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语文“黑马”倒在了“黑天鹅” 家长不买账“换课”

来源:新快报 2020-02-25 15:07:15

大语文“黑马”倒在了“黑天鹅”事件中

“课程设计挺好的,孩子也很喜欢讲课的老师,停课后我有点蒙,孩子也伤心,我们还有5000多块的104节课没上。”广州三年级家长叶妈妈告诉记者,明兮大语文2月13日发布停课通知前一天,孩子还在教学群里打卡,很多家长也认可明兮大语文的课程。

对叶妈妈来说,明兮并非印象中容易关停的小型不知名机构,因此对于停课倒闭,她感到“不可思议”。官方介绍显示,明兮大语文是专注5岁—9岁少儿的在线语文教育机构,采用在线6人小班直播授课模式,为学生提供在线语文辅导业务。天眼查显示,明兮大语文于2016年在北京成立,创新工场于2018年7月参与其天使轮融资,明兮官方宣传语也是“李开复博士投资的唯一一家小学语文班课教育品牌”,被业界视为在线大语文课程中的黑马,但事实上,李开复已于2019年3月退出,旗下投资主体广州创新启行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正式撤出股东名单。

不过,李开复退出的“暗示”,对于普通家长而言并不容易获知。不到一年后的停课声明中,创始人王嘉树表示,对融资节奏出现误判,造成运营资金产生巨大缺口,在最新的融资中,投资方因为疫情原因而放弃投资,最终公司终止运营。

停运前还搞促销,家长对“换课”并不买账

相对于部分发布停课通知后便“查无此人”的机构,明兮大语文提供了换课方案,王嘉树表示,停课后“会继续进行给大家转课的事”。在明兮提供的换课名单中,记者查阅到共有20多家教育机构提供在线课程供家长换课,有头部机构学而思网校课程、跟谁学高途课堂课程、猿辅导课程等。

但一些家长却对看似充足的换课资源并不买账。广州一年级家长雯子妈表示,换课资源上的课程很多是中高年级,孩子目前并不适用。广州一年级家长小象妈认为,换课资源看上去琳琅满目,但她并不了解这些课程的教学质量,也不清楚哪些课程适合孩子,还需要费精力去考察。叶妈妈则表示,自己和孩子想学的是大语文,换课资源中大语文课程相对较少,而里面的少儿编程、思维数学、少儿英语并非他们的目标;有的科目孩子已经在其他机构报读,也没有必要从明兮换课。

对于部分家长的质疑,记者了解到提供大语文课程的窦神大语文和小塔学院也在对接资源中,其中小塔学院更侧重小低年级语文启蒙,和明兮学生年龄段相似。此外,思维数学机构火花思维已在2019年8月上线大语文课程,创始人罗剑表示,无偿为明兮大语文提供课时包,欢迎明兮的学员来火花继续学习,以减少家长一定的损失。

对多家机构“伸出援手”表示接收明兮学员,聚师教育课程规划师陈老师认为,这也和K12教育阶段机构生源竞争大、获客成本高有关。明兮千余名适龄学员对于接收机构而言,也是其他课程的良好生源。

也有家长对机构突然停运发起了维权。小象妈告诉记者,群里一批家长因为停课前被促销活动鼓动购课,有的花了近7000元购买了大课包,而在2月9日明兮还通知因疫情导致第三方直播系统进行紧急升级维护,要在2月10日—2月16日期间停课一周,而许多刚购课的家长还没有反应过来,2月13日课程已停运,学费也没有办法退。这些家长已经向消协投诉,目前正准备通过起诉方式维权。

家长购课前要三思,不宜一次购买长期课程

对于明兮大语文的关停,陈老师认为,资本退出是一方面,大语文课程本身的变化也是原因。她分析,大语文赛道突然火热和2018年前后国家层面对语文学科的重视和改革,考试中对阅读、写作要求提升有关。但是随着一些大语文课程在执行过程中变味,从素质教育模式重回应试教育模式,如死记硬背、提前教学等,有关部门也出台相关规范政策,而2019年大语文已经不在资本最受欢迎的行列,因为2019年基本看不到大语文赛道的融资消息。

其实,对于概念和宣传非常诱人的课程,家长也要思考到底适不适合自己的孩子,不要盲目跟风。陈老师表示,与数百位学生和家长接触后发现,很多优秀的学生和家长也并不能指出到底是哪些书籍、课程影响了他们,或者直接促进了成绩的提升。反推来看,抱着选择“好”机构、课程和老师每周进行有限的指导,就能达到多么好的效果的心态,大概率会落空。即使别人家的孩子在某机构学习后突飞猛进,也不一定适用于自己的孩子。家长能够这样客观地看待效果,购课冲动也能少一点,购课也能更理性一些。“至少别再一次性购买半年甚至一年的课程了,之前倒闭的太多机构中,都有家长因为促销、占位买了大量课程。”陈老师强调说。

此外,家长选购课程通常是考察教学、师资、环境,陈老师提醒家长,今后也可以关注资本和课程的动态消息。这次明兮停运前就有知名投资方退出、疫情期间的促销活动、系统维护而停课一周等情况,如果其他机构中再出现类似情况都应该加强警惕。

标签:

相关新闻