在医药行业大举并购扩张。

Wind数据显示,2018年,吉药控股至少完成了6家公司并购,其中,6.18亿元收购普华制药99.68%股权、2.3亿元收购亚利大胶丸100%股权,此外,还将美罗药业70%股权、海通制药10%股权收入囊中。

2019年,公司还收购了亳州医药70%股权、远大康华70%股权,实际耗资8260万元。

公司还曾筹划采用现金方式收购天强制药94.44%股权,后因标的GMP证书被收回而终止。

除了收购,吉药控股频频对外投资。去年10月,公司宣布拟与澳洋健康开展1亿元战略合作。去年12月,公司宣布与德雅资管共同设立产业并购基金,并购基金计划总规模30亿元,并购基金投资领域包括中成药、化学药、生物制药及新剂型药等领域,同时兼顾优质的高新医疗技术企业及医药商品流通等领域。

频频并购不乏高溢价,到2019年6月30日,公司商誉为8.54亿元。

随着并购标的业绩未达预期等,商誉减值接踵而至。2019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11.09亿元,其中商誉减值4.77亿元。2020年,公司再次出现商誉减值。

这两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7.72亿元、3.80亿元。今年上半年,亏损金额为2.34亿元,两年半时间合计亏损23.86亿元。

与此同时,吉药控股面临巨大的流动压力。

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账面货资金只有0.22亿元,而长短期债务合计为18.82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13.65亿元。

针对出售金宝药业事宜,吉药控股称,目的是提高流动,改善财务结构及资产结构。

或将继续处置资产

出售金宝药业或只是开始,未来,吉药控股可能会继续处置资产。

卢忠奎实际控制期间,不仅仅是吉药控股经营接连亏损、财务风险显现,卢忠奎自身也存在资金压力。

2020年度报告显示,截至当年底,卢忠奎、黄克凤夫妇合计持有吉药控股24.23%股权,质押率超90%。公司第二大股东、董事长孙军持有19.13%股权,股权质押率也超过90%,且孙军所持股份全部处于被冻结状态。

在这样的背景下,重组、易主成为改善吉药控股基本面的主要途径。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卢忠奎先后推动吉药控股易主吉林国际、吉林首富李修贵实际控制的修正药业,遗憾的是,均未成功。

2020年,卢忠奎终于找到了接盘侠。去年11月12日晚,吉药控股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卢忠奎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卢忠奎将其持有的公司5%股份在协议约定的条件成熟时转让给吉林省本草汇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本草汇医药)。此外,卢忠奎及黄克凤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剩余19.23%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全权不可撤销的委托本草汇医药行使。

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本草汇医药将合计享有公司24.23%表决权,公司的控股股东变更为本草汇医药,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刘舒。今年3月20日,吉药控股披露,上述协议转让事宜完成,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刘舒入主成本较低,只掏出约1.27亿元真金白银。

值得一提的是,1969年出生的刘舒,从事证券行业13年多,曾主导成立多支基金,并作为主要成员参加长江文化4亿元股权融资项目。

从其工作经历看,刘舒擅长资本运作,具有较为丰富的运作经验。业内人士称,刘舒入主后,第一步会清理整合吉药控股内部资产,包括剥离出售等,一方面止损,另一方面回笼资金,解决流动的燃眉之急问题。第二步,可能会考虑收购资产,推进产业转型。整体上,对吉药控股实施腾笼换鸟处理。

果不其然,入主半年之后,吉药控股开始对此前并购的资产进行处置。

只是,刘舒能否为吉药控股寻找到优质资产,吉药控股能否从根本上脱困,均具有较大的不确定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